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科幻荒诞小说《失落四重奏》第四卷第十一章  

2015-04-26 08:10:12|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 启示录(二)

“等等,故事就这么完了?那本书和启示录到底有什么关联?你说的那个霍利斯是谁?还有,丽莎是怎么逃出魔鬼手心的?”张晓明急不可耐地提了一大堆问题。

“是的,故事还没完,后面的我没法告诉你。当时我因为喘不上气而昏迷过去,至于等我醒来,只发现丽莎在床边照料我。我记得她对我说,爱德华大夫,您会好起来的,您只是受了过度的惊吓,没事的。”那时我躺在床上,疑惑地看着丽莎,又问他“那个老神父,真的死了吗?”

“是的。”丽莎回答。

“你杀死了他,就不怕警察找上门来?”我说。

“我不这么想,它是魔鬼的化身,我必须这样做。”丽莎说。

“可、可是你杀人了。”那时我为丽莎着急,毕竟她犯的可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啊,她杀的可是名闻遐迩的老神父,说不准在我们州还要判处极刑——坐电椅的。

“好了,不要说了,你休息一会,我去找一个人。”丽莎说。

“什么人?”我问。

“霍利斯神父先前叫我回教堂去找他。这些天我不能照顾你了,等你好得差不多了,请到费尔法汽车修理厂静候我的佳音。”丽莎说。

爱德华讲到这里,看了丽莎一眼:她漫不经心的样子以及深藏不露的表情,让人难以捉摸,似乎神明也猜不透她的心思。

过了好一会,丽莎站起来,走到桌前,打开窗户,望着不远处废弃的停车场,乱七八糟的破车堆积如山。这地方靠近斯波坎的一片森林,面向西部是华盛顿特区。

“那么,接下去的故事,就由我来讲吧。”丽莎耸了耸肩,说道。

“请等一下,丽莎小姐,你能否告诉我,霍利斯是谁吗?”张晓明问道。

“噢!他是霍利斯家族的后裔,也是我的义父。他邀请爱德华大夫到教堂来,原是想请他帮忙回忆一下在五角大楼所发生的一些内幕。据我调查,那里安置了一个从过去来的人,在他手中持有圣杯的秘密。而爱德华大夫被五角大楼的特工扣留过一段日子,后来又被那里的人洗了脑。我想这件事政府也插手了,毕竟圣杯的秘密关系到美国本土安全。”

“什么,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爱德华惊叫起来。

“我现在告诉你也不迟啊!这件事不仅关系到美国国土安全,还关系到整个人类未来的命运。”

“人类未来的命运,什么命运?太扯淡了!”张晓明带有不肖一问的表情。

“你们听说过玛雅预言吗?”

“世界末日,不会吧?我可不信,地球好端端的,那是玛雅人的占卜游戏,一些记者利用这种古老的游戏追求爆炸性的新闻。他们整日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发掘第一手材料,结果看中了古老的玛雅。他们利用公众的猎奇心理,散布谣言,从不顾及什么职业道德。”爱德华解释道,好像他并不怎么看好记者这个行当。

“这种事他们也做得出来?”张晓明忍不住插话。

“是的,他们想得出做得出,为了金钱,为了商机,他们什么都可以出卖,甚至是自己的祖国。”爱德华激昂地说道。

丽莎听了很不高兴,毕竟她是记者。她板起面孔,反驳说:“不是所有的记者都是这样的……高明的大夫,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恕不奉陪!”

张晓明见她愤愤然走出门口,快步追上去,劝她留下:“丽莎小姐,请不要走。他不想知道真相,我却很想。请你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再说,你一走了之的话,叫我怎么回去?”

“对不起,我一时冲动,竟忘了一件大事。”她停住,瞅了爱德华一眼。

“哼!什么大事?不错,你这人是很冲动,只是心虚占得比重更大一些。丽莎,怎么了,你怕我揭穿你的假身份,故意要避开我,是不是?”爱德华突然一反常态,看他的样子倒像个魔鬼。

“你说什么?我不懂。”丽莎被迫退到门口,好像有一股力量逼使她后退。

“好了,真人不露相,你不是丽莎小姐,对吗?丽莎小姐早就死了。”爱德华发狂似地大声嚷嚷。

“是吗?照你说,你也一定不是爱德华大夫了,因为他也不在这里,而是被魔鬼附了身。”

“那他在哪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很好,很好,既然这样,休怪我不客气了。”冒牌的爱德华跳起,从桌下拔出匕首,冲向丽莎。张晓明见状,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真不知道该助谁一臂之力,他们没一个是好人,都是疯子。我何不趁此机会逃走呢?不!天地这么大,却没我落脚的地方。我的家在遥远的东亚,而这里是美利坚合众国,不是,这里不是梵蒂冈吗?该死的光,怎么会把我带到这种鬼地方来?我不是要去玛雅古城吗,怎么就突兀到了这里?时空混乱综合症,对了,我一定是在穿越时空的时候,得了这种怪病。该死!我的脑袋要爆炸了。张晓明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发现自己依在丽莎的怀里。

“哇!我的妈呀!这是怎么了,死人了,完了,这是谁干的?不是我,一定不是我!”张晓明瞪大双眼,惊慌失措地看着满身是血的丽莎。

桌子被掀翻了,爱德华倒在边上,匕首正插入他的胸口。我该怎么办?这不关我事。啊呀!太阳神权杖不见了。糟糕!我回不去了。万一警察找上门来,见我一人活着,他们会怎么想?这……这不是死无对证吗?完了!美国警察一定以为是我杀了他们,我该怎么解释?我英语说得不好,要是徐燕在这里就好办多了。想到这里,张晓明急哭了。

“喂!孩子,快扶我起来,我们得离开这里了。”丽莎撑起身子,说话声音有些微弱。

“你……你没事?你能说话?”张晓明慌乱地看着丽莎,语无伦次。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孩子。”

“你忍着点,我学过急救。”说着,张晓明撕下自己的衣服,替丽莎包扎起来。

“没事,我只是手臂中了两刀。”

“对不起,我看错了,虚惊一场,原以为你被爱德华刺中了要害。”

“没事的,只是划破了点皮,对了,太阳神权杖呢?我记得就在你手上的。”丽莎并不在意自己血流不止的伤口,似乎太阳神权杖比她的生命还重要。她朝张晓明看了又看,问了又问。

“不知道,我也在找。”张晓明被她问急了,在地上寻来找去,就是见不着权杖的影子。

“让我想想……啊!对了,我知道它在哪儿了。”丽莎支起身子,说道。

“哪儿?我们又要去什么地方?”

“去我家!”

末了,张晓明扶起丽莎,走出平房。门外停放着一辆退了漆的小货车。他们上了车,往郊外开去。穿过林间小道,小货车驶入一扇自动开启的大铁门。眼前一幢古老的别墅,吸引了张晓明:三层高的尖顶建筑、红色砖瓦、白色石墙、落地拱门。一进拱门,就看到点着蜡的烛台、燃着火的壁炉。灰色的石墙,灰色的顶棚,暗色调的布置,充斥着一种神秘而古老的气氛。

在这里,丽莎将会告诉张晓明整件事情的原委:一系列故事都和罗肯带来的这把太阳神权杖,即传说中的圣杯有关。

上楼,丽莎邀请张晓明进书房一坐,她则去盥洗室换件干净的衣服。少顷,她穿着黑绒丝长裙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张晓明见她不出声,好像换了一个人,心下暗想:不会又是被魔鬼附身了吧。正往这方面想的时候,丽莎开口说道:“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不善于讲故事。特别是这么烦杂的故事。”

“好!我始终觉得蹊跷,为什么爱德华大夫会突然变卦,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他被魔鬼附了身,魔鬼可以任意穿梭人的灵魂,并控制他们的思想。”

“你是说,爱德华的反常是受了魔鬼的控制,还有你义父也是受了魔鬼的摆布,那你怎么会没事呢?”

“我先前不是说过了吗?我有宝石护身,所以,魔鬼无法侵入我的意志。”

“什么宝石?”张晓明看着丽莎拿出一块散发绿光的水晶,还想继续问下去,但想不到这女人会卖关子。她向厨房看了看,借口说:“我有点饿了,等我吃些东西,回头再说,你不饿吗?”说着,她也不管客人是否愿意,就很随便地起身走向厨房。

张晓明刚要开口说:“我也饿了”,她就一阵风似地走了。不出片刻,善解人意的她拿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面包圈,张晓明没有道谢,就不客气地咀嚼起来。

“说来话长……我义父是霍利斯家族的后裔,他的祖父洛克·霍利斯曾经参与埃及的探险。他的友人斯坦基在埃及金字塔下发现了一副金棺。起初他们以为该金棺要么是某个古埃及的皇族成员,要么是掌管生死的祭司,但后来发现这是受到诅咒的不祥之物。”

“怎么说?”

“它是魔鬼的栖身之处。传说在很久以前,上帝为了制服背叛他的六翼天使——撒旦,将之堕入无尽的地狱,也就是埃及的金字塔。他交给另一位天使一件致命的武器,有人称它为圣杯,有人称它为太阳神权杖……”

张晓明打断她道:“不会吧,据我所知,埃及金字塔是用来呈放法老的陵墓,怎么会变成降服撒旦的地狱。”

“这个嘛,要从史前文明说起,在众多出土的史前遗迹中我们发现,凡是记载上古神话的那一部分资料,不知为什么有很多相似之处,尤其是他们都提到某一种类似恶魔的生物,可以腐蚀、堕落人类的灵魂,控制人类的思想。这种生物无法消灭,它们只能被降伏在某个地方,比如地狱的深处,或某种容器内,比如阿拉伯神话,被关在瓶子里的恶魔。而金字塔作为连接幽冥之门的媒介,而并非通往天国的大道,它被设计来困住恶魔,使它们无法逃匿,是因为它能聚集宇宙射线于某一点,那也就是存放金棺的位置。一旦恶魔从金棺中逃匿,宇宙射线便会散开,而设置在金字塔底的装置就会向伊甸园发出警告,这种装置类似于我们今天的红外线报警器。那时候,上帝就会知道,并派天使下临人世,去将恶魔重新封印。”

“照此说来,设计它的人不是神明,是外星人,而恶魔是可以被消灭的。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直截了当杀死恶魔,而非要把它降服在金棺里头?”

丽莎见张晓明疑惑不解,笑道:“有很多人认为恶魔有不死之身,它们无法被消灭,神明也是一样。但是,我义父对此持有不同的看法,他从近几年收集的资料加以论证。所谓魔鬼,其实是一种类似生命的光体,而唯一能消灭它的除了暗物质,别无它法,包括玛雅人留下的太阳神权杖,也无法毁灭它们。这个信息来自玛雅神庙的某根石柱,据石柱上的图文记载,尽管圣杯所释放的能量可以将魔鬼推入万丈深渊,即不见天日的黑洞,令其永不超生,但是圣杯需要强大的心灵感应方能启动。”

“所以,撒旦要在人类找到圣杯之前,展开行动,先行找到它,然后摧毁它。不对呀!据《圣经启示录》记载,最后危难关头,神魔较量,而不是什么圣杯或枯树枝?”张晓明越听越奇,他不相信圣杯的力量,他只相信眼前所见到的: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被某种生物控制住,一个个都丧失了意识。

“呵呵!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这些东西只是编著启示录的某些圣者的幻象,切不可信以为真。好吧!我这么跟你说了,近来我着手调查《启示录》里记载的最后一位骑士,以及神秘的小男孩事件。据说在华盛顿疯人院里有一个小男孩,他自称是加加森。他哭闹着要找他的父亲加加比。有一次我混进疯人院调查,结果发现这个小男孩是个黑人,他会说古老的玛雅语言。当时我义父——霍利斯神父也去了那里。据我义父推测,那个黑人小孩极有可能就是上帝派来拯救人类灵魂的七天使之一,其目的是要阻止撒旦重新统治世界。”

听到这里,张晓明打了个寒颤,一丝凉意袭上心头:“太邪门了,照你这样说,我倒觉得魔鬼就在附近窥视着你我。”

“哎!可惜那个小男孩一夜暴毙,圣杯也不见了,否则两块圣杯合二为一,就可以消灭魔鬼了。我的义父忧心忡忡,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他时常噩梦缠身。我倒不担心什么,我担心的是他的身体。我觉得圣杯是有生命的,这也是他离开我们的原因。”丽莎说话时的样子粗声粗气,面带几分邪色。张晓明总觉得这不是她本人,只是他尽量不往这方面想罢了。

“我记得圣杯不是在罗肯博士的手上吗?是他把我带到这儿来的,而你杀死了他,那时你为了救我才这样做的。你将一根枯树枝插入他的胸口,莫非枯树枝就是圣杯?”

“对了,它是消灭魔鬼的唯一法宝。它可以变换成不同的形貌,直到找到能控制它的人,最后和他融为一体。你说得不错,罗肯当时被魔鬼附了身,而我将一半圣杯插入他身体的时候,圣杯却不见了,只留下这颗宝石。”丽莎把宝石交给张晓明。他接过后,仔细端详起来:一颗普普通通的水晶,透着淡淡的绿光,除此之外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奇特之处。

“我看不出它有什么特殊的功能,这个小东西真的可以消灭魔鬼,拯救世界?”

“你不信也不要紧,我还是跟你说说爱德华给你看的那本书,你就会明白了。”

“你说的可是这本书?”张晓明忙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本古书,这是爱德华亲手交给他的。他希望他能看明白,谁知他英语学得不怎么样,别说叫他看英文著作,就算是给他看中文小说,有时他都一知半解。这并不是说他的智商有问题,是因为他觉得看小说,没什么意思,枯燥乏味不说,还浪费时间,不如看些科学杂志,有益思考。

“没错,这本破旧的古书不单交待了圣杯的由来,还记载了一个重要的方位,就是英国的巨石阵。在那里,你可以穿越时空去塔卢斯,据我揣测它很可能是某个外星基地,而魔鬼在回基地以前,须先灭了地上的人,以解他的心头之恨,因为他的妻子就死在人类的手上。这是霍利斯神父从小对我说的故事。这个故事在该书第二卷《失落的圣迹》的结尾处已经交待得十分清楚,想必你也看过了,我就不多说了。”

“可我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明白,比如说霍利斯神父和你父亲的关系,还有跟他在一起的天使是谁?他在书中多次提到的普路同又是谁?”

“此前我不是说过了,霍利斯是我的义祖父,也就是先前和罗肯决斗的那个老人的父亲,而天使就是上帝派去对付魔鬼的七天使之一。可惜他没有完成任务。至于普路同,我也不太清楚,或许他是希腊神话故事冥王哈得斯,有关他的传说太多太多,我无从说起。另外,据我调查,霍利斯家族的后裔,一代代以杀魔鬼为己任。所以,魔鬼为了复仇,要找我义父,除之而后快。”

“魔鬼杀你义父,为的就是这个原因?我看没那么简单吧。”张晓明疑惑不解地看着丽莎,思来想去。他觉得问题很严重,可就是不知道这问题出在哪里。

“很简单,因为他必须消灭可以驾驭太阳神权杖的人。”丽莎没有看到他异样的表情,只顾着说话。

张晓明也不知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直率地问道:“为什么你会知道得那么透彻,莫非你就是魔鬼?”

“你说什么呀,傻孩子,你是受惊吓过度了吗?”丽莎见他半开玩笑的说,起先没怎么在意。

“我知道你的企图,原来你把我引到这座古堡,目的是为了除掉你的心头大患。”张晓明进一步说道。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小屁孩!”丽莎尖叫道,嗓音不像是女人发出的。

“我估计是你拿走了权杖,我记得他原先在罗肯博士的手上,你杀他是为了拿走权杖,而你杀爱德华大夫是怕他发现你的秘密。”

“不可能!就凭这一点,就凭你的智力是不可能怀疑到我的。”

“你说得没错,虽然你绞尽脑汁做得万无一失,可是你忘了一点,圣杯上是没有宝石的,就算有,罗肯博士、霍利斯神父、还有爱德华大夫都不会傻到不取下来,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树枝上还有一颗隐身的宝石,除非是制造他的人或者说了解它结构的人。”张晓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说话声越来越大,好像他被人控制了一般,就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一股莫名的力量控制了他,令他在魔鬼面前毫无畏惧。

“不错,这根枯树枝是我和光托尔人一同打造的,它是生命之树,是五大元素之主。如今它在我的手上,我倒想看看是否真如阿波罗预言的那样,拯救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操控它。”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