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科幻荒诞小说《失落四重奏》第三卷第九章  

2014-08-23 09:29:36|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章 梦之旅(二)

在梦中,你见到卡瑟伍德好像变了个人,变得年轻英俊,不再驼背了。他手握权杖,站在人群中间,他们的身上满是泥土。他猛抽了几口雪茄,沉默不语,不论你怎么喊他,“老朋友……你怎么了”,也不管周围的人怎样议论纷纷,他仍闻风不动地站着,静静地思索着什么。而你只得在原地打转,不知过去多少时间,他似乎记起了什么,猛一转身,朝着南面的营地走去。

你立刻跟了过去,看到卡瑟伍德走进帐篷,一阵翻箱倒柜之后,他手中揣着一只木盒。

你心中为之一振,惊问他道:“卡瑟伍德,你手上的木盒,里面装有什么?”

“一把权杖,那是部落的圣物,也是酋长临终前的嘱托。他把权杖交由我来保管,一方面是为了防止它落入西班牙教会之手,一方面是为了实现一个古老的传说。一直以来我就在揣测,或许它仅是一件供玛雅人膜拜的圣物,直到我见到陵墓的石门,方想起它作为钥匙的功用。”

“陵墓?你说的可是我不久前发现的那座地下陵墓,不!不要打开……千万不要打开。谢罗德上校是教会的人,他是西班牙间谍,要是让他知道你那把权杖就是开启陵墓石门的钥匙,你我都会毙命于此的。”你见卡瑟伍德摇着头,摆出一副极不信任的架势,你愈加心急如焚,说话声也愈加响亮。

“不可能,老朋友,我们这里压根就没有什么上校。”卡瑟伍德迷惑地看着你发疯似的纠缠,甚为不解。

“我说的是谢罗德上校。”你重复着,一连说了几遍。

“不,你说错了,应该是谢罗迪少校,老朋友。你怎么了,看你急得满头大汗,说话语无伦次,到底出什么事了?”

“对不明身份的人,我多抱有不好的预感,就觉得要出什么大事。”你这样解释,也不知为什么。

“看你想到哪儿去了,谢罗迪少校是我的一位远房亲戚。不错,他是西班牙人,可他并不是什么间谍,你也不是美国人吗?这么说来,你也是美国间谍咯。不要胡思乱想了,老朋友,这些日子你太操劳过度了,要不你现在去休息一会儿,等我打开了石门,再叫醒你好了。”

“不,我不能再睡了,我一入眠就不知所谓,就不停地做着怪梦。有些梦境看上去非常真实,以至我很难辨清真假,甚至有时怀疑起自我的身份。那是可怕之极的,我所闻所见全都是梦境幻化出来的,其中包括你——老朋友,在我梦里,你还没有来到中美洲,我也没去探什么险。哦,上帝!请让我及早醒来吧,这个梦太长了、太折磨人了。”

你向卡瑟伍德倾诉个没完,他劝你不必多想,注意适当休息。你会如此是因为这些天劳累过度,引起了睡眠不足,从而产生了某些幻觉。为了让你心平气和,不再自寻烦恼,他向你讲述了佛洛伊德对梦的解析,而你却对那些深奥的理论不以为然。

尔时,谢罗迪少校走进帐篷,他一脸胡须,身材魁梧,和先前你所见的那个身材矮小、略微秃头的谢罗德上校判若两人。他一见到卡瑟伍德就说:大伙都在等着你们开工那!”

你吃惊地看着他,不知所措。他见你神色恍惚,也不好多问,笑道:“史蒂芬博士,你没事吧?”

“没事,他只是劳累过度,休息一下就好了。”卡瑟伍德见你不吭声,替你说道。

“要不我扶他上船休息,那儿的木床可比这里的草席舒服多了。”谢罗迪少校见你发呆,不好多说,只得走近你身,做出挽臂的动作。

“不用了,我感觉好多了,谢谢!”这么说是因为你相信自己的判断,不管他是谢罗迪,还是谢罗德,总之这个站在你面前的陌生男人绝非善类。尽管他的言行举止恰当得体且彬彬有礼,不过你对他总是心存偏见,那是你觉得像他这种人既能自我表现,又能深藏不露。一般人很难从他身上觉察出什么来的,说不准先前的梦境正是一种警告,因为你不甘心自己审慎的洞察力。你心中暗念:“我得盯紧些,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那么,让我们一同出去见证这伟大的历史时刻吧。”卡瑟伍德高昂的言语,更增添了你的不安。

末了,你随他们走出营地,来到北面的沼泽,下方是陵墓,和你之前在梦境中见到的一模一样,只是少了些泥浆和绿色植被。

“老朋友,你是怎么知道这把权杖能开启石门的?请和大家说说吧!”你当着大家的面说,是想拖延时间,你以为过了这个时间段,那一系列不幸的事件就不会发生了,可惜你错了。

“也许我不知道,将才我突兀回想起老酋长临死前交待的一些话:他说只有外来者才能开启通往天使之城的入口。一旦见到有天使浮雕的石门,就把权杖插入洞孔,如此便能打开封闭的陵墓。这段时间以来,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操控着我去发现那处沼泽,总觉得近来所发生的好像是上天特意安排好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或许是我最近同史蒂芬一样疲劳过度,以致产生了某些幻觉。”

“怎么会?你想得太多了,老朋友。打从我们见面以来,我从未听你提及过有关权杖的事,你那位酋长朋友是谁?他怎么会有太阳神权杖的?还有,他又怎么知道你会找到通往天使之城的入口呢?”谢罗迪疑惑地看着卡瑟伍德手中的权杖,连续问道。

“说来话长,你先叫大伙休息一会,听我慢慢道来。”卡瑟伍德转过身去,坐到一边的木桩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雪茄。

大约在10年前……我去中美洲研究玛雅文化,在哥斯达黎加境内我结识了一位部落酋长,那次我带给了他们一些生活用品。当晚,酋长邀我同住一室,于是,我俩秉烛夜谈,无所不及。他向我介绍了玛雅人的历史、宗教、文化以及战争。我也向他介绍了英国的立法、宗教以及我们许许多多的探险故事。

最后,在他的再三邀请下,我常住了一段日子,渐渐地我习惯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我时常在林中狩猎,时常在河中捕鱼。那段日子对我来说难以忘怀,回归大自然的感觉真好,就像孩子躺在母亲的怀抱里那种自由惬意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你听厌了,卡瑟伍德没完没了说着他的探险故事,就像唠叨不停的老太婆。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就算他有什么圣物在手,也不会逢人就说那件圣物如何如何的,什么当地人称它为“太阳神权杖”。其实,他说的那些故事你早就知道了,不!那分明就是你的经历。在你的记忆深处,明明见过那把权杖。它分明是那个叫巴加尔的武士交给你的,又怎么突兀到了卡瑟伍德的手上……你极力回想过去,不断否定现在。

正当你为此抓狂,一粒微光渗入到你的眼帘,使你看清了传说中的太阳神权杖……哪知是一根折断的枯树枝,从整体看它像人类的手掌,杖首镶着一颗绿色晶体,中间刻着太阳的图案和文字,你只知其大致意思:“神的旨意,光明无处不在”;杖尾似树根,细如发丝,你想正好适合插入那个陵墓的门孔。

起初,你怀疑那座地下陵墓,不过是为了供奉死者罢了,但是门上雕刻的太阳神标记,让你想起了酋长说过的话。关于太阳神权杖的来历,恐怕你的老友也说不清楚,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权杖原是玛雅祖先遗留下来供奉太阳神的信物,如此贵重的圣物怎么会交给一个外来者呢?这件圣物理应交由下一任酋长才对。然而他们的部落却流传着这样一个预言:拯救者来到玛雅部落,带走了权杖,他发现了通往天使之城的路口,也只有他才能拯救世界。

风嗖嗖,吹在了帐篷边的芦苇处。你打了个寒颤,挺了挺身子骨。你全神贯注地看着卡瑟伍德手中的权杖,好像磁铁深深地把你吸引了,让你良久回不了神。

“史蒂芬!”少校重复喊了许多遍,他示意叫你过来,准备开启石门。而你正茫然地望着原封不动的陵墓,心里乱糟糟的,好像先前和你说话的那些人一瞬间都消失了,只留下你一个人,孤独地站着,像座蜡像。

天色接近黄昏,大家开始燃起火把。卡瑟伍德紧握权杖,一步一步向着最底端的石阶走去,你尾随其后。快到了!他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枯树枝的末端插入门孔,手一松,那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把它吸住了。

“怎么突然卡住了?”他仔细端详插入洞孔的权杖,突地想起了什么,朝顺时针方向用力一转,蓦地镶在权杖上的绿色晶体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只听陵墓的石头咔、咔、咔响着,石门自下而上缓缓开启,里面漆黑一片。

“快!拿火把来!”

“看那!门边上有只开关。”丽莎摸到一块突出的石壁,叫喊道。

“别按,当心是机关。”谢罗迪少校谨慎地说道。

“快把火把递给我,墙上刻有图案,看上去有些模糊。”

“那是什么,好像是一根柱子,我差点撞到。”

“丽莎,您刚刚碰到了什么?”

霎时,石室四周响起了隆隆声,四周石壁的烛台一下子点亮,把整间石室照得通明。这座地下陵墓的拱顶、墙壁、柱子由沙石混凝砌筑,石块之间几乎看不出有任何缝隙,它们被沼泽掩埋了那么久,竟无一丝的潮湿状,想来真是不可思议。

整间石室并不算很大,差不多一个足球场的大小,石室的每个角落置有圆柱,支撑着屋顶的石柱刻有玛雅人的图文,四周的石墙镶满了壁画。石室中央有一座天使的雕像竖立着,不免让人肃然起敬。他双手摊开,似在捧着东西,走近一看,两手空空如也,不觉让人起疑,难不成有人捷足先登取走了他手上的东西?卡瑟伍德注视着石像:那位天使的头部向下凝望着什么。地下石板刻有太阳神图案,你觉得这是一种暗示,究竟是什么呢?你眉头紧蹙,苦思冥想。

“哎!你们不觉得这儿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吗?”丽莎在石室里转来转去,叹道。

“依我看这里除了石头,只有那个破雕像了。我们将时间白白浪费在这里,还不如待在船上仰望星空要惬意得多了。”波曼显得极不高兴,拉长着脸,说道。

“有人晕过去了!”一个水手贸然冲进石室,样子有些惊慌失措。

“我出去看看。”丽莎边说边走,波曼尾随其后。

你继续留在原地,好似没听见他们说话。你聚精会神地看着壁画。卡瑟伍德见你在原地发愣,凑过来问道:“啊哈!老朋友,你在看什么那么入迷?”

“我想两位可以解释解释?”谢罗迪少校也凑了过来,他见你们笑着秘而不宣的样子,他却像个一无所知的呆汉,遂有些闷闷不乐。

“当然,我根据壁画和石柱上的图文,推敲大致是这样一段故事:一位勇士打胜仗归来,阿波罗赐予他一件圣物,石壁上的图案指出那是一本古书,通往光明之路的门道将由它开启。而它本该放在石屋中央那个天使的手上,可是现在一无所有。据我推测,可能是盗墓者抢先一步把它拿走了。”卡瑟伍德指着那尊空空的石像,唏嘘不已。

“难怪我一进来就觉得不对劲。你们看!石墙上的壁画本该沾满灰,现在却只有薄薄一层,想想这座陵墓至少有上千年的历史,积攒下来的灰尘不可能那么少。另外,这间石室绝不像一般陵墓的构造,它看上去更像是神庙。这栋建筑没有遭到什么破坏,连一点盗墓的痕迹也没有,我想盗墓者不会这么留有情面的,好像对待自家的房舍那样呵护备至。梦里的你说得头头是道,现实中的你不善辞令。

“史蒂芬先生,依你之见,除了盗墓者外,还有谁来过此地?”谢罗迪好奇地问道。

“我猜安娜的探险队或许来过这里。”你说这话时,感觉自己心不在焉,但又无可奈何。

“嗯,有这个可能。”卡瑟伍德手托下巴,沉思片刻,说道。

“哦!前面我听到有人说谁昏倒了,让我们出去看看吧!”谢罗迪提议道,他拉着你们一同走向石门。

你见波曼站在门口发呆,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问道:“丽莎小姐呢?”

“她去给那个昏倒的水手测量体温了。那人在发高烧,大概是受了点风寒。”波曼边说边东张西望,行为古怪之至。

“噢,他没什么大碍就好,我们继续。”卡瑟伍德微笑着、目不转睛地望着石室内的壁画。

于是,你随他们回到原地,继续欣赏壁画。那些模糊不清的壁画记载了一段年代久远的历史:那位英雄拿到了神赐的宝物之后,将它带到了科潘城。关于那座城市有这样一段描述:整座城市气势恢宏,在城内有大小不一、各式各样的庙宇,拱形的、方形的、圆顶的、平顶的、只是大多呈金字塔状。一些庙宇散落在集市、石屋、花园、喷泉各处。往城中央的方向,有一块巨大的圆底石座,座上竖立着一尊太阳神石像,座底由小石子铺成的路延伸到附近的街道。人群熙熙攘攘,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人们快快乐乐的生活,享受自由的美好。

城门口一排排人群踮足而立,热烈欢迎勇士的归来,祭司毕恭毕敬从勇士宽大的手掌中接过圣物。国王站在神像前,笑颜以待,勇士向国王缓缓走去,鞠躬致敬。国王赐勇士宝剑,他双手接过,高举头顶,阳光照在剑端上熠熠生辉。眼下,臣民欢欣鼓舞,乐声、欢呼声、笑声不绝于耳。

转眼,天空乌云密布,风卷雷鸣。闪电摧毁了地上的喜悦与热情,喊声、惨叫声、哭声在天地间回荡。人们四处逃散,犹如脱缰的野马。黑暗降临大地,祭司跪拜在太阳神像的脚前,祈求得到他的庇护。可惜太迟了,就算阿波罗以流星赶月的速度,也来不及拯救他的信徒了。

此刻,科潘城的上空现出一团团黑云,黑云吞噬着星空。逐步地,城市随着星空一道消失了,黑暗笼罩了大地,不久地上的一切也将万籁俱寂。

许多年过去了,相传一位智者在废墟中找到了那件圣物。几千年来,幸存的玛雅人为了守护圣物和外来者发生了无数次的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