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科幻荒诞小说《失落四重奏》第二卷第二章  

2014-06-06 09:52:41|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遗产风波(一)

夜晚,港口的喧嚣渐已散去,转之而来的是平静。但偶有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较白天更为清脆。

午夜时分,成群结队的酒鬼的吵嚷声淹没了宁静的港口。那些酒鬼步履蹒跚来到港口的码头,对着茫茫大海,他们中有哼小调,说粗话的;有趁酒兴跳入大海,胡闹的。那些酒鬼从码头附近的酒馆相拥而来,尽情放纵、宣泄。他们以前大多是水手,而今只剩下码头工人了,忙碌一天收工回家的他们于晚上来此打发时间。

有一段日子,风暴不间歇地突袭该城镇周边的海域,从而影响了港口的兴隆。大量的过往船只被迫绕道而行,久而久之影响了码头的生意。过去,那些码头工人依靠装卸货物而得的微薄收入,勉强可以过活。如今,他们只得苦苦等待风暴退去。他们每每以烈酒度日,不知如何消磨凝滞的时光,那是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胜任的工作。他们中的一部分人选择了离乡背井,转入大城市打工糊口,另一部分则继续留守煎熬,等待行将到来的黎明。他们凭着自家仅有的荒田,务农苦撑。就这样,曾经拥有数万人口的小镇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原先码头生意兴隆的时候,酒馆的数量多得惊人,光码头附近就开了十多家,每家至少可以容纳数百人。过去让镇民引以为傲的酒馆,由于近些年港口经济的不景气,再加上小镇人口急剧下滑,从而导致这里的酒馆纷纷倒闭,而今只剩下彼得·约翰一家独撑大局,或也可以这么说,现在彼得·约翰是本镇唯一的一座酒馆。面对竞争对手的陆续退出,它反而没了人气。

然而,今晚是个例外,酒馆门口不知为什么一下子停放了三辆马车,那是只有在大城市才能得见的豪华马车。其车身材料全部采用耐磨金属加之镀金打造,其气派决不亚于英国皇家,此外,车门把手由一颗一颗无比璀璨的宝石镶嵌而成,绝显贵族气派。

这时,从车里冒出一位年轻俊美的少妇,她由一个头戴高筒帽的中年男人搀扶着走下车来。久候多时的酒馆侍者熟练地推开木门,她傲慢地瞥了那个侍者一眼,以示还礼。

她迈着大方的步子,优雅地走入酒馆,时不时打量四周烛台上跳跃的火焰。她行到吧台前,停下脚步。她对一个留着山羊须的男招待,细声说道:“请问,彼得·约翰少校在吗?我有急事找他。”

“请稍等,夫人!他马上就来。请您到这边就坐。请允许我给您倒一杯上好的苏格兰威士忌。”

“不用了,我站着等他。”这个大方得体的少妇,突然一改语气,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她掏出珍丝手帕,捂着嘴巴说话,显然是受不了这里的酒气。像她这种贵族夫人若不是有天大的事情,绝不可能屈尊到贫民窟来的,更不用说是三教九流所云集的酒馆了。

大约一刻钟过去了,门口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长笛声,随之一辆马车停靠在酒馆门口。一位中年男子,身着黑色礼服,手持《圣经》,急冲冲走进酒馆,神色略显慌张。他一见到那个少妇,就贸贸然说道:“夫人,大事不好。彼得·约翰先生不在了,他……他消失了。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他失踪了好些天。”

“你是谁,为什么这个时候才来告诉我?”那个少妇藐视了他一眼,责问道。

“对不起,恕我冒昧。我是洛克·霍利斯神父,是彼得·约翰多年的至交,之前约翰要我帮他查阅圣经的资料……”

这个叫霍利斯的神父开口说到一半,不想那个少妇急于打断他的话。她脸上现出不耐烦的表情,没好气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时间听你讲故事,神父。我此行的目的是要和彼得·约翰先生做一笔交易。听你这么说来,现在也用不着了。既然你说他已经失踪多日了,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说完,那个少妇头也不回,转身离开吧台,面朝酒馆门口走去。

“请等一下,夫人!彼得·约翰先生失踪之前,他受人委托——也就是您的父亲,他要交给您一样东西,他说您一定会感兴趣的。”说着,洛克神父指了指门外的马车。

“哦!是吗?我可不想跟一个下落不明的人搭上什么关系,尤其是他的什么东西。”那个少妇满不在乎地说道。

“我明白,像您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贵夫人,本不该来这里的,但是那件东西非常重要,它是您生父留下的遗产。这花了他一生的积蓄,您知道他是我们镇最有名望的收藏家……”

“好了,请简要说明我父亲的遗产为什么要由他来转达?”那个少妇一听外面马车上的东西是他父亲留给她的遗产,话锋陡然一转,语气较之前客气了不少。

“他们是老战友,您父亲曾经在战场上救过他一命……”

“好了,我不想听这些,请你直接说明我父亲的遗产到底是什么?”神父说起了一段难忘的往事,而那个少妇并不屑于知道那些与遗产无关的琐事。

“请耐心听我说完,夫人。其实,您父亲因为帮助我们重建修道院而四处筹集善款,一直疲于奔波,结果累坏了身子。临终前,他几乎倾卖了自己所有的收藏品,那是他用尽一生的积蓄换来的。唯独留下这一件,他委托彼得·约翰亲手交给您,没想到……”

“你说什么?那老头把所有的家产,统统捐给了修道院?”那个少妇听到这里,怪叫起来,显得有些失礼。

“是的,他是个大好人。”

“是吗?或许他是一个大好人,可我不在乎,我也不想知道我父亲是如何将遗产交给彼得·约翰的,现在我只关心一件事,我父亲的遗产到底是什么?”

“那是……怎么说呢?一副棺材。”洛克神父紧张地看着门外的马车,颤声说道。

“你说什么?父亲大人留给我的遗产竟然是一副棺材。”贵妇苦笑着说道,再次发出尖叫的怪声。

“其实,他这样做是有苦衷的,他不远千里从埃及挖出那副棺材,就是为了证实神迹的存在,而他做到了,真的做到了。那副棺材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神秘力量,一种邪恶的,腐蚀人类灵魂的未知力量。我怀疑彼得·约翰先生的失踪和它有关。所以,我来此无非是想请您允许我将棺材带回罗马教廷,接受神圣的仪式,以洗尽其邪恶的力量。”

“既然这样,随你怎么处置好了,我可不想把一副棺材带回家。到此为止吧!”那个少妇一摆手,做了个轻视的动作,面向门口。她的脸上突显出似笑非笑的怪样,只有内心觉得滑稽可笑加之失望,或者说是愤恨才会有的表情。这是让人难以琢磨的表情。她的父亲崇拜上帝,固然可以理解,但是他居然深信到把一副棺材当作什么神迹。这简直非常人所为,一定是他的脑子出了问题。

“夫人,您真的不想要这副价值连城的圣物?”洛克神父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急不可耐地问道。

“哼!它对我来说一点儿用处也没有,神父。你高兴拿它怎样就怎样吧!”那个少妇没好气地说,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口。

“您不后悔?”

“当然不,为什么我要后悔?告辞!”她说最后一句的时候,身子已经钻到了马车上。车夫关上了门,正准备驱赶马儿时,前方黑压着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