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科幻荒诞小说《失落四重奏》第二卷第八章  

2014-06-26 09:26:3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章 圣杯的传说

出码头,往北穿过曲曲弯弯的街道,便是小镇唯一的一座修道院,当地人莫不熟悉。每逢星期日,其大门口总是挤满了前来做祷告的信徒。幸好今天不是做弥撒的日子,否则修道院上上下下忙得不亦乐乎,而神父也无暇应付那么多突如其来的事件,途中也不会碰到天使,更不会奉他为座上宾。

尔时,天使跟在神父后头,步行在一排排饱经沧桑的古老建筑物之间,不由得让他感叹岁月的蹉跎,时空的无情,甚至让他联想起这些冷清、满目疮痍的石头背后,曾经拥有的辉煌年代。

天使时不时用手触摸石头间的缝隙,就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怀着对陌生世界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他慢步欣赏着那些经得起岁月洗练的古老的石头建筑,发出无限感叹的同时,不知不觉随洛克来到了倾斜的城墙前,驻足瞻仰坐落于小镇中心的高塔,高塔的尖顶竖立着一块铁制的十字架,正下方是与高塔并排相连的拱形石墙,石墙上刻着栩栩如生的浮雕:一些是手持长剑的鹰人,和一只从地底来的蝙蝠战斗;一些是展翅高翔的天使,俯瞰身下的世界;另一些是一群小孩围着天使,欢快的歌唱。

天使端详起千苍百孔的石墙:由灰色的方石垒就,墙面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脱落,高塔也是,塔上的十字架锈迹斑斑……或许在他的印象里,教堂不应该是这样。惊讶之余,他想起了久远的过去,塔卢斯的沦陷,水晶城的破落,以及无情的战火,涂炭的生灵……从天而降的火雨染红了大地,连星空也化为了灰烬,到处乌烟瘴气,一种前所未有的荒凉、哀挽、颓败迫使他陷入深深的沉思与悲痛之中。

然而,洛克却无心理会天使那遥不可及的过去,更无闲情雅致去欣赏这条街道上的古老建筑。他头也不抬,只顾着走路,面带愁容且兼有负罪感。他欲言又止的神态加之错综复杂的心情,迫使他一次次加快脚步,好像有意和天使保持距离,直到修道院的大门口,几个小孩跑来替他推开铁门,洛克方恍然回过神来。他面带微笑,蹲下身子,一面抚摸那些迎上来的孩子们的小脑袋,一面语气沉重地说道:“这里就是圣·路易修道院,让我们进去吧!”

而后,天使随洛克穿过大理石铺就的大厅,进入深深的庭院,遍地枯草,走到一间狭小的木屋前,一阵寒风吹过,寒风吹卷着地上的腐叶烂枝到处乱跑,天使不自觉地打起了喷嚏。进屋,天使惊讶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看着破损不堪的木板墙,开裂的地板,就好像自己身处蛛网连接的鬼屋。要不是那边墙上挂着一块铁制的十字架,真不敢相信洛克神父会住在这里。屋子里没有任何摆设,除了一张腐朽的木桌、两把折了腿的木椅,要想再找出像样的东西,恐怕是不可能了。

洛克邀请天使坐在断了一截腿、但勉强可以坐人的方椅上。他不好意思拒洛克的邀请,缓缓就坐。他猜不透神父为什么邀他来这种不堪入目的破屋子,为什么不带他去修道院的大厅或是阁楼什么地方,像这种待客之道未免寒酸了。可是洛克并不解释,反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疑惑的表情。

洛克微微一笑,显得亲切自然:“凡是修道院能够落脚的地方,都让给无家可归者住下了。这其中有老人、妇女、孩子,另一些是流浪街头的乞丐。那儿说起话来不方便,正所谓人多耳杂。我们待的这个地方就不同了,干净且无人打搅,因为我不想让红衣主教的奸细有所察觉。”

“红衣主教是谁?他为什么要偷听我们说话?”

“这个嘛……说来话长。请允许我给您讲一个故事,有关圣杯的传说。”天使安然坐定,双手抚在桌上,静听洛克神父娓娓道来。

“传说圣杯盛放着基督的血液,可以治愈任何伤痛和疾病,甚至有延续生命,起死回生的功效,但真正见过它的人却寥寥无几……

“当时我和老友彭帕斯、彼得·约翰一同寻找圣杯的下落,起先我们从达·芬奇的画作《最后的晚餐》中着手调查。据《圣经》记载,耶稣殉难前使用过圣杯,而耶稣殉难之后,传说圣杯被罗马教廷的僧侣收藏起来,直到约瑟夫将它转手给了英国人,从此圣杯的下落便成了一个谜,线索也就此中断。

“我们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继续查访约瑟夫的后裔,希望能从他后人的身上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但事与愿违。当我们从圣·保罗教堂的一个教士那儿打听到他的后人,就住在离弗林镇不远的农场时,我们激动不已,正准备动身拜访那位后人,不料红衣主教率领大队人马,冲入我们歇脚的旅馆。他们以影响教会声誉为原由,拘捕我和彭帕斯,以期阻止我们前去访问约瑟夫的后人。期间他们不惜以武力相要挟,若不是当晚彼得·约翰少校不在场,有幸逃过了此劫,我恐怕也不会活到今日了。

“那晚,彼得·约翰正在同他的多年至交——大不列颠的军机大臣,秉烛夜谈。而后他得知我们被红衣主教关押在伦敦塔,即请他的老友出面干涉,我们才得以解脱,安然无事。当时我命悬一线,只要约翰少校晚来一步,我惟恐已经身首异处了。至此我迫于教会的施压,不得不放弃追查,带着诸多遗憾返回罗马教廷,无奈地将失败的结果禀告主教大人,却不想主教早有耳闻。他非但不责怪我办事不力,反而在众长老面前大加赞赏,夸耀我如何的机警,既拖延了对方的进程,又掩盖了圣杯的真相,给罗马教廷以充分的时间作好转移目标的准备。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立下了汗马功劳,其功绩还得到了教皇的肯定,他们的意图是什么?我常感困惑。

“那时我犹豫不决,是否该向主教问清缘由,思来想去,最后我还是难以启齿,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主教大人的责难,尤其对一个没有完成任务的教士来说,更是如此了。大约过了半年,有一次主教邀请我到他的家中做客。那晚,我终于了解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记得那天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当时我被雨淋得浑身湿透,是他的仆人开的门。仆人让我把外衣脱下放在壁炉边烘干。过了一会,主教带着和颜悦色与消沉惆怅交织在一起的憔悴面容走进大厅,他缓缓坐下,就在那一刻,他道出了圣杯的真相,至今我都无法接受的真相。”说到这里,洛克顿了顿,咽了咽口水。

此刻,天使从他的神态、举止判断出他的情绪异常波动,只有听到离奇事件的人才会有这种反应。片刻,神父缓过神来,盯着桌子的一角,上面划有好几条刀痕,深深的刀痕好像让他坐不安慰,他几次起身,舒展筋骨,而后继续说道:“当初我之所以同彭帕斯合作,寻找圣杯的下落,乃是教皇的旨意。他要我查找圣杯的真相,无非是为了证明英方也有一件和他相同的圣餐杯。当然,这样做另有一个好处,就是让英方的红衣教派从此不再怀疑他们的圣杯乃是后人仿造的赝品。如此一来,我们白衣教会便无所顾忌,因为据我们主教所查,当时红衣主教也在积极搜寻真圣杯余下的线索。这说明对方和他一样都不能确定彼此手中的圣杯的真伪,或许只有耶稣本人才能加以辨别。”

“那么,请问白衣和红衣教会拥有的圣杯,究竟是什么样的?”天使突然打断洛克的话,问道,显得有些急躁。

“这个嘛,它的形状如同一只酒杯,由纯金炼制的酒杯。不过,主教给我看的那一只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他所收藏的圣杯是由耶稣的后裔亲手交给罗马教会保管的。但是,谁也没想到,当中几经周折,弄到的这个圣物居然是一根枯萎的树枝。”洛克就此打住,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请您再说一遍,神父,圣杯的形状究竟是什么样的?”天使好像比洛克更为激动,他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问话的态度强硬得就如同在审问一个罪犯。

“上帝啊!那是一根枯萎的树枝,放在金属盒中的枯树枝。当然,我还不能确定它是否真正的圣杯,也许只有您最清楚它是否上帝创造用来拯救人类的圣物。”洛克苦笑着,以急切期盼得到答案的目光看着天使。

天使却不作答。他试着平静下来,重新坐回折了一条腿的木椅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努力回忆过去。当初他和福玻斯来到地球,创造新世界的秩序。如今,他到这里来寻找的并不是什么圣杯,而是福玻斯称之为“上帝之手”的武器,惟有它能够消灭普路同的灵魂。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一定是将那件武器误认为圣杯了。当初福玻斯以太阳神的名义降临人世,只是将“上帝之手”赐予了崇拜他的良人,希望通过那些良人之手来除掉普路同,不想他们却将此物视如珍宝,收藏起来。

为什么福玻斯不亲手除掉普路同呢?在众长老中也只有他有力量消灭普路同,为什么他不这样做,而非要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崇拜他的那些良人身上呢?这个答案恐怕也只有他本人才能回答了。

洛克见天使沉默不语,也许是默认枯树枝就是圣杯,不当面说出真相,莫非是害怕上帝的责难。所以,洛克也不急于获悉答案,而是继续讲述他的故事:“那晚教皇给我看过枯树枝之后,他便派心腹去英国红衣教会做卧底,并命我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落脚,继续暗中调查圣杯的下落。近来,我有了新的发现,我怀疑伪造的圣杯的样式至少有三种以上。那是教会为了让信徒更加虔诚,而于后来制造的圣餐杯。他们借此掩圣徒耳目,以图控制国会。然而,真圣杯早就下落不明了。当然,我也不能否定真圣杯就在我们身边,或许就是那根枯树枝也说不准。洛克讲这句话时,特意留心观察天使的神色。

可惜天使面无表情,好像有意不作出回应的姿态,那是他自己也不能肯定上帝到底给了人类什么。不过,洛克口中所说的那根枯树枝很有可能就是他们寻找千年的“上帝之手”。

传说“上帝之手”是一件威力无穷的古老兵器,其发出的死亡之光可瞬间摧毁任何物质,包括黑洞。另外,它还有一种不为人知的用途,至于何种用途连斯芬克斯也不甚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