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超文本原创小说《乾坤镜·幻象丛生》第五十一章  

2014-04-14 09:07:24|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一章 逃出天牢

本来,我美滋滋地以为自己真做上了天帝的宝座,其实,我是被他们捉弄了。玉帝把我当成了取乐的对象,他三番五次地把我亮出来,供文武百官嘲弄取笑。

我虽坐上了他的宝座,自我感觉也良好了一阵,但不知前途险恶、危机四伏,或许是因为我麻木无知,过于天真。这也难怪了,毕竟高高在上,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手中无权,再高再大也捅不破一片天,只会成为他人的傀儡。

人生来是虚妄的,死去也将是。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句话,因为天上没有人听我说话,也没人来向我汇报情况。我觉得既没事可做,又无处散心,我越发不想当天界的帝王了。

这时,忽传报有人晋见。这些日子,大殿空无一人,文武百官都罢朝了。只有那个桃面老头呆在我的身边。但是,他像根木棍,一句话也不说,连哼哼声都没有。这会,我听有人传报了,竟开心的不得了。

我忙传令让他进来,只见一个年轻小伙,长得眉清目秀,十分帅气。他一见到我,忙下跪行礼。我离开龙位,亲手扶他起来,说道:“小兄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必拘礼。”

“陛下,我乃西海龙王三太子,因我父亲不幸去世,没有来得及写明遗嘱。我二哥为了争夺王位暗杀了我大哥,现在他又来杀我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上天界求助,愿陛下明查。”

“你先起来说话。太白金星!”我喊那个桃面老头,“你最好去处理一下这事。这事十万火急,我不想因为天界临时换了帝王,诸位仙家闹情绪而影响了六道的平衡。”

我自觉这番话能打动那个老头,没想到他还是像木桩一样。无奈,我只得宣布退朝。我满腔怒火走到了一处我从来不曾去过的地方。这里四面环山,溪水声、飞瀑声不绝于耳。我继续深入,来到了一处小花园,园中有一座清池。我伸出手,想摸一摸清池中的水,不想一系列声音扑向我:“你好大胆,擅闯禁地,触犯天条,可知死罪……”

我……我想辩解,可是不知怎地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等我惊醒,有个黑影对我说:“我见你闷得发慌,把你带来这里。你可好,敢坏我的事,现在我就要活吞了你!”

救命啊!我想大喊,却喊不出口。那个黑影张开的大嘴像无尽的黑洞。而我就被这黑洞吸了进去,不省人事。

故事到此结束了……我本该回家了,可是命运又一次捉弄了我。

那些日子,我被一个顶天立地的金甲巨人关进了天牢。这天牢不知建在何处,星云密布,没有白天,只有漆黑的夜晚。无尽的黑夜让人恍惚迷离。我坐在幽暗的四壁下,望着无尽的星空,一次次大哭不止。我要回家,我不要做什么帝王了。

就在我欲哭无泪,绝望得无以复加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告诉我。她说,我还有十分钟的时间了。我说,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那个声音就变得模糊不清了。转眼,我见到了黎明的曙光。天牢的守卫长睡不醒,我趁他熟睡,偷偷从墙缝里钻出来。这墙壁原先没有裂缝,也许是我源源不断的泪水感动了那些顽固不化的石头。

我奇迹般地走出天牢,一路上无人拦阻,我来到了南天门。一触天柱,转眼,又回到了大荒村。

走不多远,我找到了原先王所长和我说过的那个地方。果然,有辆吉普车正在那里等着我。我兴奋地跳上车,见有车钥匙在,忙发动了起来。“等一下!”只听背后有人大喊,我忙回过头去,一见是王所长,如释重负。幸亏他来,否则这车我是开不了的,因为在我的记忆深处,自己从来没有开过车。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他把我载到了就近的一家旅馆,说有事先走了。那家旅馆的名字,我不记得了,好像叫什么“莫回首”。我下车,辨不清东南西北,观天色渐渐朦胧,我加快了脚步,穿过森林。不久,我找到了那家“莫回首”旅馆。

走进旅馆,我向一个年轻的女接待打听去泰安的路怎么走。她看了看四周,悄悄地告诉我,此去泰安还很远很远。我听了颇感失望,觉得自己又被欺骗了。

就在这时,一个漂亮妇人走上前,细细打量我,说道:“您要登记住宿吗,先生?”我看她面孔长得清秀,身材也俊俏,防范之心顿减,傻笑道:“我……我急着出门,竟忘了带钱。”

“没事,请出示您的身份证!”那妇人媚笑颜开,说话柔声悦耳,像春天的歌声。

“身份证?”我重复她的话,心想我什么证都没带出来,这下该怎么办?叫我露宿街头,等待黑夜降临,让暗影把我活活吞噬?不行!我得想个办法,不知道这家旅馆有没有赊账的服务。

“先生,请把您的手递过来。”那个妇人收起笑脸,拿出一本帐簿,并叫我在一排黑体字的下方画押。

我吃惊地看着她,愣了半晌,期期艾艾地说道:“我从没听说过住旅馆,还要画押的。”这我可不干,这不是出卖灵魂给魔鬼吗?这不是叫我和魔鬼签下生死契约吗?我心里越是这样想,越是害怕。

“没那么严重,到这里来的人,我们都要收集他们的指纹,不管是谁,不论他生前是什么职业。”那个妇人说话慢条斯理,好像随便采集他人的指纹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殊不知这是侵犯他人的隐私权。一家小小的旅店有什么权利这样做?不对,她后半句说到“生前”两字是什么意思?莫非我……我已经死了?

  评论这张
 
阅读(506)|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