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超文本原创小说《乾坤镜·幻象丛生》第三十四章  

2014-03-08 08:27:47|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四章 事与愿违

降龙伏虎事事小心谨慎,反而弄巧成拙,幸遇残月,否则定将毙命于乱棍之下。

尔时,残月扶着他们走出弄堂,辗转来到一家农贸市场。这里人满为患,一大群人叽叽喳喳讨价还价。有几个忙中偷闲的见一个小姑娘搂着两个大和尚,立马掏出手机拍照、上传、发微博。有几个岁数大的发不来微博,却忍不住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你们看那,两个花和尚搂着一个小姑娘,什么世道啊!太不像话了。”那些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说得降龙、伏虎面如刀割。

他们忍无可忍,但想起临走时,须菩提交待过的话,只得忍气吞声——“尔等切不可被世间表象所迷惑,妄存邪念而堕入阿修罗道。切忌魔由心生,世间万物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倘若种下恶果,到时必悔之晚矣。”

面对世人的嘲弄挑性,降龙伏虎能耐得住性子,残月却忍无可忍了。尤其,当她听到旁人的谤责诬蔑、等等不堪入耳之言词如洪水猛兽般袭来,更怒不可遏了。她放下降龙伏虎,挺直腰杆,吼道:“让开,谁敢再挡着本宫的道,休怪本宫出手无情了。”

“不要脸的臊货,我就看不惯你这样,说你两句怎么了?”没等那个卖菜婆子说完,残月便赏了她两巴掌。这两巴掌使出了龙象之力,七老八十的婆婆怎能抗得住,她踉跄几步,往人堆里头一栽,即不省人事。

围观者见残月出手够快够辣,惊得四散,且无一人敢上去扶那个老太婆,更无一人敢插手报警。其中有些胆小怕事的见此情景,早也落荒而逃,连买来的菜也不要了。或许,他们看出了残月性子急、不好惹。降龙伏虎卧在地上,摇头晃脑:“罪过!罪过!姑娘身为神仙,应该以理服人,万不该下此重手。”

“呀!你们两个臭和尚,本宫救了你们的命,你们却不知好歹,反帮着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说话,简直就是不识抬举。本宫不理你们了,本宫要去找乐公子,后会无期!”残月小家子气,扭头便走。

降龙摇头说道:“这位姑娘行事鲁莽冲动且又不拘小节,一旦心魔上身,日后难免堕落阿修罗道。善哉,善哉!我佛慈悲,愿她此去平安无事。”

“看来她与我等有缘,日后还会再见。如今我等养伤要紧,先找个偏僻的地方,再作打算。”伏虎说着,随手捡了几根青菜,吃了下去。

他们一路爬着来到某胡同口,排排西洋建筑,顶尖外方,加之中西合璧的栏杆围墙,给人一种不伦不类之感。那时,几名记者见他俩行为古怪,想来有点素材,遂一路尾随至此。在这些记者当中,有一报社老编,时有洞悉商机、捕风捉影之能事。为了报业的兴隆,他吩咐下属兵分两路,一方冒死跟踪残月,一方紧随降龙伏虎。

那几名记者见降龙伏虎准备在此落脚,遂抢着按下快门,不料被保安发现了。他见闪光灯一亮一亮的,怕记者生事,在他身上大做文章,胆寒了起来。不想一转眼,瞥见两个和尚大摇大摆地爬着走来,不像是化缘更像是讨饭,不觉怒火中烧,把他们当成了祸星。二话不说,他拿起对讲机,呼叫来几个兄弟,将他们臭打一顿,统统赶了出去。无奈,降龙伏虎只得到别处流浪。不久,老编的兴趣没了,他们就在街头巷尾化起了缘,路人皆知,却无人问津。

彼时,残月预感到乐小晶身陷险境,她竭尽所能飞天遁地赶到事发地点……把几个眼馋的记者远远地抛在了后头。

国际环球金融中心77层办公楼,楼里头几乎空无一人,偶有几个巡逻保安来回走动。残月隐身避开安保,无声无息潜入周易财的办公室。她透过天窗,看着昏暗的夜空,刺眼的霓虹,灯光遍布大街小巷,唯独不见满月星光洒向人间,岂非不祥之兆。

“我能预感到乐小晶就在附近,太蹊跷了。”残月见四下无人,一阵寒意扑面而来。

忽然,办公桌边串出一条黑影,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残月公主,我在此等候你多时了。”

“你是谁?”残月惊道。

“哈哈!真人不露像,露像非真人。你还记得我吗,公主?我是您的仆人,柳叶。”黑影披头散发,低声说道。

“不可能,你不是已经随我娘葬身火海了吗?难道我又在做梦了?”残月想起了儿时的悲惨遭遇,抱头痛哭。

“公主请耐心听我一一道来。当年你娘百花宫主和你爹玉皇大帝成亲那晚,太上老君、托塔天王率众仙家前来百花宫捣乱,极力破坏你爹娘的婚事。不料在老君威逼利诱之下,你爹服下了绝情丹,从此抛下你和明月宫主。宫主悲痛欲绝,生下你后,取名残月……”柳叶哽咽道。

“我记得小时候不知为什么百花宫突然起了火,当时我被烟熏得晕死过去,迷迷糊糊中见得有个丫鬟抱我出来。至于我娘葬身火海之事,后来我皆是听虹梅说的。百花宫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起火了呢?莫非是奸人所为?”残月疑问道。

“不错!若是我估计的不错,这事和太上老君脱不了干系。你想想,他千方百计地阻止你爹娘成亲,图的是什么?不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吗?如今我得知老君下凡寻仙,我一路追踪来此,就是为了要替我家宫主报仇雪恨。”柳叶嘶哑地说道。

残月听了直摇头,后退数步,倒在椅上,欲哭无泪:“不可能的,当初是老君接我去天界的,他对我百般疼爱,他身为神仙不可能放火烧宫,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来。我和他相处过一段日子,我知道他的为人。他生性耿直,一付牛脾气,看似铁石心肠,其实骨子里很脆弱,动不动就大哭一场。他崇尚自然,喜好玩耍,和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残月公主,你以为神仙就不会干出伤天害理之事了吗?你错了,其实神仙和世人一样也分善恶,神仙中也有伪君子,也有邪佞小人。他们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做的又是一套。公主全然不知,也是心地太过善良了,岂不知就是他们逼死了你娘。”

“娘……”残月喊了数遍,因一时胸闷,呼吸急促,几乎透不过气来,晕将过去。柳叶扶起她来,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

乐小晶躲在角落里欲哭无泪。他都听到看到了,还回想起了自己不幸的童年……他生下来没多久,爹就走了,跟着,娘也走了,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人。他初中辍学,此后更不学无术,却一心想着如何出人头地。他依仗周叔叔的财势,逐步累积名声,并如愿以偿地步入“上层建筑”。那时,他有了权势,有了一定的地位,成了上海滩小有名气的富二代。他出手阔卓大方,惹来许多狐朋狗友,与他称兄道弟;又惹来许多风流成性的女子,与他为伴。然而至今,他仍是一个处子之身。他为了女人卖掉了房子、花光了钱财,还一无所获,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了。

虽然乐小晶看得见残月,可残月却见不到他,即便能见着,那也是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他似若旁人,只能苦苦盯着残月,什么也做不了。这种瞧在眼里、痛在心里的滋味,不是一般人所能体会到的。

无论他如何叫喊,即发出苍蝇的嗡嗡声,残月始终看不见他。他累得筋疲力尽,趴在桌上自言自语:“三十六变,害人不浅,师傅你教我变成苍蝇,怎么不教我如何变回原样呢?”

他变得如此不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乐小晶、老君、虹梅、谢二父子被周易财分别关在香榭丽花园的别墅里头。

此地环境优雅,人工湖泊,人造雨林,虽无一样是天然促成,却别有一番风趣。那时,炒房者纷涌而至,满载而归,只是苦了后来人。如今限购令一出,后来者不敢居上,好多的大房子人去楼空。

尔时,香榭丽别墅,八楼一间房内,师徒俩被人五花大绑。“师傅,是我害了你,如果我不用电话砸你脑袋,你就不会失去法力,我们也就不会困在这里了。”乐小晶用拳头狠砸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气死我也!”老君铁红着脸,头冒青烟,气得话都说不上来了。

“师傅,不如你教教我法术,我好救你出去。”乐小晶小声说道。

“哼哼……小子,这个主意不错。算来你也上天入地一次,只是尚未开窍。好,亏你想得出来!不过,以你的资质要学成至高无上的道法,难上加难。我怕你学无所成,反而害了自己。不行!简单的你学会了,又没啥用?真是急煞我也。”老君摸头挖鼻想了老半天,实在想不出该教乐小晶何种法术。

“什么法术那么难,我学不会?师傅,您不是说过,我是奇石变来的,法术这玩艺儿,可无师自通,不学就会吗?”乐小晶看老君不语,等不急问道。

“天罡地煞,共一百零八种法术。天罡三十六般变化,地煞七十二般变化,你能学哪一样?”老君嘴上笑说,心下却苦想:这顽石不可教化,别说七十二般变化,就说简单的金蝉脱壳之法,他也学不来的。

“当然是天罡三十六法。”乐小晶以为学得越少越简单,殊不知天罡三十六般变化最为难学,所谓越少越精也愈难。

“当你学成之时,便能达到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的至高境界。”

“厉害,太厉害了!”乐小晶颤声说道,心想完了,光听名字就知道学不会了,糟了……要知道我就选地煞七十二术了。

“你过来”。乐小晶听罢,将身子移了过去,老君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后,说道:“口诀我都授予你了,至于何时领悟法术,则要看你的造化了。”

乐小晶打了个哈气,全然忘记师傅刚才说的那些口诀。他暗暗地想:那些口诀比英语单词还难记。算了,我天资聪慧,只要记得两句“急急如令令”,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便成。

良久,乐小晶想了又想,我要把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呢?太大的话,容易被人发现了,不如变成一只苍蝇,可以随心所欲,想往哪儿飞就往哪儿飞。想着想着,乐小晶胡乱念了几遍口诀,不一会他真的变成了一只苍蝇。他飞在老君头顶上嗡嗡直叫。

老君见了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大概是羡慕自己的徒弟这么快就学会了法术,一时过于吃惊罢。

乐小晶飞啊飞,不知不觉又回到了老地方。撞见残月,他几乎喊破了喉咙,可是对方仍然没有听到。她虽能感应到乐小晶就在附近,可是四处寻找,始终不见人影,遂只得作罢,随柳叶去了。残月万万也想不到乐小晶已经变成了一只苍蝇,悲哉,一对鸳鸯就这么阴差阳错地散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