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超文本原创小说《乾坤镜·幻象丛生》第三十七章  

2014-03-14 20:01:02|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十七章 危机重重

接上回,吕洞宾遁入魔道,背叛师门,幸有乐小晶好言相劝,加之降龙伏虎在旁开导,老君的怒气方得以平息。

彼时彼刻,地府妖魔鬼怪七拼八凑,组成了一支大军,号称“乌合之众”,似乎有些来头。他们操起废铜烂铁当作武器,有些举起了大牌,牌上写道:自由万岁!如此明亮的口号随着叮当响的兵刃声闹哄哄而来。

地府守卫平时训练有素,本不该胆寒,但见鬼怪数量爆多,且成聚合之势,加之又有响亮的口号,鬼卒鬼将闻之无不心惊。虽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可叹这地府官员平日大多嗜酒好財如命,哪有功夫训练鬼卒,更不用说带兵打仗了。如此可好,凡是妖魔鬼怪所行之处,地府守卫见了无不仓皇溃逃。偶有几个不怕死的冲在前头,却不想对方妖多势众,三两下就扯倒了他们。如此一来,妖魔鬼怪的气焰更为嚣张了。他们趁势猛攻,凭借在数量上压倒性的优势,很快占领了阎王十殿。

无数妖魔群聚秦广王殿,不惜大动土木,为所欲为且不说了,更甚者还擅作主张放走了囚禁于十八层地狱、罪大恶极的诸妖孽及恶贯满盈的大鬼头。鬼头一出,即召千里鬼马,一路飞驰,鼓动更多的鬼卒反叛作乱,立同群魔为伍……

地府,游魂野鬼铺天盖地齐聚奈何桥上待命。方时,从阎王殿中走出一位身披骷髅战服,一手握黑旗,一手托下巴的鬼王。诸鬼见是鬼王大驾,立马拜倒,欢呼雀跃,高呼万岁。

鬼王托着下巴,摇摇晃晃走上奈何桥,待他站稳了身子,发号施令道:“众鬼听令,吾命尔等兵分十路,攻打阎王十殿。先攻下者,本王重重有赏!”

诸鬼怪一听鬼王将有重赏,个个雄心勃勃,争先恐后抢着投胎去也。不出片刻,鬼军如潮水一般涌入阎王殿,地府守卫面对数量远超于己的鬼怪,早就乱了阵脚,且加之带头的守卫与鬼王交战不出十回合便败下阵来,更觉大势已去,遂寡不敌众、一撤再撤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此,地府守卫且战且退,节节败退,仅仅数日功夫,天大的地府居然就由区区小鬼霸占了,想来“地府严切”这句话,不免引人发笑。

事后,几个死里逃生的鬼判官,不思己过,反思量其幕后有魔界撑腰。不是魔界撑腰,那些恶鬼哪里来的胆量造反?而且,鬼王又怎会顺利脱逃防守严密的十八层地狱呢?更不用说他们仅凭一群乌合之众就轻松搞定地府训练有素的守卫了。所以,地府鬼怪造反,自然而然就与魔界挂上了钩,此乃一层原因。诸判官却忽略了第二层原因:地府叛乱归根结底乃鬼心所向。试想地府要无贪赃枉法的官员,横行霸道的差役,孤魂野鬼怎敢暴动呢?再试想该投胎的不让其投胎,不该投胎的反让其投胎,地府腐败之风盛行,鬼心怎会不背不离?

彼时,在鬼王的统一协调之下,浩浩荡荡的鬼军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十殿阎王,接着又打通了十八层地狱。他们的恶行不但造成地界秩序混乱,更波及到了人间,且影响了六道的平衡。

天界,玉帝不得不插手地府恶鬼造反之事,自然而然,这个重担就落在了托塔天王的身上。他一接令,忙率天兵天将速速赶去地府支援,以期阻止鬼王进一步的叛乱行动。由此双方展开激战,数日来不分胜负。骁勇善战的天兵天将打得群鬼连连败退,故形势出现了些许转机。托塔天王本想一鼓作气,夺回阎王十殿,不料落入了敌方的圈套。

望乡台上,托塔天王检阅天军,排列阵势。此一时非彼一时,彼时望乡台建得甚奇,上宽下窄,面如弓背,背如弓弦平列,除了一条石级小路之外,其余尽是刀山剑树,险峻非常。此时倒了半边的望乡台,巨石拦路,刀山剑树也掀去了一大半。

“哪吒听令,尔率3000天兵攻打秦广王殿。”

“水火龟蛇二将听令,尔等率3000天兵攻打楚江王殿。”

“赵元帅、赵公明听令,尔等率3000天兵攻打宋帝王殿。”

“雷开、苟毕二元帅听令,尔等率3000天兵攻打五官王殿。”

……

托塔天王依次分派,36天将各司其职,按部就兵。

随后,双方大战十日十夜,天兵即使训练有素,面对怎么也杀不完的鬼军,早也士气大减,惶恐万分了。至此36天将连续奋战,不曾歇息,结果还是没有拿下阎王十殿。要说哪吒率领的先头部队,一开始就十分不顺。他率先攻打秦广王殿,便遭到群鬼的围攻,几乎全军覆没,他自己也深陷其中,无法脱身……

“妖怪,见大爷在此,快快受降,可免你一死!”哪吒脚踏风火轮,手挺火尖枪,威严正色道。

“呸!黄毛小子胆敢在你老祖宗面前撒野,我看你是活腻了。”与他对战的乃千年僵尸——变魃。他奉鬼王之命镇守第一殿,他的脖子长如蛇,面目狰狞可怖,可是说起话来却像个尖酸刻薄的小姑娘。

哪吒听了大怒,立马挺起火尖枪,飞身直取变魃脑袋。仅一枪,变魃的脑袋一骨碌滚于道旁,身子却不倒下。哪吒见了笑得合不拢嘴:“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原来不过如此。”

须臾,虚耗(传说中给人招来祸害的恶鬼,长有牛鼻子,一身红袍,一只脚穿鞋着地、另一只脚挂在腰间,腰里时时插有一把铁扇子)隐身在秦广王殿的石柱后头窥视,趁哪吒不备,偷偷盗走他身上的混天绫,据为己用。哪吒竟未察觉,就在他大笑之时,虚耗趁机用混天绫套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从烽火轮上猛拽了下来。

托塔天王听闻哪吒空手被擒,诸将又困于各大阎王殿中无法脱身,气得火冒三丈。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小鬼竟有如此能耐,轻而易举地打退了骁勇善战的天兵不说,还困住了诸位身经百战的天将。

“尔等随我前去解围!”托塔天王举起金光闪闪的舍利宝塔,亲自披挂上阵。他率众一路杀到秦广王殿。

“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辈。”鬼王骑骷髅马迎战,一手持捆仙锁、一手拿夺魂轮。

“大胆妖孽,看塔!”当即,托塔天王掷出舍利宝塔,不料宝塔罩不住鬼王,只罩住部分冤魂。只见一轮冲天,黑云蔽日。夺魂轮抛掷空中,引来无数冤魂倾巢而出。天王抽身取剑,剑劈冤魂,冷不防被捆仙锁缠住。接着,鬼王一声令下,随即群鬼出动,包围望乡台。天兵天将眼见恶鬼铺天盖地般涌来,又闻主帅被擒,哪有心思恋战,个个力求自保,四散溃逃。鬼军趁虚而入,一举攻下望乡台,天王余下的残兵败将只得逃回天界待命。

然此次惨败,究其原因,主要有三。太白金星回禀玉帝时,斟酌道:第一、敌方数量占据绝对优势,且士气高昂;第二、敌方阵法布局精湛,乃一般将领所不及;第三、敌方鬼将法力高强,拥有神兵利器,堪比36天将,甚至更胜一筹。由此看来,幕后指挥者势必博学多才,非但精通五行八卦,通晓天文地理,且深晦兵法布阵之要数。

天界此番遭受重创,实力大减。玉帝始料不及,坐立不安。他请求四海龙王鼎立相助,对方不是托病在身、闭门不见,就是望风而逃、无影无踪。玉帝派去的使者皆无功而返,垂头丧气。玉帝见之自然暴跳如雷。他气得掀翻龙椅,打烂玉台,不知所措。

凡间,乐小晶随老君从市中心徒步至荒郊野外,虽累得够呛,心里倒也舒坦。

“奇怪,这一路走来竟看不到一座寺庙。”降龙、伏虎哀叹道:什么世道,未来世界的人果真无一点信仰可言!

“哼!未来世界的人信的不是神佛,他们信的是金钱。我来这里,至今也未见一座道观,即使见到,那也不是真道观。我倒不以为奇,你们奇怪什么?”老君抚着随风飘起的胡须,哼道。

“怎么了,我又说错什么话了,让您老不高兴了?我说,没人信你那一套倒是真的,什么无为无不为,我看你干脆说无所作为算了。”伏虎也哼哼道。

“你说什么?我无为怎么了,我再无为,总赛过那些只受人间香火,不管世事的佛像要好。”

“去你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谁不管世事了,你给我说清楚了。”说着说着,伏虎怒目圆睁,威猛可畏。

接下去,不知怎么了,他们彼此怒目相视,就差没动起手来。乐小晶见状,忙上前扯开他们,劝道:“师傅,二位大师,我们赶路要紧,没时间在这里谈经论道。”如此方化解了一场未知的波动。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日中日落,乐小晶等人来到郊外的一处古墓。这里方圆十里,杂草丛生,鸟无人烟。老君停下脚步,匍匐于地,侧耳倾听。听了一会,方说附近有一条通往阴间的大道。他掐指一算,眉头大皱,顿觉不妙。天兵天将此番败下阵来,更加助长了魔王的气焰。

“徒儿,你看到墓碑了吗?”

“我怎么看不到,墓碑上写什么?”

“写着不归路三个字。”

“师傅,我怎么会看不见呢?”

“或许你道行不够。好吧,我在这里开个洞,你跟着我一直走下去,便是冥府了。此番路途危险重重,你若是害怕,就别跟师傅去了。”老君掏出乾坤镜,镜中射出一道金光,直入地下。瞬间,地面开裂,现出了一个如案台般大小的门洞,其下设有千层石阶。

“徒儿不怕,甘愿和师傅一起下地府受死。”乐小晶望着深不见底的石阶,两腿早就发麻,连嘴唇也瑟瑟发抖,他捂着嘴巴,生怕师傅瞧见了,笑他胆小。

“乌鸦嘴!谁说我们会死了,我是神仙嘛,哪有那么容易就死了呢,倒是你……为师的担心你只学了几天的法术,且未练成金刚不坏之身,此番随我下界,必有生命危险。”老君真舍不得乐小晶去地府送死,还是惺惺作态?

“那我就不去了,以免拖累了师傅。”乐小晶暗想,这下好了,师傅不用叫我去了。

“那怎么行!这次是你大开眼界的最佳时机,只要你听我的话,紧跟在我后头,保持七步的距离,我担保你进出自如,全身而退。再说,你身边又有两位大师替你护法,还不放心?”老君说最后半句的时候,故弄玄虚拖起长音,且有意无意瞪眼瞧降龙、伏虎。

“不错,乐施主,有我们在,任何妖魔鬼怪休想近你三分。”伏虎对着老君吹了口气,说道。显然,不把道尊放在眼里。

“多谢二位大师护我,如此我安心多了。”乐小晶蒙在鼓里,殊不知降龙、伏虎早已和他师傅耗上,下一步该如何分解,只能听天由命了。

地府黄泉路上,阴风飒飒生耳畔,寒气泠泠重侵身。火红的彼岸花布满在三途河边,远远望去,像是用鲜血染红的地毯。

“大师佛法无边,理应走在我等前头。”老君突然止步不前,毕恭毕敬地说道。

“岂敢,久闻道尊法力高强,且论年纪当为长者先。按理,道尊应走在吾等之前才是。”降龙面带微笑,回敬道。双方你推我却,看似互相礼让,其实骨子里安得什么心,明眼人一看便知分晓。

然而,乐小晶糊里糊涂以为他们是彼此谦让对方而已,不知有诈,于是乎蠢得自告奋勇:“师傅、二位大师,你们不用争执,让我走在前头,最为妥当。”

“不行,为师的怎能让徒弟白白枉送性命。依本尊之见,还是两位大师在前开道,才不失佛门子弟风范。话说回来,有二位大师在前顶着,一来可保我愚徒乐小晶平安,二来可查探对方之虚实,岂不妙哉!”老君说得谦虚谨慎,骨子里却老谋深算,阴险狡诈。

“使不得!使不得!论经验,我等还差远了;论才能,更非道尊您莫属了。我等无知小辈怎能与道尊相提并论呢,还是请道尊带路,万莫推辞。”降龙说的振振有词,谦虚得体。伏虎暗笑,忙附和道:“是啊!是啊!”

“非也非也!老朽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二位大师切莫推辞才是。”老君双手抱拳,再三推辞道。

乐小晶见他们推来推去,打起“太极拳”没完没了,实在按捺不住,径直朝前方走去。他踏着彼岸花的指引,通往幽冥之狱的小道越来越近。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