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超文本原创小说《乾坤镜·幻象丛生》第二十七章  

2014-02-22 09:50:52|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七章 假戏真做

“不可能,他俩长得太像了,哪一个才是真的刘处长呢?”众警交头接耳,不知所措。

“大家散开,让俺进去!”残月再次扮起老太婆,推开旋转门外的两名干警,挤进候机厅说道:“你们过来,大妈有话问你们。刘处长,你小名叫什么?”

刘处长盯着大妈(残月)看了老半天,缄默不语。

“你不知道是吧,那你呢?”残月指了指假扮成刘处长的乐小晶,问道。

“我小名叫虎子,乃曲阜人士。莫非您是张大妈,对吗?”乐小晶惺惺作态道。

他们一搭一唱,配合默契,将众警忽悠得糊里糊涂。他们开始有些相信乐小晶就是刘处长了,而那个真处长则有可能是易容的在逃要犯。以防有变,这还得等到包局长亲自前来验证才行。不过话说回来,那包局长总该是真的吧。若是包局长没来,就抓他俩回去,依理依法实在说不过去,等包局长来了,一并解决最好。

济宁曲阜机场外,人满为患。大伙纷纷挤进候机楼看热闹。防爆警察小组竭尽全力劝散围观群众,可惜收获甚小,眼见大部队一发涌入候机大厅,形势就要失去控制,怎么办?守门的黄警官堪称局里最精明能干的老将,除了忘群兴叹,实在别无他法。

就在这时,马屁精吕队长冲出人群,高声呐喊:“包局长来了!包局长来了!乡亲们请让一让!”

远方,一辆黑色奔驰450轿车向候机厅驶来,眨眼便到。从车里走出一位年过半百、油光满面、眼戴墨镜的男人。他身披黑色风衣,脚穿黑色皮靴,手戴劳力金表,走起路来大摇大摆。他一下车,就向围观群众摆手招呼:“乡亲们好,乡亲们好!”这年头干部出行也要讲究个明星效应,不单自身要打扮时髦,摆好架势,还要拉一帮粉丝壮大声势,以提高知名度。这个叫与群众心贴心,同流合好。

包局长稍一摆手,围观群众即一拥而上,欢呼声、叫喊声、问候声不绝于耳。包局长听到后神气十足,比起大明星的架子来更过了头,但是他不知道马屁精吕队长为了请乡亲们表演,颇费了不少功夫。血本无归不说,还要买好群众的嘴巴。要不然那么多人里头有几个会如此热情地迎接局长大人呢?这叫“暗箱操作”——花钱制造明星效应。可惜吕队长马屁拍在马腿上,惜哉悲哉,为啥?难道他不知道包局长是老君冒充的吗?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要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恐怕还得从头说起:前言乐小晶等人施障眼法逃出董家庄,随后经过老君的指点找着了车。一路上,他们继续使用障眼法,避开了穷追不舍的民警。

“依我看,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

“公子,我倒有一计,只是……”

“只是什么?”乐小晶重复道。

“虹梅,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看乐大哥都急成什么样了,还不快说来听听!”残月推了推虹梅。如是,虹梅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她指明要乐小晶假扮刘处长,她和残月则扮成刘处长的老乡好,假借探亲的名义混入泰安警局,趁机救出谢老伯的儿子——谢国立。

泰安警局,变成老太婆的残月和虹梅挑明要见刘处长,唬弄得众警晕头转向。如是乎,她们又心生一计,由残月在警局办公楼内拉大嗓门叫唤,特意引来民警劝架,好让虹梅趁机开溜。虹梅施法隐身混入监狱,趁乱救出谢老伯的儿子——谢国立。不料事情败露……虹梅面对特警的围攻,临危不乱。她使出残月公主的看家本领——残月曾在天界传授她春秋笔法,侥幸打退了诸多干警。说起“春秋笔法”,乃是一种高深莫测的武功,纵笔者如能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笔锋可摧金断玉。当然,凡人是不可能练就的,就算读再多的武打书也是枉然。

如前所述,虹梅见董国立有所悔悟,亦不顾自身危险,不惜耗尽最后一口真气将他救出警局。就在这时,乐小晶赶来相助,否则残月难以脱身。他冒充刘处长来到警局,接见了扮成大妈的残月,又找借口说什么送她去旅馆安顿之类的话,替她开脱。

车上,残月得知虹梅法力尽失,身份败露。下一步该怎么做,她也没了主意。就在他们犯愁之际,其目光不约而同地停留在了老君的身上。

“你们看着我干吗?”老君咬着手指头,大声问道。

“师傅,我想求你一件事。”乐小晶苦苦央求。

“你不要求我,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替你们做的。我知道,你求我准没啥好事,是不是又想把我塞进后车厢了?这我可不干。”老君吐舌头,做鬼脸,不停地摇头晃脑。

“算啦,你瞧他那个样子能做什么?不拖累我们已经谢天谢地了,何况你又要叫他去假扮包局长。”

“你们叫我假扮谁啊?好不好玩那?”

“我们本来是想叫你装扮成局长大人的样子,演一场好戏,可是你不行,瞧你那样,不被人家揭穿了才怪呢!”

“不会的、不会的,谁说我不行了。我要扮嘛!大哥哥、大姐姐,你们就答应了吧。”老君一听叫他演戏,可开心了,硬是搂着乐小晶,亲他的嘴巴。

“我的妈呀,恶心死了,我受不了了。残月,快帮我把师傅拉开,救命呀!”

“说来他是你的师傅,为师亲昵是疼你,小女子不便插手。”残月咯咯笑道。

“你真的见死不救啊!”乐小晶奋勇挣脱,可惜为时已晚,大男人被个老头拉在怀里亲嘴,想想就丢人。我的贞节没了,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了。乐小晶泣不成声。

此时,飞机场外环走道,老君迈着有节奏的步子,精神抖擞地向候机厅走去,到了旋转门的时候,他忽地停下脚步,侧身往里一探。不一会,他俯下身子,仔细观察起地形来,还不停地用手抚摸玻璃转门。围观群众无不吃惊地望着他,点点指指,纷纷纭纭。

完了,乐小晶心想:瞧我师傅那个样,再装下去准露出马脚不可,搞不好还会穿大帮。我怎么那么笨,他幢坏了脑袋,只有三岁小孩的智力,怎么可能模仿局长的言行举止呢?我这不是掩耳盗铃、反遭其害了吗?到时候,我们都被拆穿的话,一个都跑不掉,看来下半辈子,我就要在监牢中度过了,天那!

不久,“包局长”站起来,挺了挺身子骨,又过了半响,方向前迈出一步,本以为这样能进去,不料“碰”的一下,他的脑袋撞在了玻璃门上。他摸了摸额头,一笑而过,继续之前的动作。这回,总算进入门里,不过,旋转门好像有意和他作对,就是停不下来。没办法,他只能跟着它转,一圈、二圈、三圈、又回到了原地。

“哎呀!你行,我今天吃定你了。我不信就玩不过你。”包局长口无遮拦地说道,他怒指玻璃门,一脸不服输的架子,让大家觉得好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

吕队长一看邪门,包局长今天怎么了?会不会昨晚上摆酒宴的时候,茅台喝得太多了。我得想办法帮他解围才行。转眼,吕队长走上前,微笑着说道:“包局长,我想这转门坏了,要不我叫人卸了?”

“好,你小子行,我喜欢。”包局长歪嘴笑道。不论老君做出多少夸张的举动,多少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来。专业加之敬业的吕队长总能想办法为他开脱,甚至搞定无法想像的尴尬局面。

折腾了半天,包局长总算安然无恙地移驾到候机厅。众人期待着他的最终裁决,可是他想了老半天,却不知说些什么好了。万不得已,他只得临场发挥了。

糟啦,师傅忘记台词了,我该怎么跟他说呢?乐小晶朝“包局长”使眼色,几次示意,包局长只瞥了他一眼,转脸对吕队长等人,笑问道:“同志们,我今天来这里做什么?”

大家捂着嘴,还是不敢笑出声来,吕队长一听乐了,说道:“包局长意思是说大家可以走了,没事了。”这年头局长学人家明星大腕玩一把幽默是很正常的,所以不足为奇。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叫外面的兄弟都撤回去吧,我们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又不是扫黄。”包局长思前想后说道,真不敢相信这是出自老君之口。

“包局长说的话,大家都听明白了吗?大家把外面的围观群众统统赶走了事。”吕队长附和道。

黄警官不满地看着包局长,心想:老包今天怎么了,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真刘处长也觉得大不对劲,站出来说道:“大家请安静一下!老包,您来的正好,让我把那些嫌犯全部抓回局里,审之于法。”

包局长听真刘处长这么一说,倒想起了残月交待的几句话来,于是乎,他假装严肃地说道:“我要抓的人就是你,你冒充刘处长,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伙计们把他铐起来!”

真刘处长一听急了,转身要走。不料吕队长直冲过来,一手擒住了他:“哪里走!如果你是刘处长,溜什么?”

“我没溜,我要去抓捕他们归案。”真刘处长指着乐小晶等人,说道。无论他怎样辩解,似乎为时已晚,手铐已铐在了他的手上,他还能做什么呢?

黄警官觉得事有蹊跷,遂责问包局长说:“老包,你怎么判断他是乐小晶的,他们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我看那边的刘处长不太像,有可能他就是乐小晶,因为他和谢国立站在一边。”

包局长支吾不言,他心里发虚,说不出半句话,生怕说漏了嘴。瞧他脸涨得通红,活像个撒了谎、犯了错的孩子。

马屁精吕队长见事不妙,再次护驾,替包局长辩解:“老黄,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和犯人站在一起,就是罪犯了吗?我们包局长办案利索,还是你利索呢?你这分明就是找他老人家的茬,包局长说话由不得你插嘴。他说抓谁,我们就得抓谁,难不成你想违抗上级命令。”

“你这是什么话,事情明明摆在眼前,你怎么解释?刘处长和那些犯人在一起有些时候了,还有说有笑,你又怎么解释?”

乐小晶(假刘处长)站出来,说道:“老黄,话可不能这么说。难道和犯人待在一起的就是罪犯了吗?照你说来,我们整天和犯人打交道,不就都是罪犯了。这次我和包局长早就商量好了,决定给谢国立同志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一回,我们打算随他一起去上海,是想叫他当面指正犯罪团伙的所有成员,好来个一网打尽。”

“好了,你们都听到了吗?吕队长,你过来,我走之后,局里的大大小小的事务就交由你全全负责了。如果有谁不服,你就作停职处理。”老君又想到了一些台词,补充道。

吕队长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这下可好,马屁终于拍到家了。这次能让他有幸当一回代局长,做鬼也值了。吕队长得意起来,抿嘴笑道:“是,包局长,您就放一百个心了。”

随着众人散去,结果真刘处长被糊里糊涂送进了监狱。而真正的“罪犯”——乐小晶等人却逍遥法外。他们在飞机上摘下假面具,此刻正笑得不亦乐乎呢!

那么真局长大人这个时候在干啥呢?

“瞧你那样,洗了十个碗,砸坏了九个。你走吧,我们店养不起你这个蛤蟆。”某餐饮店老板娘对他怒吼。

无奈,包金才垂头丧气地走出餐厅。他看着自己牛蛙式的肚皮,不觉纳闷:我以前是干什么的,我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