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幻灭的魂灵》第七章(选载)  

2013-07-08 07:39:40|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生前的我

第七章

待到地铁的自动门开启,他一个跨步,转向楼梯,直奔出口。他从未像今天这样上了夜班还能有那么好的精神跑步回家。回到家门口,他拿出门卡,电子锁一开,他冲进门去,飞奔上楼。见家中房门半开,他迟疑了一会。
  母亲在厨房里烧菜,见儿子摸着脑袋,红着脸走进门来,说个没完:“子铭,怎么这么晚回家呀?噢!对了!妈下半日要去证券所,夜里还要和赵阿姨搓麻将。妈夜里不回家吃饭了,要是你肚子饿了,自个儿把菜放到微波炉里加热,晓得哇?”
  “晓得了,妈您忙吧!”朱子铭看着一张满是皱纹的面孔,温馨地笑了笑。
  他第一次站在厨房间,端详母亲烧菜的每一个动作,观看得近乎出了神。倘若换作平常,他一进家门,头等大事就是直奔自己的卧室,开机、上网、玩游戏,时而废寝忘食,直到母亲大声叫他吃饭,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电脑桌,像去了再也回不来似的,磨磨蹭蹭地起身离开,且一步一回头。等他好不容易到达饭桌前,菜都凉了。而他也不管什么,拿起碗筷,一顿狼吞虎咽,填饱肚子完事,好赶快回到电脑前,继续冲关陷阵。他一玩上火了,就不能自控。
  尽管他的母亲觉得有些反常,但一想到风云变幻的股市行情,纵然心中有疑窦,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所以也就觉察不出儿子的行为有什么怪异之处。慈母只顾着埋头炒菜,没去理会儿子深埋在心底的千言万语。然而,内心充满矛盾的朱子铭也不表白什么,只是一味看着慈母,傻傻的、微微带点伤感。
  一间只够摆两只炉灶的狭小的厨房里站了两个人,一个是愣头愣脑的朱子铭,一个是灰白头发的妇人。那个灰白头发的妇人因操劳过度而失去一个中年女子所应有的姿色。
  她的腰间围着白布,手中拿着铁铲,铁铲在铁锅里来回搅动。锅里的黄瓜片被一只苍老却有力的手所持的铁铲由上而下地翻滚着。一阵“摸爬滚打”后,黄瓜片聚在一块有节奏地跳着热舞。这是母亲最拿手的热炒“油闷黄瓜”,吃起来清脆爽口而不嫌油腻。这是朱子铭特别爱吃的一道菜。
  每当他馋涎欲滴地看着餐桌上那金灿灿的黄瓜片,冒着香喷喷的热气,他就顾不得斯文,即操起筷子,不停地夹着它们往嘴里塞,尽可能塞得越多越好,像一只贪得无厌的苍蝇,一次次吸食主人的美味佳肴。
  这次,母亲要他把热腾腾的黄瓜片端上餐桌的时候,他不再满心欢喜地接过手来,反冷冷地捧着那一道本该香喷喷的热炒。对此,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自己平时最爱吃的一道菜居然不合胃口了。忽然,他觉得眼前好像有一块暗物质正挡住他的视线,以至于他所见到的美味佳肴完全变了样,香喷喷的气味没了,变成了令人作呕的腐臭,就连盘子也变成了折磨他灵魂的工具。
  一个人处在隆冬的黑夜中迷失了方向。他觉得自己身处在盘子里,变成了供他人享用的菜肴。一直在餐桌边发呆的朱子铭突然觉得有一只无形的黑手,从盘子里伸了出来。这只黑手力大无穷,使劲地卡住他的喉咙,弄得他难以下咽,不知为何这种奇怪的感觉突然间变得真实了。一个饿的骨瘦嶙峋的人呆在剩饭残羹之中,被一个吃的大肚便便的巨人拿在手心里把玩。而当朱子铭试着把头伸向盘中时,却发现这个饿得骨瘦嶙峋的人居然就是自己。他为之一怔,旋即吓出一身冷汗。
  “啊!子铭,你怎么了?”母亲惊讶地看着儿子把头埋进盘子里,嘴巴却空无一物,差点惊叫起来。她对儿子的这一离奇举动,有些不知所措。
  “妈!我没事,只是上了一夜的班,觉得有点儿累了,刚才差点栽到饭碗里。”朱子铭勉强笑了一下,有点哽咽,但为了让母亲安心,他又补充了一句:“妈,您吃吧,我不饿,先回房睡觉了。”
  “噢!你去吧,别再玩游戏了啊!今天你的脸色不大好,早点休息!”
  “怎么会?”
  “唉……不会就好。啊!对了,妈等会要出去,晚上不回来吃饭,和赵阿姨……”
  “打麻将是吧,你之前说过了,我都知道了。菜会放在冰箱里的,等我饿的时候会放到微波炉里温一温的。妈,您就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好!好!”妈嘴上答应着,可还是放心不下,继续念叨着什么,朱子铭却懒得去听了,独自躲在被窝里回想着刚才在他脑中出现的怪象。
  这时,厨房间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盘子相互碰撞摩擦的声响,接着是潺潺的流水,之后是一阵脚步声,再之后,整间屋子静得出奇。过了好长时间,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咚”的关门声响:想是妈出门去证券交易所了。真希望今天的股市一路飙升,否则妈回来时又要唠叨个不停,什么某某股票跌破谷底了,什么又割肉了,最让他头疼的是这个月的开销不够了,诸如此类。他不想再听到任何的坏消息了,他已经不堪重负了,他需要的是向他人诉苦,可谁又会来倾听他的苦恼呢?

免费阅读链接地址:http://www.rongshuxia.com/book/604721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