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幻灭的魂灵》第二章(选载)  

2013-06-30 09:54:2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生前的我

第二章

  他飞速跑出楼外,不巧撞着了迎面走来的领班。他见朱子铭神色慌张、不知所措的样子,瞟了他一眼,训斥道:“你怎么不当心啊?看你急得满头大汗。别愣着,快去换岗!”
  “是,潘、潘领班!”朱子铭结巴地说道,箭步向岗亭奔去。那岗亭像竖起的鱼缸,虽然不怎么好看,但造价不菲,据说用的是进口的钢化玻璃。谁叫老板有钱呢,老板愿意把钱花在装饰上,却不愿用这笔钱来提高员工的福利。
  这时,从方亭子里面走出一位年轻小伙。他西装笔挺,高个子、圆脸、平平的相貌同朱子铭差不了多少。他摆弄着手机,好像一点儿也不急躁。他也没责怪朱子铭迟到了十分钟才来换他的岗。按理说,换作平常朱子铭要是晚来了一分钟,他就破口大骂了。然而此刻,他却显出满不在乎的表情,不去怒视他,反倒笑眯眯地看着他,好生说道:“朱子铭,你来了,没什么情况啊。”这句话别人或许听不出什么意味,朱子铭心里明白,那是安保的专业术语,带有推卸责任的意味,即我在岗位上的时候没发生什么情况,现在换你来了,即使有情况,也与我无关了。
  朱子铭连忙赔不是。他知道非得说“对不起,我来晚了”,那小子才肯罢休。哪里想到他还没说完“对不起”,那小子挥挥手就说“没事!”,而且大方地走开了。这让朱子铭颇感意外。
  迟疑了一阵后,朱子铭毅然踏入玻璃岗亭。他摸着脑袋,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对方不责骂,反过来还保持着一定的肚量,说话也十分的客气。这是为什么?或许他中了头彩呢,不可能的,中头彩他还会来上班?早就在家享清福了。或许他骗得了哪个美眉的欢心,不可能的,瞧他那个熊样。莫非这小子今天有病?他的身子和我一样结实,怎么可能有病呢?分明是人家不怀好意。不会是这小子恶人先告状吧!对了!他将才假装若无其事,我怎么就不觉得他很反常呢?要是我早一点醒来就好了,他迟到的时候,我从来不说什么。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唉!我刚才上楼的时候,就应该擦亮眼睛。哪里就那么巧撞到潘领班了。平常四、五点钟光景,人人打瞌睡的时候,我也未见他老人家如此勤快,而今太阳打西边出来,太稀奇了。他今天好像有意出来查岗,就是为了逮我个正着。
  想着想着,朱子铭的眼皮老是往下坠,不论他如何较劲,即用手使劲扳开厚重的眼皮,可都不怎么管用。无奈,他起身走出岗亭,一会儿看看通向两座大楼中间的车道,一会儿望望大楼两边空无一人的马路,一会儿俯身去瞧瞧岗亭底下新长出的青草,一会儿静静地倾听草丛间有无蟋蟀的唧唧声。待听不出什么名堂,他就跳两跳,舒展身子,而后他开始抬头面对昏黑的天空,试着感受晨露滴落在脸上的畅快,可是呆了半天,什么也没有。
  除了长了茧的眼皮,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不论他做什么都无法消除强烈的睡意。他晃动累了,腿骨软了,再也扛不住了,瘫软地往亭子里一钻,像一条不能脱水的小鱼儿,只有待在鱼缸里才是最安全的。待到路灯变得暗淡无光,草丛里的蟋蟀不再鸣叫,周围的一切归于寂静的时候,无穷的睡意又一次征服了他。而他什么也感觉不到,除了那厚重的眼皮又在不知不觉中再次合上……
  “快跟我走!”
  “你是谁?”他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对他说话。
  “不要问我是谁?如果你不跟我走,你会后悔的!”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后悔?出了什么事了,非要我跟你走!”
  “来不及跟你解释了。时间紧迫,你必须跟我走。”黑影抓住他的手臂不放,朱子铭苦苦挣扎,直到一个声音打破了静得出奇的车道,打破了朱子铭强烈的睡意。他从虚幻的意识中惊醒,瞪大眼睛,努力端详岗亭外面的世界:模糊不清,除了黑影什么也看不见。他又揉了揉双眼,试图看清这个昏黑的世界,却是徒劳的。
忽然,他听到一个沉着有力的声音。他继续揉着充满血丝的双眼,极力想看清楚站在他面前对他厉声说话的那个人的面容,不想他看清了,看清了不禁大惊失色,接着是失声。此刻,他觉得有一只刺猬跳进了他的嘴里。他除了呆呆地看着那人外,别无选择。他带着几分失落、几分伤感,却又不得不忍受面前那个奚落他的人。
  此后的一个小时里,朱子铭几乎在煎熬中度过。他想着如何解释本不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盘算着如何避免自己再次陷于无法脱身的困境,揣摩自己将会受到怎样的严厉处罚,是不是像上回一样,吃一张10分的口头警告的单子,或者吞下一张15分的书面警告的单子。他的思绪在两种选择之间徘徊,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难过而又愈加害怕,因为多次失业的他不想在金融危机这个节骨眼上再丢掉饭碗了。
  再说,他下个月的开销也快要透支光了,这个月的手机费、交通费、游戏点卡,还有去网吧的钱全都没了着落。另外,早饭的开销也无从着手了。因此他急需要钱,他渴望自己能够得到上天的宽恕,希望领班大人会再次原谅他的过失。毕竟领班不是老板,即使老板也不是慈善家。与其满怀希望地等待他的裁决,倒不如痛快一点,另觅它处,毕竟天无绝人之路。朱子铭啊!你再这样解释下去,换来的只能是更多的失望。
  可惜朱子铭不了解这其中深刻的道理。他在同事的冷眼旁观下,低着头走出岗亭,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地下一楼的物业办公室。待到了门口,他止步不前,慢慢地摸出挂在脖子上的考勤卡,对着冷冷的铁门刷了一遍又一遍。随着“嘀”的一声响起,他吃力地拉开铁门,慢吞吞地走了进去,探头探脑地穿过长长的走道。他来到一张办公桌前俯首而立,像个罪人。

免费阅读链接地址:http://www.rongshuxia.com/book/604721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55)|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