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乾坤镜》第4话(原创)  

2013-04-03 09:13:54|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一波三折

光秃镇派出所,五名警员,你一手我一手,嘿吆喝……嘿吆喝,把老君抬上了面包车。

啊呀!哪儿来的白色棺车,我还没断气呢,你们用不着破费。说来也怪,我和这些凡人前世无怨,就算他们不喜神仙,也犯不着下此毒手(此句看似无意,实乃讥笑之反语。世人哪里不喜神仙了,他们亲近、巴结神仙还来不及呢。他们有事,求神保佑;没事,也求神保佑。他们图个啥呢?不就是求个的心安理得吗?不就是为了升官发财嘛!不想此书反过来说凡人不喜神仙,可笑可笑)。

唉……要不是我法术失灵了,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涂地。真没想到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匆忙下凡,竟忘了带上法宝。我真是老糊涂啊!耶!有了,我不是还有一样法宝藏在身上吗?我怎么就差点忘了呢,瞧我这记性!

“糟了!”老君摸遍全身,急道:“不会是落在猪圈里头了吧(上文提到老君一到凡间,就落在猪圈里头,而且被人家误认为是偷猪贼。此处略加提及,实乃承上启下之笔。全书以“乾坤镜”为线索,接连全文,有一气呵成之妙)。完了!想不到神仙也会倒大霉,可怜仙算不如人算,谁叫我偏偏来到这等不信神的世界。无人记得本尊的名号也罢了,可你们总该记得《老子》的名著罢。没办法,电脑害人不浅,自从有了它之后,天界也跟着一同遭殃。百多位列仙般的大神纷纷下凡,至今没一个愿意死回来的。如此下去,天界必会大失光彩,到时我等千辛万苦修来的道法,以及建立的赫赫功业也都将化为泡影了(本书多用反语修辞,细细品味,颇有妙处)。

“世上的人哪为何执迷不悟,轮回转世,好如过眼云烟,不如早脱苦海,修道成仙。”可惜啊!现在的人不流行这一套喽,他们流行的是如何休闲、奢侈;如何娱乐、时尚;如何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转换到自己的口袋;如何把自己捧上天,将别人拉下地;如何贪赃枉法,又不越出规则之外……太多的“如何”磨得我晕头转向。谁叫我平时不玩网络,不搞论坛,不拉关系……久而久之,我变成了土包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想到此,老君欸乃一声,泪如雨下(此段人物心理描写,纯粹戏语,不必细读,一扫而过即可)。

束手的他还能怎么的?他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诸多干警强行押上车去(好人被冤枉坐牢,此乃常事,古今皆无例外,孰料神仙也被人冤枉坐牢,可笑之极)。他心中此起彼伏,纠结之极。老君不敢相信这辆棺车是用耐磨金属打造的,空间之大不说,还能透光(老君在天上待得久了,没见过汽车,所以大惊小怪。这是合乎现实逻辑的。相反,现在有些网络小说,人物、情节杂乱不说,还逻辑混乱,语无伦次)。人坐在里头倒也舒适,实话说,不比玉帝的宝座差到哪里去(此乃夸张写法。好笑!这面包车哪里比得玉帝的宝座)。

想不到未来世界的人真够奢侈的,连棺车也做得如此考究(讥刺之语,不必较真)。不过,有一点他摸不着头绪:就是在前排座位上,那个塌了半截鼻子的僵尸男,为何老是按着转盘不放,不知在搞什么鬼?难道世间业已邪魔当道,人都变成了僵尸不成?不行,我得设法救他出去(把人看成僵尸,非老君莫属。可叹、可怜世人变成僵尸都不知道)。虽说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但是对付僵尸这种小角色,我还是游刃有余的。俗话说得好: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我把那两个押我上车的家伙也一并收了。说不定他们也已被邪魔操控了,若是我稍有迟疑,惟恐他们小命不保(老君一来凡间,就身陷囹圄,几次杀生,明知杀生乃大恶,却也心安理得。神仙杀生是救世,那么,“同类相残”是为什么?是因为被杀者该死吗?是因为他找到了可以杀他的理由了吗?谁又能知道杀人者的心思呢?可是有多少人知道,真正罪大恶极的不是杀人者,而是指使他们去杀人的人。他们是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可是,就有些不明事理的人,却美其名曰:战争乃上帝的旨意)。

待车子启动,老君使出障眼法和偷梁换柱的小把戏,一眨眼功夫竟将自己的手铐转移到爱虎和方建成的手上。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使出一招乾坤无极指。冷不防,那个“僵尸”司机被他点了太阳穴,再也动弹不得。

就在众警束手无策之际,方建成灵机一动,迅即掏出手枪,对准老君的后背,大声说道:“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了!”

“开呗!蓝采和,你小子别想用那玩艺来吓住我。师祖不怕,一般的暗器休想伤我半根毫毛。”老君扯着长长的胡须,笑说道。

他心想:哼!老仙我天不怕地不怕,除了孙猴子和开天斧。当然,要说开天斧,尚且只能砍下我一根头发。上一回,要不是我顾虑太多,怎会束手就擒?这次,我一定要让你们瞧瞧盖世神功完全是可以克制任何暗器的,我不用法术,空手搏斗就能格倒万万人,何况现在只有你们两人,加上前排被我点穴的那个僵尸,就算你们一齐联手,也奈何不了我(好大的口气。世人吹牛,不想神仙竟也如此。这牛皮吹得太离谱。殊不知孙猴子大闹天宫,第一个开刀的便是老君的宝贝炼丹炉)。

没挨过枪子的神仙或许不知道子弹的厉害之处。方建成眼看形势危急,迫不得已,朝不听使唤的老君开了一枪,子弹正中其大腿处。只听他哎哟一声,翻白眼昏死过去。这样一来,盛气凌人的老君也该老实一阵了,谁叫他之前说大话来着。殊不知失去了法力的神仙和凡人没啥两样,他们也会饿肚子,也会受伤,也会梦游,唯一不会的是不把自己当神仙(想想神仙竟如此狼狈,不做也罢)。

打从老君下凡以来,一直就没走过什么好运,阴雨绵绵,连天也有意和他唱对台戏,可谓厄运频频了。此刻,老君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倒在方建成的大腿上,哼哼着,时不时落下几滴悔恨交加的眼泪(开枪的是自己的徒孙,老君能不悔恨交加吗)。

方建成看着老君血流如注的大腿,手忙脚乱,不知往哪儿包扎才好。假如这个疯老头一命呜呼了,我今后可能再也当不成警察了。他那么想时,竟也流下了“慈悲”的热泪(老君流泪是心痛、伤痛,不想开枪打伤老君的方建成也跟着流泪。两人都流泪,却各有其心事,写得好)。

一时失手成千古恨,为了弥补失误,方建成决定亲自驾驶面包车,尽快护送老君去卫生站。若是抢救及时,这疯老头应该没啥大碍。要是他失血过多的话,性命可就攸关了。思绪烦乱的方建成推开僵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的同事,架起老爷车,飞也似地穿过前方一片又一片泥泞小道(以景写情,对应方建成焦急万分的心情。“这一片又一片”写得好,尤其一“又”字把人物心理之重重焦虑写透了。联想当下不少网络小说,走浮靡之歧路,一大堆景色描写,美轮美奂,却不知何用)。

他一边开车,一边望着路边摇尾乞怜的芦苇,心如刀割。只听“啪”地一声,轮胎爆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透顶。

方建成迅速跳下车,打开车子后备箱,拿了一只备用轮胎和一根粗铁棍,准备把爆掉的轮胎先从泥潭里撬出来,再换上新的。

当下,乌云密布的天空现出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一道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划破长空,一下子照亮了神州大地。奇呀!扫帚星不在天上好好待着,也赶来凡间凑热闹了。

“小梁,快下来推车,听我口号,我们一起用力!”方建成喊道,大汗淋漓(每逢关键时刻,结巴子梁爱虎就出场了,可谓戏中有戏)。

“成……成功……喽。”梁爱虎结结巴巴地说道。

“咱们赶路要紧,小梁快上车!再迟我担心疯老头就快撑不住了。”见车子启动,方建成手把方向盘,猛地踩下油门。老爷车继续向前开着,一路上晃晃悠悠,没办法谁叫光秃镇的公路尚未开挖呢。大伙说说:一个镇一年之内换十多次名字,规画地图的人都懒得标记的地方,哪会有人来投资建设。对一个穷乡僻壤的小镇来说,落后不要紧,怕就怕没有名称,怕就怕一年之内换十多次名称,因为没有响亮的名称,就意味着没有一条宽敞的公路,就意味着没有致富的希望。而对一个既没路又没名的地方来说,那是属于未知区域,没人会来管,也没人愿意来管(此言不假)。

飞速前进的面包车变成了救护车,没办法,如今经济不景气了,一车多用呗。为节约人力物力,过去拖拉机尚能当作救护车来使唤,更何况他们的警车呢?(各位看官可知《红楼梦》最善“忙中偷闲”。《乾坤镜》努力仿习。现实与荒诞完美结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加之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不愧荒诞现实主义之拙作中的力作。)

“倒…倒…倒了?”梁爱虎使劲吐字,吐了半天,只吐出两字。

“谁倒了?真他妈祸不单行……”方建成怒骂起来,一个有为青年也开始说脏话了,没办法形势所逼嘛(此处,诚然为说脏话的人辩解。骂人是不对,但要看骂的对象。善骂之人,不一定是坏人,但从不骂人、看似温文尔雅、成天嬉皮笑脸的却未必是真好人,因为这些人大多笑里藏刀、心怀鬼胎)。

“哎哟,老娘俺活不成喽!”倒地者乃大名鼎鼎的张大妈(她一出场,可有戏看了)。只见她躺在泥泞小路边,大声吆喝,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张大妈何许人也?本镇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白点就是养猪场的那个“大母鸡”。上一回,王所长便栽在她手上,现在可好,又遇上了这个扫把星(上文提到,张大妈冤枉老君偷猪。王所长找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此处再一提及,乃前后承接之笔,其作用是,使得情节脉络清晰)。恐怕老君命不久矣,要怪只能怪他仙命如纸薄喽。

“那个疯老头血流不止,要是撑不住死了咋办?”方建成纠结道。

“喂!你们别愣在车上,快下来扶俺起来,俺要上卫生站急救,俺快不行了!”张大妈拉大嗓门,嗷嗷直叫(这泼妇被“撞倒”了,还如此嚣张跋扈。一个恶婆娘的形象跃然纸上、活灵活现)。

无奈,方建成跳下车,扶她起来,且小心翼翼地推她上车。一上车,方建成指了指在他身旁的老君,说道:“大妈……不是,小姐(上文提到:张大妈说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叫方警官不要称呼他大娘。所以,这一次,方警官称呼她为小姐。可见方警官这人挺识趣的),委屈您坐在这儿。”

“谁要和那死鬼坐在一起啦,俺看他那个恶心样,俺就想吐。”张大妈捂着嘴,显然是受不了血腥气。

“张小姐!请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卫生站了。张小姐,您还疼不?”一路上,方建成安慰道。听她说话的声音口气,瞧她的一举一动,哪里像是被车撞着的。如今这年头啊!好人吃亏,没事装腔作势、骗人钱财、存心不良者比比皆是了,可从没听说过敢打警察主意的。新鲜事年年有,见怪不怪喽(见文生意、借事发论,别出心裁)。

“疼——当然疼啦,你看看,俺的膝盖都肿成大包喽。”张大妈呻吟着,装模作样起来绝不含糊,绝不亚于一位资深老到的表演家(上海话有“敲竹杠”一词,用在此处形容张大妈的行为最恰当不过)。

相反,老君要比她乖顺多了。他的大腿一直抽蓄着,鲜血从膝盖处缓缓流出,流满了后车座,却能一声不吭。咋的?当然是快死了呗,只有将死之人,才能挨了枪子还一声不吭的。

然而,神仙就是神仙,老君不知怎地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反飘然而升。他骑着青牛,腾云驾雾,翱翔天际,自由自在。不料,中途杀出个“程咬金”,忽悠了他一番,结果他再一次被天兵踢下凡间……(以梦境引出下文,自然托出一人,似幻似真,梦中有境,幻中有真。此乃玄幻小说之最高境界,可惜作者歪用了来,贻笑大方。)

“老君,玉帝有请!”他转身一看,来者不就是前些日子失踪的太乙真人吗?他怎么身穿道袍,手持拂尘?不对呀!他应该是一身西装革履,手拿笔记本才对嘛,想来真是怪哉(早年香港恐怖片,阴间官差诸如牛头马面大多一身西装革履,有模有样。经考评,天上的神仙换成西装革履,正是出于此)。

玉帝不是要我下凡寻仙吗?怎么又叫我回去了呢?到这节骨眼上,老君不得不跟在太乙真人后头,随他一起架云来到天宫,面见玉帝(不敢不去)。

不料刚走进大殿门口,他就被两个高如大山的天兵架起,带到了西天门,意欲推他下凡。

“本尊何罪之有,尔等如此无礼。”老君大声喝道。

“你贵为三清,不普度众生,恣意妄为,在凡间大开杀戒(上文提到,老君在监牢里,一气之下,打死了强奸犯。而此处通过梦境写老君的心虚,实乃借神讽今之贪官污吏,谋财害命之后,烧香拜佛以求庇佑之怪现象)。现我等奉玉帝之命,赶你下凡!”西天门守将喊道,接着众天兵踢他下界(第一章老君被天兵推下凡间,这一次天兵踢他下界。两相对照,有趣之极)。现我等奉玉帝之命,赶你下凡!”西天门守将喊道,接着众天兵踢他下界。

“不!你们无权这样做,我要面见玉帝!”老君睁眼一震,差点吓晕过去,周遭白茫茫一片,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清。若隐若现中,一个手持针筒的俏姑娘走来(刻画人物形象,“避繁就简”,是网络作者惯用的手法。这是与现代人的审美能力息息相关的。在工业发达的今天,人类的劳动更为复杂,工作更为紧张,生活更趋单调。这样一来,人们在审美观念上必然发生不小的改变。现代人追寻的是简单平实,崇尚的是简约之美。这也是老君眼中的何仙姑。通过老君之眼,写何仙姑之俏丽,实比作者通过“借代”法,即借用某某明星的样貌写来,要高明得多了),柔声说道:“老爷子,乖……该打针了。”

“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手臂痛啊!”老君如梦初醒,大声嚷嚷(小孩子怕打针,再正常不过,不想身为神仙的老君也怕打针,看似俗笔,却在此衬托出老君童心未泯,为下文老君变顽童做好铺垫)。

更多书评点击链接  

评《乾坤镜》第1

评《乾坤镜》第2

评《乾坤镜》第3

评《乾坤镜》第4

评《乾坤镜》第5

评《乾坤镜》第6

评《乾坤镜》第7

评《乾坤镜》第8

评《乾坤镜》第9

评《乾坤镜》第10

评《乾坤镜》第11

评《乾坤镜》第12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