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乾坤镜》第7话(原创)  

2013-04-15 07:04:59|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新人报到

太遥县人口不多,环境特好,有山有水,家家有田有地,人人丰衣足食。要说功劳,也非县长大人莫属了。太遥县走出文盲,走出贫困,家家户户年收入从过去的三千元突破至今日的万元大关,也是多亏了他卖土地、砍树林的良策(此处用反语,鞭策当今官员,切不可以百姓干实事作借口而为自己谋私利)。不过,近来不知怎地县里一下子来了许多外人。据乡民打探,那些人在距离太遥县十里外的一座荒山上勘查,至于勘查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乡民们当然不会知道了,县长大人也不会让他们知道)。

乡亲们觉得奇怪之极,有些胆大的跑去那儿凑凑热闹,不想被人家轰了出来;有些干脆找田县长问话,却被“公干”(此处“公干”指的是替公家办事、却不替百姓谋利的那些人)拦住了去路。大伙纳闷,为啥一向无人问津的大荒山,怎么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什么专家了,挖掘队了,一大批精英没日没夜地耗在那里寻什么宝,还有外国人参与其中,这一定有古怪(何止古怪!事出蹊跷,其中定有隐情)。

田县长为了堵住风口,摆平事端。他老人家特地在本县找了一处空旷场地,差人布置,搭了一座临时讲台,拉了一道五米长的横幅。横幅上写着七个大字:“太遥县紧急会议”,时间就安排在今天下午一点整(县长大人心虚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传单一经发出,乡民大多提前赶到开会现场,人人议论纷纷(果然有鬼)。

咋的?县里刚死了两个人呗,你不知道吗?谁呀?田县长的会计呗。你说的可是赵叔?是呀,听说他的死和那座荒山有关。甭提,小心惹祸上身。有那么严重?当然咯!田县长就是为了这事召集咱们来开会的,他担心消息越传越离谱,怕传到了上面,吃不了兜着走  (台下议论成风,紧张气氛不言而喻。扣人心弦的对话,让读者感觉出马上就要出大事了)。

“乡亲们,大家好!今天麻烦各位抽空前来开会。我有一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最近县里出了一点意外,某些人造谣生事,惟恐人心惶惶。我特此安排时间,向大家说明一些情况……总之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请大家不必放在心上。我们县最近和外国友人合作,一同勘探矿山,且告一段落,至今未发现有什么矿脉。这次行动,我也早向上级领导汇报过了,经他们授权,我方允许那些外国友人勘探太遥县的大荒山。本来那座荒山是由咱们开发的,只是咱们的技术条件还相当落后。可是呢,就有那么些不明是非的人,无故生事,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说什么勾结外鬼?所以,今天我站出来,代表太遥县人民政府向大家说明情况。我说完了,谢谢大家!”(这段台词是县长大人早就请人策划好的。读来真实可见,仿佛读者置身台下,聆听县长大人的演讲。细细品味,意味深长。)

台下,一片掌声响起,也不知是谁先拍的掌,接着大伙讨论声乱成一片(这笔不可少,官员上台演讲,讲完了,不论好坏,台下的人哪敢不拍掌的。就是这种奉承的不良风气,让官员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渐渐地脱离群众。当今官员应该引以为戒)。

“他怎么没提赵会计那件案子呢?赵会计怎么了?据说啊,他去荒山的时候,被山上落下的石头砸碎了脑袋。没过多久,他的妻子也跟着上吊自杀了。他的儿子更惨了,被关进了精神病康复中心(可谓悬念迭出)。哎!好端端的一家三口就那样完了,也真够倒霉的[叹气声]。是呀!现在,田县长对上头隐瞒了这桩案子,实在是纸包不住火了,才抖搂了出来。你咋知道的?俺是听王所长说的呗。嘘!小声点,咱不能乱传话,惹了事端,冤枉了田县长,可大不好了。要不是近来咱们县评上文明县,他老人家能操这杆子事吗?他是为了大伙,才掩埋真相的。要不是他领导太遥县,咱们今天能有好日子过吗?说的也是。”(可见乡民麻木,不知贪官底细,善恶不分。)

精神病康复中心,老君正和他的徒弟商量如何逃出“看护所”的时候,一个约莫20来岁、衣衫褴褛的小伙子,被一伙人推了进来。李铁拐走近一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被谁撕得乱七八糟。再往后一瞧,他的背部挨过几十道鞭子,一条条深红的血印露出衣外。不知是谁下此毒手,要置他于死地(笔锋一转,又回到了主线上,如电影转换镜头穿插拍摄。本章多交叉描写,情节紧张、扣人心弦、张弛有度)。

李铁拐见他躺在地上呻吟,瞧在眼中,痛在心头,一时激动,眼泪竟不自觉地淌落下来:“好徒儿,你受苦咯!”

“你说什么?”老君惊问道。

“回师傅的话,他是您的徒孙——韩湘子,您老认不出来了吗?”李铁拐哭说道。

“哦!瞧他那样儿,鼻青脸肿,像个馒头似的,能认出来才怪呢。”老君看着韩湘子三分像人七分像鬼,也觉得蛮痛心的。“哇哇!我可怜的徒孙啊!是谁他妈的长了熊心豹子胆,敢痛打我的乖徒孙,是不是活腻味了?”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时候,假吕洞宾爬过来,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上文已经交代过,同老君、李铁拐关在一起的那个疯子,称自己为吕洞宾,乃是真疯。此人出场,决不是为了凑字数,也不是为了添笑料,而是借疯子之口吻,怒斥当今社会的一些丑陋现象)。

“看来,只好试试我的点穴按摩大法了。”老君指着昏迷中的韩湘子,一边流泪哭说,一边下指点穴:“小子,看你的造化咯。”倾刻,一股暖流涌上韩湘子全身上下。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人在呼唤:“韩湘子,我乃老君,有何冤屈,尽管道来!”

“师祖,徒孙私下凡间,本想助师傅吕洞宾一臂之力,不料就此落入凡尘一女胎中,而后变成凡人,无法再回天界,请师祖恕罪。”韩湘子手持玉笛,愧说道(通过梦境来写实,让人真假难辨)。

“哎……念你救兄心切,为师自会禀明玉帝,从轻发落。”梦中,老君腾云驾雾,手持拂尘而去。

“师祖……师祖。”韩湘子猛地醒来,睁开双眼,扫视四周。

“你小子总算醒来了……还记得师傅我吗?”李铁拐扔下拐杖,激动不已。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韩湘子站起来,双膝跪地,磕了个响头(这是古代师徒之礼,也是封建礼教余毒之所在)。

“好、好!你还记得凡间的事吗?你为何遭人毒打?”李铁拐急道。

“回师傅的话,事情是这样的……我得知师兄的下落,知他在济南城一带,遂决定下凡找他,没想到自己会投胎转世,重新做人。我无意中来到太遥县,随生父赵某,生母李某相依为命。然世间多磨难,我生父赵某一次去荒山调查的途中死于非命。他原想揭发田县长走私国家一级文物,不幸惨遭奸人毒手,活活被乱石砸死。我生母得知此事,本想告官上访,不料对方先下手为强,把她老人家活活勒死,其情状惨不忍睹。他们所作所为,天理难容。”  (果真天理难容吗?好人活不久,坏人活千年。为什么?就是因为太多的好人纵容了那些坏人,让他们为所欲为。)

韩湘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幸老天有眼,我安然回家,却见家里乱成一片,又见母亲悬梁自缢。我倒在地上痛哭了一阵,无意中瞥到书桌旁的抽屉敞开着,于是我走过去翻了一翻,陡然摸到父亲生前留下的账本,里面最后一页记载道:贪官田县长贩卖文物……在大荒山古墓中挖掘前人留下的宝物,并转卖给外国商贩。最后几页有撕过的痕迹,我想定是有人匆忙之中撕了去。幸亏我及早发现,否则真相永将埋没。天意、真是天意啊!”韩湘子长叹道(“真相”如果没有人去发掘,就不会有今天的幸福)。

“我放下母亲的尸体,疼不欲生,正转身离开之际,奸人冲了进来,将我五花大绑。因为他们看到我手中的帐本,怕我泄露出去,意欲杀我灭口。碰巧几位乡邻经过,问道所谓何事,我才幸免于难。他们找借口说我因母上吊自杀,一时想不开而发了疯,遂把我带到此地。”

“原来如此,事情到了这步田地,我不插手也不行了。等你伤口痊愈了,我们想个办法逃将出去,为你申冤雪耻。”老君挖挖鼻孔(这是老君的可爱之处),思量一番。

天界凌霄宝殿,“啪嗒”一声响,门匾掉落下来。“报陛下,不好了……天宫的门匾掉下来了。”守在门外的天兵慌慌张张地跑进殿来(笔锋陡然一转,又到了天界,真让人目不暇接。于紧要处打断情节,是为了缓解一下气氛,做到张弛有度。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乾坤镜》既然是针砭时弊的小说,必然不会只局限于神仙下凡、普渡世人之荒诞无稽的情节上,而是有的放矢,借神之荒诞喻今之丑恶)。

“报维修部不就行了,找朕干嘛?怎么又是个新来的,连这点都不知道。哎!老君啊,你走了之后,天界乱得一塌糊涂。”玉帝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

天宫的另一边:一个白白胖胖的老头躺在云雾山峰打着呼噜,好不惬意。嘀铃铃,寻呼机响了:玉帝有旨,叫你去修门匾。

“知道了,知道了!”他边打呼噜、边说话。瞧他睡着了还能说话,不愧是神仙。

没多久,门匾便装上了。他手一挥就安上去了,办事效率超高,要不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可惜安上去没多久,又掉了下来。此时正值天兵换岗,一个新兵看到门匾掉了下来,慌忙跑到玉帝座前大喊:“不……不好了,报……陛……”,连说了五六遍“陛”字,就是这个“下”字吐不出来。这回碰到个结巴子,玉帝听得头痛之极,连忙挥手说道:“你不用报了,说吧,出什么事了?”

“门”……嗤嗤声,“门”……又是一阵嗤嗤声。“哎!我怎么养了一帮废物,再不行,我要换人了。这人事部是怎么干的,怎么竟招这种人上天,想想呢,也不能全怪他们。现今人才凋零,上来的不是白吃就是疯子,再这样下去,我也不想做了,干脆和诸仙家一同下凡厮混算了,总比整天和一帮疯子、傻子打交道强吧。”

良久,那个结巴子(可笑!凡间有结巴子梁爱虎,不想天界也有)总算吐出了一个“扁”字。玉帝一听火冒三丈,怎么又是门匾,不是刚修好吗?怎么又掉下来了?这质量也未免太差了。“托塔天王,你过来一趟。怎么搞地?你给我好好查查是谁进的货?”

“报陛下,是物业部进的货,要我把他们喊过来问话吗?”托塔天王也真够倒霉的,一人监管两份差事,为啥?要不是老君下凡,这档子事还轮不着他操心呢。如今没办法,施内政的走了,他没用武之地了。俗话说得好:攘外必先安其内。

“快去快回!”玉帝手一挥说道。

一溜烟功夫,托塔天王拽着一个骨瘦如材的神仙,走来说道:“陛下,我把他带来了。”

“天宫的门匾是你进的货吗?”玉帝意味深长地问道。

“不是啊!是、是小神进的货。”那个骨瘦如材的神仙低头答道。他不敢说出这批货是财务部进的,因为财务部的总管和娘娘有深厚的交情(原来如此,天界也要讲究人际关系,难怪凡间更是如此了。这让我想起了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其不在“志异”,而是志“妖魔鬼怪”,即贪官污吏,现出官吏之原形,即本来面目,以警醒世人)。

“混帐东西……你当朕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你专门进一些垃圾,别以为朕查不出来。平时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呢?不但不知悔改,且变本加厉,越贪越多,你连朕的大殿都敢贪,成何体统!”(不免引人大笑,笑尽天下贪官。)

“请陛下息怒,小神只不过是为天界节省开支,进口了一些廉价物品,我保证没有贪呀?”(写的好!贪官苟延残喘之形象暴露无遗,且可笑之极!)

玉帝听了他的狡辩,实在憋不住火,一气之下把他踹落凡间,骂道:“呸!你以为朕的监控设备是白装的呀,你偷偷摸摸干的那些奸事,朕都看得一清二楚,容不得你狡辩。要不是看在你是王母娘娘介绍来的(由此可见,神仙关系网之复杂,同凡间之人脉关系有的一比),朕早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了。”

可怜凡间又多了一个贪官……(以一句戏语作结,于真假中,讥尽天下贪官。)

更多书评点击链接  

评《乾坤镜》第1

评《乾坤镜》第2

评《乾坤镜》第3

评《乾坤镜》第4

评《乾坤镜》第5

评《乾坤镜》第6

评《乾坤镜》第7

评《乾坤镜》第8

评《乾坤镜》第9

评《乾坤镜》第10

评《乾坤镜》第11

评《乾坤镜》第12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