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乾坤镜》第2话(原创)  

2013-03-29 12:59:3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遭人陷害

一路上,八个见义勇为的年轻汉子押着老君来到光秃镇派出所。该所两层楼高、平顶、无阳台。楼上有几所监狱,近来生意兴隆,人满为患(此处反语用得极好!连监狱也“生意兴隆”,世风日下,可想而知)。

一进门,老君便撞上了蓝采和(一“撞”字用得好!隐现老君出乎意料之神情)。他私下凡间有些时日,不知何故(这“不知何故四字用得恰到好处),老君一眼就认出了他。可恨四双粗手架着他,不好动弹。他使劲挣扎,生怕自己使不出力,误了大事。可无论他使多大的气力,八大金刚,牢不可破(通过动作描写,把老君又急又躁的神态表现得活灵活现)。老君无奈,只得大喊大叫:“好你个徒孙,今天算是让我逮着了。蓝采和呀蓝采和,别以为你藏起了快板,我就认不出你来了。”他对着一个中等身材的小白脸使出灯笼眼(“灯笼眼”三字用得绝妙)。

这个小白脸就是村里赫赫有名的方建成警官。据村里人说,他的父亲过去也是个警察,他有今天的地位多半是他父亲争取来的(这一笔至关重要,交待人物背景,同时埋下伏笔。现今有些网络小说,吞吐了半天,人物交待不清,读者看了,分不清张三李四,实乃不可取)。

“这位老大爷犯了什么法,要你们那么多人押着他?”方建成走上前,端详老君:这个老头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看起来不像是坏人(通过蓝采和的视角来看老君,此处学《红楼梦》神描之法。《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善写人物,常转换视角,用笔出人意料,后人难以赶超)。

“阿方,坏人的脸上是不会写字的(语俗,但用在此处颇妙)。这老头好面善啊!”一个头戴大盖帽的老警官,盘问起嫌犯来眉飞色舞(这眉飞色舞用得似乎有些夸张,其实不然,用在此处,颇具讽意)。

“是啊!是啊!坏人的脸上不长字。最近俺的养猪场少了好几只大胖猪呢。俺看和这个老头脱不了干系。警察大哥,您一定要替俺作主呀!”那个长得似母鸡的中年女子拿出帕纸,哭哭啼啼,哼了好些鼻涕。她可是县里出了名的张大妈,毫不夸张地说,她嗓音如雷,妖魔鬼怪无不汗颜(又一夸张写法,但夸张中亦见真实)。

“大娘,您亲眼见着了?”方建成以职业的眼光(所谓职业眼光,就是以警察特有的眼光),细细打量起张大妈。

“你奶奶的(这分明就是泼妇之语)不要叫俺大娘,俺还没那么老呢。不瞒你说,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哩(笑死人了)。”张大妈指着方建成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可见此泼妇蛮不讲理)。说完了,她收回帕纸,羞答答地看着那个眉飞色舞的老警官。那个老警官一吓,连退到墙角,不敢正眼直视(可谓神来之笔。通过他人视角来写人物,有一个好处,就是能令读者身临其境)。

“对……对不起,大娘。不是,小姐。”方建成见了她那张大饼芝麻脸(可笑!形容得好),说话吞吞吐吐,也不知所措。

“怎么?一句对不起就好了。你一口大娘,一口小姐,老娘是不是隔着你了啊!”张大妈兴师问罪,步步紧逼,方建成退无可退,不巧撞上了另一位同事。他们一齐退到所长的办公室,显是难以招架(这“难以招架”四字用得极好,通过他俩的“难以招架”之神态,又引出一人物——王所长,可谓神出鬼没之笔)。

“好了,不要吵了!你不想想人家七老八十的,哪儿来的力气去偷你的猪,他一个人怎么拿得动呀?”熟睡中的王所长被张大妈的吵声惊醒(一“惊”字用得极好),从沙发上一咕噜爬起来,打着哈气,愤愤不平地说道。

他这一说倒把张大妈惹火了。只听雷声大震,她摆出母鸡追赶小鸡的架势,叽里呱啦个没完:什么你们这些吃干饭的家伙,拿了人民的血汗钱,却坐着不管事。你们白天睡觉,晚上出去活动,无法无天;什么你们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吃喝嫖赌用公家的钱,把百姓的死活根本不当回事;什么你们用纳税人的钱“烧香拜佛”,装饰自己的肚子不算,还要传宗接代;什么你们一无是处,危急时刻只会任贼人宰割(此段愤慨之笔,妙不可言,无一句不是真性情,足以让当今贪官污吏汗颜)。

还有一些更难听的(估计是骂人的话了,在此省去,不失大雅),气得王所长暴跳起来,但是他没有办法,只得挨骂。瞧瞧他“腐败”的肚皮,他能怎么的?还是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拉倒罢。不过,话得说回来,他身为派出所所长,好歹是个芝麻绿豆官(讥刺之语),怎能任由这个恶婆娘出口羞辱。他憋了一肚子火,说话声大,身子骨挺得比一品大元还要硬朗(一个小官竟能如此狂妄,那大官气焰嚣张更不必说了)。

“我……我头上的大盖帽是代表国家和人民的(代表国家和人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讥刺得好)。你可以瞧不起我,但是你绝对不能瞧不起国家和人民(发人深省)。你发财了,开了养猪场,那是国家和人民赐予你的。没有国家,没有人民,你什么都不是(此话竟由官员说出,不知身为官员的他不也是一样吗?他戴了顶帽子,就了不得了,殊不知他的收入从何而来?不就是老百姓给的吗?可惜,那些嚣张跋扈的官员不以为然,到了身陷囹圄的那一天,还怨天尤人)。当心你再闹下去,我告你妨碍公务,把你拘留了(古时,民告官死;今时稍有进步,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也)。让你开不成养猪场,看你还敢凶,看你还敢指我的帽子!”

说的人心里痛快,可听的人就没那么爽了。张大妈怒红了脸,摆出母鸡啄米的架子,撑起腰板,理直气壮地说道:“好……好你个白眼狼,吃香喝辣的了,一翻脸就不认人了(他敢这样对所长大人说话,一定有把柄握在手心,看下去便知)。老娘我今天怒上火了,就要跟你斗到底。你敢抓老娘的小辫子,小心老娘到乡长那儿翻你的老底。要是乡长保你,老娘就去市府上访。哼!你看看自己十月怀胎的大肚子,还敢说自己是个清官吗?上次俺给你的那头猪呢,上哪儿去了?它不就在你的肚子里吗(果然!这头猪可不是好拿的)?”

这一说着实把王所长吓出一身冷汗。她送我的那头猪,我又转交给了乡长,万一她来真的,我恐怕吃不了兜着走。算了,息事宁人罢了(“息事宁人”是对的,古代的官员尚且得看商人的脸面行事,何况当今社会呢?正所谓官商勾结也,此话一点不假)。想到这里,王所长脑袋一晃,来了个360度大转弯。他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委婉地说道:“您放心,这案子就包在我身上。老百姓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作为人民的公仆,我们理应为人民服务。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张小姐您一个满意的交待。”说完,他亲自送张大妈出派出所,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方松了一口气(真真是老奸巨猾,多看他几眼都令人作呕)。可是一股恶气还窝在心里头,他实在是咽不下去,该把它抛给谁呢,谁又能领受得了呢?当然非老君莫属了。

“你们把他给我铐起来,对上头也好有个交待。即使这案子不是他干的,把他当作替死鬼也好。谁叫他倒霉呢,什么地方不好钻,偏偏往人家猪圈里头钻(找替罪羊、严刑逼供、从古至今皆有,见怪不怪)。”

一接到命令,方建成踟蹰了。虽然他不认识这个老头,但觉有种亲切之感。他哆嗦着拿起手铐,思想斗争激烈。他是否要铐这个无辜的老人。作为一名执法者,决不能包藏私心。“如果我听王所长的话,想来会良心不安;不听,势必将自毁前程。我该怎么办(犹豫不决,可见方建成的性格之优柔寡断)?”

“好了!不用麻烦了。今天老子心情好,让你们这些凡人长长见识。老虎不发威,你们当我是病猫啊!”老君说着,仅一眨眼功夫,众警皆被他的乾坤无极指点中,瘫倒在地,动弹不得。老君伸出食指和中指,二指并列、犹如双剑齐发,二指点在各民警四肢关节处。起先他们倍感麻木,而后一阵触心的酸痛。

说到乾坤无极指,乃是老君闲来无事在天界哄玉帝开心的雕虫小技,没事点点鸡鸭什么的。不想日久天长竟练成了一门绝活,且一点即中,一次使全了还可麻痹对方各神经脉络,轻者无法动弹,重者昏迷不醒(如上两段戏言,看似无关紧要,却与后文情节有相连之处。注:老君的所谓盖世神功,仅供消遣之用,读者切不可认真模仿)。

“蓝采和,你这个不孝徒孙,还不跟我回天界去!”老君一把扯住方建成的衣袖,大声说道(老君这一“急”和下文的方警官这一“惊”写得恰如其分,如跃然纸上一般)。

方建成大惊,心想:这老头身手快如闪电,一招就制服了我们六个壮汉,且招式变化之妙,更是无与伦比。难道世上果真有“六脉神剑”这等奇功?奇怪,他为什么口口声声叫我蓝采和,难道他一时糊涂,错把我当成了他的徒弟?不行,我得解释清楚,否则他一气之下,再使出一招“九阴玄指”,恐怕我小命难保了。不了!我还是将错就错,认他做师傅吧。要是我学成了“六脉神剑”,要啥有啥,这辈子不当警察也值了……

(这两段心理描写,可有可无,纯粹是作者为了凑字数而胡乱添加上去的,图的是早日上架,可怜大编毫无怜悯之心。)

“小子,你在胡思乱想什么?还不快走!”老君看着傻愣愣的方建成,心里很不是滋味。唉……可怜的娃呀!他在天界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一落凡尘,就变成个大“傻冒”了。现在,他沉默寡言和木桩没啥分别,如果再呆下去,日后非但回不了天界,连阴曹地府也不收留(只当笑话看了)。

然而,方建成却不这样想,他认为跟着老君混,前途一片暗淡。万一相处时间久了,变得同他一样疯癫,日后再背个疯子的头衔,就大大的不妙了。不如趁他不备,一举拿下,不怕他不把真功夫传给自己。不行!我这是趁人之危,非君子所为。算了,还是放弃学武为好,老老实实做警察也不错。其实,我在警校里学的那些擒拿格斗足以应付一般的小混混了,至于他那种高深莫测的武功,不学也罢(一本优秀的网络小说,不可能没有心理描写,因为心理描写可以突出人物的形象,可是一旦写多了,只会拖累读者的阅读欣赏。网络读者欣赏网络小说可没什么耐性,网络作者在写网络小说时,应该多多“避繁就简”,尽量“化繁为简”,做到不失文学性的同时,还要做到简约之美)。

“你小子,还赖在这儿做什么?快跟我走啊!”老君急了,一把揪住方建成的手臂。不等老君反应过来,一只手铐猛地套在了他的手上,他越是挣扎手铐变得越紧。

“阿方,干得漂亮!快把那个疯老头关进监狱去。”王所长挺起肚子,捧腹大笑。

无奈,老君只得束手就擒。稍后,他被两个警察押进铁门,只听“砰”一声,铁门关上了(有好戏看了)。

监狱里头坐拥着一堆人。由于附近灯光昏暗,老君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得摸索过去。

他随便找了个空地坐下,闭眼思“过”。想不到老仙我也会在凡人的手上栽跟头,没法子,只能耐心等待奇迹出现了(思现在的小说,不是原样照抄,就是胡思乱写,于情于理,无一样通)。

不出片刻,几个犯人移坐过来,借着铁门外微弱的灯光。一脸狐疑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囚犯。其中一位小个子按捺不住,轻声问道:“嗨!老头,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是牢里的行话)?”

“我是被押进来的(好笑)。”

“这不废话吗?我问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进来?”

“有人说我偷猪,唉……我偷那东西做什么,又不能吃!”(老君倒是实话实说,神仙是不吃东西,只闻香火的。)

“老头,你偷了没有?”

“当然没有。”

“那……你是被人家冤枉的。不!我看你是被人家陷害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被人家陷害的。”小个子凑近老君,轻声耳语(古今一样,做牢的都喊自己冤枉,而真正冤枉的却没机会说了)。

“我是被人家冤枉的,有人举报说我强奸未遂,所以,警察把我绑到这儿来了。”这时,一位大个子凑过来大声说话,也不怕警卫听到。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老君捋了捋胡须,疑惑不解地看着大小个子。

“是啊,我们说的千真万确。我还可以对天发誓,绝无半点虚言。没错,我们和你一样是被人家冤枉的。”众犯抢着说话,几乎异口同声……(引人大笑)

“这……这是什么世道啊!可怜的孩子们。来!快将你们遭难的事一个个说给我听。等我出去,一定替你们讨回公道。对了!那个叫强奸犯的,从你开始说吧。”(这些对话,纯属无稽之谈,读者切不可为真,作者切不可抄袭,切忌切忌!)

“好!不过我不叫强奸犯,我名叫小强(好名足以让人笑掉大牙)。我是被他们冤枉的,强奸是他们强加给我的罪名。”

“我知道了,你快说下去。”

“嗯!大概在一个月前,我们村卫生站来了一个漂亮美眉,长得清秀可人,窈窕娇柔。总之呢,让人一看就爽那个来着。当时我一激动,也可以说是激情爆发(药家鑫一案给不少作者带来了创作“激情”的灵感)。你知道我这人一激动啊,那个浑身上下就犯痒来着。那个时候啊!我实在是憋不住了,一不小心,也可以说是情不自禁地摸了一下她的胸部。不巧被张大妈这三八看到了,她硬把我说成是强奸犯。我只是摸摸那个漂亮美眉的小咪咪而已,也不至于坐牢吧。”(哈哈!这几句话虽有些俗,放在这里,却显得极为好笑。原本在下还想写得再粗俗一点,但考虑到如此一来,难登大雅之堂,又担心被编辑大人屏蔽,遂不得不来点雅句。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犯人说话决不会那么“雅”的,早就开口闭口“他妈的”了。想想施耐庵的《水浒传》,写妓女如妓女,写贼子如贼子,细腻逼真,不像现在的长篇小说,虽号称千百人物,却神态如一,对话如一,甚至上下颠倒,就算资深读者也辨识不出某某是某某也。)

“你、你小子,这个还不算强奸!那你想怎样,等把人家扒光了不成?”老君立马给了他一巴掌,疼得他吆喝了老半天。

他捂着脸,哭喊道:“你打我,你不是我老爸,你凭什么打我?我老爸说了,戴套的不算强奸(“戴套的不算强奸”,这是哪个警察说的?在下确实忘记了,诸位读者可否提醒一下)。何况当时我还穿着内裤呢,大家给我评评理,这个算不算强奸?”

“强你个屁,老子今天不把你的牙打掉了,妄为神仙!”老君怒喝一声,“啪嗒”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得强奸犯连喘息声也没了(如今的世道,警察暴力执法,尚且情有可原,不想城管也是这样,如今连神仙也玩暴力执法了,哀哉!哀哉)。

“还有谁是冤枉的?快说!”老君有点不耐烦了,他本想做些大事,回去好对玉帝有个交代,可是这里的人却让他大失所望。

“还有我……只捅了我大哥一刀,他就挂了,谁叫他命短来着。再说了,那刀太过锋利,怨不得我,他的死应该与我无关,所以我是最最冤枉的。明天警察就要押我去受审了,他们要控告我故意杀人,我没故意呀?我是激情杀人。当时,我为了分房子的事和我大哥争吵起来,不想一冲动,失手把大哥捅了。”

“你……你气死我也。一时冲动就把你哥宰了,如果生起气来岂不是要把整条村子的人全杀光了不成?”老君突地站起来,一掌劈向杀人犯的天灵盖,顿时脑浆四溢似泉涌,只一会儿,杀人犯的脑袋便歪斜下来,往外直喷的泉水染满了整座监狱(有人把暴力称之为美学,于是我把“鲜血”二字换成了“泉水”,好把这种暴力美学发扬光大)。

一时间监牢大乱,余下的犯人都跑向铁门边狂喊救命。

“出什么事了,乱哄哄的,吵什么吵!”狱警走近铁门,探头往里一瞧,差点吓晕过去。一个70来岁的老头竟能把一个30来岁的壮汉当场击毙,没两三下绝好的功夫,根本不可能办到。

不知狱警如何处置老君,请看下回分解(古书上有“下回分解”的字样,现在的网络作者为了让自己的小说显得古色古香,也依葫芦画瓢。于是,在下忍不住也来个盲目跟风,分解下回)。 

更多书评点击链接  

评《乾坤镜》第1

评《乾坤镜》第2

评《乾坤镜》第3

评《乾坤镜》第4

评《乾坤镜》第5

评《乾坤镜》第6

评《乾坤镜》第7

评《乾坤镜》第8

评《乾坤镜》第9

评《乾坤镜》第10

评《乾坤镜》第11

评《乾坤镜》第12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