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幻灭的魂灵》第二十二章(选载)  

2013-12-17 19:35:38|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生前的我

第二十二章

不、不会的!穿越时空只是我的臆想,或者说只是我的遥想。过去的怎么可能再回来,即使相同的经历发生在同一人身上,那也是不太可能的。我——朱子铭当时头顶着晖晖烈日,来到这个荒芜之地,又冒着蒙蒙细雨,随着形形色色人等一起步入礼堂,瞻仰奶奶的遗容。

那时,他的目光向周遭缓缓移动,在众多的素不相识的面孔中搜索他所认识的那些人,带着焦灼、带着盲从、带着渴望、带着伤感、含着泪水,时不时心中呼唤着亲爱的母亲。妈妈,你在哪儿?他一次次哀声问道:你为什么不来参加奶奶的葬礼?

此刻,当朱子铭随大家围着遗体转圈的时候,他低下头去看清了躺在棺材里的那个人不是他本人,正是他已故的奶奶时,惊异得差点叫出声来:“我真的回到过去了,天哪!我该怎么办啊?”

当他说不出的激动,或者说是惊愕之时,上天故意不给他充分思考的时间。此刻,他一点也感觉不到自身是否真实存在了,也许是生前的记忆在作怪,让他分辨不清何谓真实的环境、何谓虚幻的意识。他试着理清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他努力去察看这里的每一处,似曾相识。看着看着,他的目光不自觉地转向了远处。

那是一个偏远地带,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在向他招手。忽然,一个老人的身影闪现在他的眼前。那是他熟悉的身影,他熟悉那个向他招手、向他微笑的动作,那是慈祥、和蔼、可亲的、已故的奶奶的身影,是奶奶在呼唤他:“时辰到了,朱子铭!你该和我一起回去了,离开这个不属于我们的世界。来!乖孙子,奶奶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在那里没有战争,没有痛苦,没有罪恶,没有亵渎,没有腐败,没有肮脏的交易,只有欢笑、只有幸福,只有无比的自由和快乐。奶奶在等着你,来吧!奶奶的心肝宝贝。”

朱子铭心动了,含着泪冲上前去,满心欢喜地投入了奶奶的怀抱。就在他感到无比温馨之际,时空又一次发生了逆转与错位,霎时,他回到了现实。在现实中,他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视觉听觉不知为什么像易干的酒精很快就蒸发了。他唯一可以与这个世界交流的工具也没了。他觉得自己被一种未知的力量制衡着拖进了无尽的黑洞。

此时此刻,他猛然想到一个谜,一个深入他心脾、无法解开的谜。不……别带我走,我不要回去!他发自内心的震荡促使他激发意识深处潜藏已久的神秘能量,使得他的身体不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能够驾驭空气,飘然升起。本来丧失了听觉,他不能感觉到任何的声响,但现在他能感觉到怒吼的狂风正扫过他的耳旁,自身像一发呼啸的炮弹无目标的乱穿。一个人在昏黑的银河中飞奔,在时间的洪流里勇往直前,像一颗划破长空的流星若隐若现。

朱子铭就是这样若隐若现地穿梭着,在无际的星空、无边的宇宙,从与世隔绝的状态中寻求自我的定位,从悲愤的境遇中脱离现实的阻隔与烦扰,在无相的世界中完成灵魂的洗涤和净化。由此,他做到了无知无觉,去掉了尘世的污俗与腐朽,去掉了物欲的横流与记忆的晦涩,一切即将归于平静。只有心平气和、坦然接受,才能唤醒自我的魂灵的纯洁。

因时因地,他极力摆脱了记忆的枷锁,摆脱了地心的桎梏,方学会驾驭自己的灵魂,驾驭无知无觉的大气,时而游弋,时而飞翔,时而奔腾,时而踏起云端,将大自然踩在脚底。如此,他来到了启蒙他的地方,来到了眷恋他的天堂。在一颗类似菩提的枯树下,他停滞不前,思考、再思考,未来变得扑朔迷离,他像一只迷失了方向的小燕子,扇动着疲惫的翅膀,绕着枯树梢,飞转了一圈又一圈。先前来自心灵的顿悟荡然无存,换来的是孤寂、无边的孤寂。其内心的孤独与凄凉像寒潮一般止不住,又像山洪爆发一般截不退。不!他必须跃跃一试,就算一切突地凝固,他也要拼命一试。这就注定了他孤独的命运——注定了他变成了冰,变成了气,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状态,也就是他现在这个样子。

痛苦、分化、决裂,不时敲击着他的灵魂,他只得默默忍受。此时他需要的是抚慰,需要的是关怀,需要的是交流。他不想永远被困、被凝固,却不幸与万物割舍。一切都混乱颠倒了,他的灵魂也要彻底完结了吗?为了不让自己从黑暗中分裂,他拼命飞奔。奔跑吧、向前奔跑吧!在生命燃尽之前,快速奔跑吧!但绝不像流星那样燃烧殆尽。他知道无法摆脱自我生命的极限,就无法冲出大自然的限制,小宇宙的终极。

可惜他做不到这一点,他无法超越现有的模式。这种金字塔方程的固定模式,几千年来束缚着人类的灵魂,使得人们无法顿悟。虽然,朱子铭做到了,他顿悟了一层、下一层、再下一层他无法参透。更高一级的生命形式还离他很遥远、很遥远,尽管他极力摆脱束缚,但还是受到了来自地心与自我的束缚,来自生命最初形态的束缚,来自上帝的束缚,或许回到生养他的地方,回到儿时的襁褓,他才不会被自我和天地所束缚。

过了一会,他开始觉得自己病得很重,病得无法跟人说话,病得就快要死去了,虽然他已经死过一回了。不知为什么这一次他真的认为自己将要再死一次,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不能与这个世界的人们交流,不能和他人沟通,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莫非他真是一个不合群的人?不会的!除非……除非我真的病了,我病得无法疗救,但我不能就此放弃,我须得去医院咨询精神学的专家。不!最好是研究灵魂学的专家,或许他们能回答我目前的处境。不!他们也不能回答,也许只有冥冥中的智者能帮助我,替我架起一道与外界沟通的桥梁,或者说开起一道封闭已久的连接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大门。只要能与这个世界的人互通信息,我——朱子铭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也在所不辞! 

本书链接地址:

www.rongshuxia.com/chapter/bookid-6047217-chapterid-10081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