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幻灭的魂灵》第二十一章(选载)  

2013-12-14 15:36:34|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部分:生前的我

第二十一章

之前日轮高悬,万里无云,一会儿功夫,风起云涌,天昏地暗,阴雨绵绵。此情此景,让朱子铭觉得尤似曾相识,从面包车所行的路线来看,途径的每一处恰是过去所见过的那一刻,而且印象是那么的深,深得令他毛骨悚然。即便只来过一次,那也能记得一清二楚,哪怕是停车的位置都能记忆犹新。

在一棵老槐树下,一群蝼蚁围着一小块面包碎屑争相搬动。它们抢着干活的那份热忱打动了朱子铭沉重的心。他弯下腰来全神贯注地看着地上来回移动的蝼蚁,忙碌不息,有条不紊地工作着,彼此间互不埋怨工作量的多少,团结一致完成共同的目标。正是它们坚定的信念,真挚的友谊,使它们躲过万难,得以生存至今。在暴雨来临之前,将剩下的食物一一搬回巢穴,供大伙分享食用。正是这种美德的存在,再弱小的动物也不会被大自然淘汰。

由此,他的心中产生了愧疚,生前不该无故剥夺它们弱小的生命,无情地把它们玩弄于鼓掌。死后,他的魂灵看着它们彼此团结在一起,没有勾心斗角,只有生死与共,不由得感叹它们的伟大!比起它们的伟大,我们则是多么的渺小啊!再反观自我,活着时不曾做过什么,死去了却怨声载道,同小人无异。我不正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小人吗?

天空飘起了零星的雨点,湿润了朱子铭干枯的心。他站立在老槐树下,一个人静静地回想,对着默默无闻的蚂蚁,其内心发出无比的感慨:不论将来等待我的是什么,只要我还能思考,我一定不能放弃生的希望。伟大的蚂蚁朋友,你们的勇敢、执著、团结向上的精神感动了我。你们是好样的,祝福你们一生平安!

就在这时,他的周遭一片嘈杂,人声鼎沸……

“人都到齐了吗?”

“差不多都来了。”

“孩子他妈呢?怎么不来?”

“我通知过了。想不到这个时候她还有心避着我。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她的脾气还是这样,一点儿都没有变。她就算恨我,也不该……她当着这么多亲戚朋友的面,还在跟我怄气。她也真是的!”

“或许她有点不舒服,真不能来呢!”

“不来也好,省着哭哭啼啼,到时失态。啊!时候不早了,大家快进去吧!”

那声音、那对白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依此推敲,朱子铭联想到说话人的样子,不正是父亲大人和他的妖媚的女人吗?那次在奶奶的葬礼上,车子也是停在一棵大槐树下,而当时的他也是站在大槐树下观看蚂蚁搬运食物,同样他也听到了父亲和那个妖女的谈话,如出一辙。难道我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一幕幕场景在我的眼前再次浮现,那是一种重归故地的幻觉,还是潜意识深处的再现?

现在、过去、不同的、分散的时间线,像蛛网一样连结的时空,却在某一刻变得互为相通。时空的交替互动,不得不让朱子铭陷入长久的沉思。从他上车的那一刻起,时空就发生了扭曲变形。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景致同多年前的那一天是如此的相近。仅这一点,他就应该有所怀疑了,但毕竟这次是参加自己的葬礼,因而外面的世界就算有什么天大的变化,他也不会去多加注意的,何况又没有变化,连垂头丧气的草木、锈迹斑斑的铁门、冒烟的瓦房、涂着白漆的墙壁,都原封不动地包裹在那儿——生命最后的归属地。

多年来,这里不可能没有发生变化。如今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铺天盖地。在铁鸟载着人类飞翔的年代,不可能还有喷吐黑烟的瓦房,如今早就用不着那种粗糙的工艺去分解尸体了。那为什么、为什么时代在剧变,而我却还在旧的思潮里激流勇进?难道上天乐意玩弄一个死去的人?让他重新回到郁闷的年代,再面对一次撕心裂肺的痛楚吗?

本书连载于榕树下文学网站:

www.rongshuxia.com/chapter/bookid-6047217-chapterid-10081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