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失落的世界·第一卷》第十一章 时间流转  

2011-08-27 12:25:39|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卷失落的权杖

第十一章 时间流转

霎那,光消失不见。这棵树好像在哪儿见过,我又回来了吗?加加森发觉自己躺在一棵棕榈树下,他熟识的同伴在对面的小河边嬉闹玩耍,相互扔着泥巴。一些孩子将泥巴涂抹在脸上,有意炫耀自我的天真;一些捡起地上的枯枝,拿在手中挥舞;一些赤着双脚在泥地里蹦来蹦去,像跳蚤、像青蛙;一些纵身跳入流淌的小溪,向岸上的孩子泼水,他们身上没一处是干的;另一些爬上树枝,吹着口哨。

那些顽皮的孩子,大多是男孩,相比女孩子则要文静许多,她们三五成群地聚在棕榈树下攀谈,在长满野花的青草上彼此交头接耳。有些女孩躲在一旁嗤嗤偷笑,不远处赤足奔跑的小男孩对着她们做怪脸;有些女孩像盛开的花朵,依偎在男孩的肩膀上;另一些则注视着远处嬉戏中的伙伴,像是在焦急等待着蜜蜂的亲吻。

这个地方,那些孩子,好眼熟,此情此景……对了,是那一天,恐怖的、令人窒息的那时那刻就要发生了。啊……不!有猎豹,待会会有猎豹出现,加加森突然记起那心惊肉跳的骇人场面,他猛地跳起,飞快地奔到人群堆里大喊:“伙伴们快逃啊,猎豹马上要来了!”

伙伴们听到了,却对此嗤之以鼻、他们以嘲讽的目光望着他,有些张开臂膀学着母鸡嗷嗷叫,有些跟在后头瞎起哄,学着各种动物的叫声,更有甚者拾起地上的小石子向加加森扔过去,他们都以为他在撒谎,“加加森又在骗人了,他是坏孩子,不要理他。”孩子们都这么说。

“喂……小子,离我们远点”。有几个大孩子敌视他,出言不逊。

“不,大伙儿,请听我说,我们要大难临头了,等会有猎豹过来,它将会活吞你们中的一个。盖尔,别人不信我,但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还有你们,别那样看我,我说的话千真万确。我发誓,这里每一个人都要遭殃了,不久还会有一场大火袭来,从天而降的大火将会焚毁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请你们一定要相信我,赶快回家,告诉你们的父母,大家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场大灾难就要来临了。请相信我说的话,我对神明发誓,我所说的都是真话。”孩子们叽叽喳喳,根本不去理会加加森的话,他们都以为他疯了。

他们中有一个小男孩,是他最要好的玩伴——盖尔,他不服气地看着加加森,责难道:“胡说八道!不要拿什么神明来发誓。臭小子,你和你父亲加加比一样是个骗子。”那个小男孩趟过小溪,浑身湿透,脸上还流着水,他恶狠狠地盯着加加森,走近他拳脚相向。

“盖尔,我最好的朋友,请你相信我,等会林子里会冲出一头猎豹,也许不止一头,它会活吞了你,那是我预见到的,还有更糟的,天火,流星雨!总之,我们大家今天都要遭殃了,也许就在今天,也许不在今天。不过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你们看!我手上的权杖可以证明。”

那个被加加森称之为盖尔的小男孩,以不屑的表情注视着他手上的那根枯萎的树枝,他捧着肚子大笑道:“哈哈!你撒谎也不照照镜子,一根枯树枝,它能证明什么?难道你要说,它有魔力,算了吧,加加森,你和你父亲一样都是疯子,大人们都不信你们的鬼话,我也是。”

“不,你错了,我父亲不是你说的那样,没错,他是一个巫师,我也承认我并不喜欢他,可是这并不表示你就可以当着大家的面说他的坏话。是的,我曾经跟你说过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不是,可作为朋友,你怎么能把我心中的秘密说给大伙听呢?”加加森咬牙切齿,显然是受了极大的侮辱。

“怎么,我冤枉加加比了,你是否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呢?来吧,拿出你的勇气。”盖尔捏捏拳头,踢踢腿,摆出打架的姿势。

“来呀!干一场,打他——盖尔!好好收拾他。”这时,有些凑热闹的孩子围在盖尔的身边,见加加森脱下破草衣,十分冲动的样子,便冲着他们起哄。

于是,盖尔为了在伙伴面前耀武扬威一番,他卷起湿淋淋的袖管,准备大动干戈。不一会他们扭打成一团,周围的孩子都在替盖尔助威,倘若换作平常,加加森早该落败了。那时他正缩成一团躲在某棵小树下哭哭啼啼了,可是今天完全变了个人,反过来把盖尔按倒在地,嘴里还不停地说:“盖尔,你这个混蛋,不准你侮辱我的父亲,看你下次还敢就范。你仗着自己是武士长的儿子,就该为所欲为了吗?”

这时,盖尔倒在地上抽噎,有些小孩见加加森出手过重了,忙围上来劝架。

“看,大家快看,有只大猫,丛林深处有只大猫。”忽然,一个小女孩尖叫起来。

“不!那是猎豹,伙伴们,快跑啊!”其中一些见多识广的孩子、过去跟着大人打过猎,辨得出什么是猎豹。

“现在你们该知道我没有说谎了吧。”加加森见了那些猎豹,不怎么害怕,反而得意起来。

这时,有好多只藏形在丛林深处的猎豹围将上来,加加森却出奇得镇定自若,好像那些是他圈养的宠物——小猴子,不觉间,他靠近其中一只体型较大的猎豹,他伸出小手,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头,不想那头猎豹异常听话。“小家伙,来!到我这儿来,你们都饿了,是吗?看……我口袋里有一块干饼。”加加森嘟哝着,像个天使。

张牙舞爪的猎豹变得比先前温顺了许多,不停地舔着他的手,还呜呜地叫着,过了一会,它们悄然走了,加加森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躺在地上发抖的盖尔。他揉着眼,不敢相信眼前之所见,“这不是真的。”他这么说个没完。

不久,一个身背弓箭的武士走过来,扶起他,那个头插羽毛的武士对他说:“孩子!你没事就好。”

“不……这不是真的。”盖尔发了疯,逢人就说。

“可怜的孩子,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只有受到极度惊吓的人,才会像他这样。”大人们谈论着。

“火!我看到火了,我不是盖尔,我是加加森!”

“可怜的小东西,他病了,他在说胡话。”武士长把他抬到酋长那儿,酋长摆摆手说道:“把他带到加加比那儿去,看他有什么办法治好这倒霉的孩子。”

接着,武士长又把孩子抬到加加比的住处,一间破茅屋。

“加加比,我族——最伟大的巫师,求你看看我儿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盖尔的母亲跪在加加比的脚前,流着泪说。

“哦!请别叫我什么大巫师,我只是个吟游诗人。这可怜的孩子,他是想念我离家出走的儿子——加加森,想坏了脑袋,恐怕无可救药了。”

“求求你,大巫师,大诗人,救救我苦命的儿吧。”

“对不起,夫人,我无能为力。”

“不……你有能力,你不是会巫术吗?哪怕一命换一命也行,只要你能救醒我的儿,我什么都愿意,哪怕是自己的命。”

“倘若世上真有那种巫术,我也宁愿拿我的命来换回我已去的妻儿,我那个不幸的孩子——加加森,不也失踪了多日,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就为了那头该死的牛。”加加比捶胸顿足,咒骂着。

躺在木担架上的盖尔醒来,全身酸痛,他揉着眼,模糊中看到加加比的身影,大叫:“父亲,父亲,我是你的儿子,加加森啊!”

“哎……可怜的孩子。”围在盖尔身边的大人们,叹气道。

宋乐镜著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