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原创】如何能写好小说  

2011-08-25 17:18:39|  分类: 转载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东北汉子《【原创】如何能写好小说》

  张春明

                

在现实中,许多文学爱好者都有这样的梦想,就是希望把自己创作出来的文学作品变成书面形式,使之顺利的演译成小说,还要能够发表出去。应当说这种愿望非常好,只是有些人苦于一时把握不住写作的基本要领,因此他们所创作出来的文字往往因为情节松散等原因,使作品只能被当做一堆文字垃圾,这种无效的劳动遭遇非常尴尬。写作是件苦差事,只有愿望还做不到,必须要有脚踏实地的行动去落实,还要掌握好写作的基本功夫,只有这样,自己的作品才有可能推向出版。《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有这样一句话:“《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做也。”文学创作无不浸透着写作者的辛勤汗水,闭门十年苦,美名身后扬,曹雪芹倒在创作的桌案前,他却为后人留下一部光辉的名著,那是用汗水和生命替换回来的成果,谁能与之相比?多看,多写,多探讨钻研,是创作的唯一出路。

有些人认为写小说要比写其他文体更容易出成果,或许他们认为小说与自己的实际生活更接近,比如写散文就一定要寻找到现实中那个美丽的闪光点,那样才能下笔。还有诗歌要有心灵的感慨才能写成。其实所有的文体基本都要有感而发,对现实生活的本质如果认识的肤浅,即使谁能写出小说,那样的作品也没有深度,只能说他看到的只能是生活的表面现象。小说一定要有个更深层的问题隐含在其中,潜台词,隐线,总之作者不愿意把那句话讲出来,聪明的作者并不直接将其点破,读者如何去理解是另外一回事,因为读者的欣赏水平不可能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阳春白雪,和者盖寡。”所以影视作品基本都贴近于生活。

有人认为,小说就是故事的底稿,文学作品只是在叙述故事,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小说如春光似明月,高山流水世外桃园尽在其中,风土人情、豪杰侠客、英雄涌现、朝代更替等等情节,无一不在小说中可以寻找到完整的身影。尽管如此说来,这里还是要强调一句,文学作品决不是照搬生活,而是将原有的生活进行艺术加工后的产物,文学一定要反映出现实中某种真实,即使只带出现实的某一部分,那也符合艺术的真实,比如文学名著《西游记》就是如此。作者经过对社会生活现象或假定的生活现象,进行高度的艺术概括之后而创造出来的形象,必须要符合人性的特征或内容,只有如此,所展示出来的艺述形象才属于社会生活的本质规律以及人生的理想。艺术讲现象与本质、真相与假象、合情与合理还要做到和谐及统一。

如此说来,小说并不是表面的叙述故事,写作者如果对故事描述理解的不够深刻,也就犯了那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平淡讲述,这种情况势必会造成作品没有深刻的内涵及应有的警醒作用,这是初学者经常犯的一大通病。其次,小说需要刻画人物,初学者对这个问题几乎都没能把握好,小说需要根椐情节来设计人物,不是随便什么人物都可以写入作品,即使是情节需要,人物也一定要具有某种代表性。再次,小说不是剧本,剧本需要人物亲自出面并通过对话和动作还有场景的参与来推动情节发展,所所有的场景几乎都是通过对话和动作来配合完成。小说的叙述方式就不可以完全如此。剧本是通过画面来组成,其中的道具和动作都可以说明问题,小说就必须通过文字来表达清楚这些事情,而那些动作的刻画必须要表现出来,也就是写作中的细节描写。第四,小说要依靠文字的魅力抓住读者的阅读欲望,如何安排情节?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小说的情节描写需要强烈的美感,而只有美妙的文字功夫不一定就能写成小说,小说不是散文,如果认为把小说写成散文那样才最为美妙,这样的错误认识往往诱导着写作者走入歧途,小说必须要清楚明白,一目了然,看小说不是在读经文,复杂的内容就必须要溶入平淡的叙事之中。写作者的文字功夫如果不能过关,那就一定写不成小说。第五,小说是以叙事为主的文学作品,更多的描写和对话往往会冲淡作品的艺述魅力,实写在文学作品中占据着主要篇幅,不管是哪一种写作方法以及流派,缺少实写的作品肯定不容易成功。

有些朋友或许会认为,只要自己能够努力的去创作,优秀的文学作品就能出现在自己的笔下,抱有这种认识的朋友,他一定会走许多弯路。现有的文学理论,以及个人对文学的认识与追求及其造诣到底有多深?自己一定要有个准确的认知,否则他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文先求清楚,其次才是秀美,如能达到深刻的程度,那便是优秀的作品。以小见大,透露出生活的本质,这是对写作者提出的最高境界。文要求语言简洁,所有的风格都拒绝复杂,但不是说必要的润色也可以省略,尤如在盛夏时节,谁都不可以在什么场合都赤裸着身体。《文心雕龙·指瑕》中有这样一句,“立文之道,唯字与义”,即使面对文学作品,这层意思仍然不可忽视。我们可以从现有的文学作品中发现,那些著名作家都遵循着质朴文风,是他们缺少才华?还是堂堂中华真就没有了能人?《文心雕龙·情采》中的一句话似乎能为我们解释出其中的含意“衣锦褧衣,恶文太章;贲象穷白,贵乎反本”,苏轼在《答乔舍人启》中有这样两句,“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如果谁还在认为自己已经超越了圣人,他必须要拿出来真凭实据才能以理服人。古人的认知一定是通过实践才得出的。

文学作品的特殊性,要求其必须紧紧地去追随写实这条道路,任何形式的的创作都逃脱不出这一范畴。小说对情节的要求不拘一格,但必须要有精彩瞬间的呈现,并要勾住读者的魂魄,一波三折起伏多变,还要符合一定的审美情趣。起于平淡,承现波澜,转出惊雷,合如渊水,进行时自然而然不留痕迹的作品最为高明。缓缓地道来,字句间随之便会增添出一些魅力,仿佛间,平时那些难以见到的秘密时不时就会露出冰山一角,现实中所有的艺术手法都可以搅和在其中。勾心斗角或者群芳斗艳,人生的追求以及命运的走向,一时间便会相互纠缠起来,如乱麻似晨曲,高昂低越,芸芸众生各不相让,“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谁解其中味,谁为救世主,美人去谁家,何日为归属。如此这般,一篇美妙的篇首就已经承现出来。文学创作的灵感来源于现实生活,如果想要自己的作品能够指导现实,那就必须要站在超越现实的高度之上,吃喝拉撒睡,人性自然要排在最前面,如何去解释现实生活,每一个创作者都有各自的责任,方向必须要找准,否则便不会有任何出路。清风细雨润物无声

中国象棋许多人都非常熟悉,在规则中有这样几句话,老将城中转,卫士守身旁,马走日象走田,炮是隔山打,车是一杆枪,小卒一去不回还。这就好比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性格,简单生动,变化万千,配合默契,战法无限。象棋并不难学,可棋子之间的配合行动却非常复杂。夏日里,或茶余饭后,男人们经常围在一起,驻足观看那难分胜负的对弈,树荫下道路旁,即使在自家的庭院里,那一招一式其中都隐藏着许多机密。文学创作未必就能超出象棋的魅力,那简单十几个棋仔似乎很好控制,与大千世界的真实描写肯定没法相比,可象棋就能吸引住许多人的目光,问及原因,回答就两个字:喜欢。其实喜欢的背后还另有说法,就是玩者们都能遵守和认同那个共同的规则。

现实和作品中的人物一样,作者如果对作品没有极大的喜爱心理,他笔下的人物就不可能生动起来。喜欢创作的真实原因就是喜欢作品中的人物,这是创作的原动力,这个问题创作者一定要弄清楚,这样才能把作品的情节安排妥当。作者要熟悉人物所处于的环境,这是人物的生活空间,那里的所有原因都可能左右人物命运的走向,或者说都能成为一种因素,作者时刻都要注意到人物身边的环境在不断的发生变化。人物和人物永远都不会一样,即使同一个人物在不同时期,他的性格也不可能完全都一至。作品中的人物必须遵守某种规律,或者现实,或者虚构,这样的人物才能处于最真实的状态,描写人物需要有个定位,这个他在现实中属于哪一类。人物都有哪些故事?从中他所起到的作用是什么?现实中的人物可分为三教九流,层次不同,性格也一定会千差万别,那一个他为人处事应当处于什么位置,这些在作者的心目中都要有个大至的把握。人不可能永远都守在家里,那么他就有出入这样的过程,上山虎与下山虎总是有所区别,江河日下与奋发向上肯定不是一回事,今天的他需要和其他人如何在故事中相互配合?故事又受哪些因素来干扰?还会引发出哪些其他的问题?

文学作品与因果关系总能刮上边,前面的原因导至成后来的结果,这是很多作者所极力要表现出来的。原因提出来之后,如果直接给出答案,文学创作就如同小儿科一般,大家都能看到的问题也就不麻烦作者再站出来陈述,文学欣赏也就没有了价值。情节强调一波三折,原因要点到为止,中间那个较大的过度需要如何表现?情节朝哪个方向发展?多数读者的欣赏才是作者的创作源动力,发展属于硬道理。

如果把“山穷水尽疑无路”做为开篇,那么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时就是发展。所有的文学作品其情节几乎都不可能从开篇就能看到结尾的内容,即使是微型小说,也提倡其内容多般变化,并非就一条大河向东去,顺风顺水顺潮流。情节起伏多变,化解矛盾只能把所有的因素综合在一起去考量。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英雄壮举人性所为、朝庭更换民怨深积、男欢女爱情在其中,等等,这些特有的展现过程就是发展阶段。这里需要如何来巩固,曲折复杂还要清楚明白,或歌颂或抵毁,或称赞或引导,都取决于作者对现实生活的认识和理解。

画笔一支谁人握,穷汉沿街讨吃喝,逆境奋起英雄胆,世世总有商人阔。两情恩爱长流水,走马观花混生活,豪杰生逢平乱匪,奸臣遮挡君羞涩。帝王无道民生怨,灾年降临如何过,神鬼欺凌信徒死,圣洁平淡无挫折。诗者言志末落苦,埋头奋斗无选择,情节走向何方去,多看老子道德歌。

变化是文学作品的发展走向,这一笔表现要做到自然而然不容易,矛盾是多方面的,哪一个问题才能从中起到主导作用?决不会是作者想当然的那样,读者的认可,现实和虚构中是否有那样一种可能,逻辑关系到底应当怎样,文字怎样安排才能把这些讲清楚?在此基础上变化才能更贴近合情合理。

创作的最难点就在于如何变化,这属于硬件,平时的生活积累,对事物的深刻认识以及独到的分析,还有对情节的把握,以及行文遣句的习惯,这里通则路路通。“当头炮把马跳”,去语一定要对应着来言,对症下药才能产生疗效。而无限的夸大、象征、渲染、抽象等手法,已经偏离了小说创作,腐乳不能代表豆制品,单纯的追求意境以及意识流不属于小说创作的主体。插叙、补叙、倒叙、抽象、概括、描写等等方法,古人已经运用的非常完美,如果偏要去否定先人的做法,那就只能把自己逼入到创作的死胡同里去,以简单现实的手笔去描述发展过程,这一笔看似容易,闲情逸致幕后都有其真实的意图,有些内容可以不进行表达,利用时间差很容易处理清楚,只要读者能够理解接受,这一笔就可视为成功,这就需要作品有足够的铺垫。叙述清楚,表达准确、形象饱满、文笔优美是考量作者的标准,缺少基础的空中楼阁昙花一现;作品能否传世不仅仅是形式,内容占据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份量。

水到渠成似乎走了一条直线,那个水如何走过来的,那个渠又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水为什么要流经此处,水还需要有什么作为?创作总是有个目的跟在后面,开篇和发展都是为了体现出这个目的,平淡之后就一定要有个精彩的瞬间,作者的目的就是作品的高潮部分。前面讲发展是难点,高潮也并非就简单,事物的走向往往就出乎读者的意料,情理之中意料之外,这是作者高明的选择。赤壁之战是以曹操不可一世的大兵压境为基础铺垫,在《三国志》中,曹操在赤壁大败,火烧赤壁就是那个精彩的瞬间。士气崩溃,无力再战,回天乏术,性命难保。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情节都显示出自然而然,作者在这里只隐瞒着曹军,对读者却要敞开着门窗,虽然没有把结果在这里点明,但作者有话只能一句句的来进行表述,不可能也做不到把所有的文字都一下子就砸给读者。或许有人会认为,精彩的那一笔确实好看,如果多增加一些这样的内容不是更好吗?比如把文字的魅力再多显现出一些,为什么许多作品都添加进那么多不需要的内容?读者的欣赏能力并不比作者低,这样的认识肯定是错误的。情节起伏多变是文学作品的特征之一,这一点如果能删改掉,任何作品都会变得面目全非。美女是相对丑女而言,由将军组成的部队就一定没有将军,都是有钱人也就没有了“有钱”这样的概念,所以精采只能对平淡而言。随便拿出一篇作品,过份的看重描写而不重视叙事,最后就会误入华而不实的境地,越是美妙的东西就越要隐藏起来,而这正是作者需要通过自己的文字去让读者能够认知出来的事情,所有搞创作的朋友都应牢记住这一点。小说不是散文,即使就有谁写成散文式的小说,而且所有人都能够认同,那样的作品也还会是带混血的特征。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类似的情况都可以当成作品最精采的那一笔,丰收景色美,两情比翼时,翻身入坦途,病困追来迟。等等这些情况都值得人们去认真的欣赏和追求,而这些内容必须要根植于开篇和发展的基础之上,离开前面那些内容,这里就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只把这些当成开篇去描述,那么就必须要有更精美的内容等在后面,起伏之间,才能体现出变化,只是那一笔落下去之后,就尽量不要再继续展开,如果作者还没有尽兴,那就可以把另外的故事写入第二个过程去表现,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是创作的基础功夫。另外作品的结尾有时也需要体现出一些变化,但一定要变得合情合理,不可人为的任意而为,画龙点睛与画蛇添足不是一回事。

所有的文学作品其结尾都不可能完全与读者的认识相吻合。小学生的作文读者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有小学生水平的读者才会认为那是真水平,童真虽然值得欣赏,但那不能当成真实的创作,内容浅薄花架子不属于小说。小说的这个“说”字非常重要,这需要作者很好的去把握,即使在结尾这里,作者也不可以使自己的语言脱离开叙述,无话可说时也要体现出意犹未尽那样的效果,这才是真正的结尾。

再提一句《三国志》中的赤壁之战,曹操在败退的路上,后面虽重兵追来,前面却没有伏军,只是在通向华容的道路上,曹军所遇到的困难难以想象。而在《三国演义》中,曹操的第三笑非同小可,他就笑出了关云长。在那样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华容狭路上,曹军几经多番遭受到打击,主将已无力再战,无奈之时,曹操亲自哀求关羽放行,关羽念旧日恩情,义释曹操,才使得曹操回到了江陵。“华容道”就是赤壁之战那个精彩的结尾。或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慨,诸葛亮如果那样,孙权如果那样,关羽如果那样,曹操如果也那样等等,差了哪一步,曹操都不会损兵折将的,而在随后的那些情节中,《三国演义》或许就会变成另外一种情况。

用一首古诗或许会将小说创作的几个过程讲述清楚:“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起、承、转、合,同样适合于小说创作。这是传统的逻辑顺序,虽然多番遭受到批评,并为一些理论家所鄙薄与扬弃,最终还是被泛化为所有文学创作的基本的理论结构。反复推不倒的东西未必就是不倒翁,泰山崩塌就一定要有个前提,真正的学问如果经不起推敲那就不是学问,破立之间,谁来替代?那个份量足不足?金无足赤永远都是真理。

小说创作的整体理论基础已经完备,不会再出现更多的变化,这是肯定的,虽然不可以认为小说创作的理论永远都一成不变,但变得更多的只能是内容,形式基本已经定格,抽冷子飘出几篇新作不可能推翻所有的创作理论,文学创作的经验能够抵挡住所有的风潮,除非有哪种形式替代了文学作品。影视作品的出现就已经在宣告小说退出主导地位的时间,只是时下还没有其他的形式能推翻文学创作的基础地位。

影视作品的出现已经在宣告文学作品退出其主导地位,如唐诗宋词在经过那个特定时代之后,已经没有了重大突破,再有进取只能是细微的补充变化,充实而以。走前人的路,可能会存在拓宽这样的现象,微不足道,只能是内容发生一点点变化,比如武侠类作品,比如西式化的创作,基本都不能带给人们惊喜那样的场面。

谁若想在文学创作方面还要取得一些成就,喜欢是其一,追求必不可少,脚踏实地出成果,宽处着眼小处落笔,还要能够指导现实,这是唯一的途径,大家大气!

2011年5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