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失落的世界·第一卷》第七章 延宕  

2011-08-23 14:50:2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卷 失落的权杖

第七章 延宕

加加森面向火海飞奔,尽管前方浓烟滚滚,烟呛得他无法呼吸了,他也不轻言放弃,继续拖着沉重的步子蜗行。塔鲁紧跟在他身后,唧唧叫个不停,吵着闹着,还拉着他的皮衣不放。

“塔鲁,你在干什么!这么做会扯坏我的皮衣的,快放开!松掉你的爪子。”小猴子就是不听主人的话,一个劲地撕扯主人背后的皮衣,那是用豹皮缝制的类似披风的外衣,穿着他的人代表无畏、勇敢,以及无上的荣誉。作为部落中年龄最小的勇士,加加森曾经手刃一头凶猛的猎豹,从豹子身上剥下来的皮便成了他引以为傲的战利品,也是他父亲——加加比常在族人面前吹嘘他儿子的神物。

在族人眼中,加加森是好样的,父亲加加比也同享此殊荣,所以无论他们走到哪儿,都深受族人的尊敬和爱戴,包括高高在上的酋长也不得不放下大架,勉强欢笑得合不拢嘴,还称赞加加森多么多么的勇敢无畏。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我们部落最骁勇善战的武士,虽然这话听上去好像有那么些许夸张,不过在酋长眼中,加加森的确是好样的,相比他胆小无用的废物父亲——加加比,酋长还是较喜欢加加森的。“加加比这个家伙比起他儿子可差远了,我讨厌唯利是图的巫师。”酋长常这么说,因为他憎恶那些借什么巫术骗吃混喝的江湖术士。

尔时,小猴子不知发什么神经,就是和他的主人较劲,“住手!塔鲁,别拽了,否则我的豹皮披风就要被你扯破了。”加加森撕破脸,扯开嗓门大喊大叫,甚至不惜动手打他的宝贝,可倔强的小猴就是不肯听从主人的训斥。如此你拉我扯,不多久,只听“嘶啦”一声,好端端的一块豹皮就这样撕下了一角。加加森惋惜地看着碎皮落地,很是痛心疾首,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战利品就这么完了,样子极其伤心,就是头一回失恋的小男孩也没有他哭得那么可怜巴巴。

顽皮的小猴看着主人伤心落泪,垂着小脑袋,唧唧地叫,它眨着小红眼,看他难过的样子好像也要哭了。它毁了主人的战利品,淘气的小家伙,它当真就没想过,这么做会给主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呀。小男孩沮丧地一个劲地抽噎着,就算这个世上再心狠手辣的恶人也会忍不住抱以同情的目光,何况那个调皮的泼猴呢?

看你做的好事?小猴啊,你该怎样劝慰你的主人呢?该怎样不让你的主人伤心难过呢?该如何重讨主人的欢心呢?它叫着,也许在思考,也许在回避,也许什么也不做,只呆呆地望着主人潸然泪下,它能做什么呢?它是一只泼猴,一只不听话、爱捣蛋的坏猴子。不,它在动,它甩着卷曲的小尾巴,在主人面前活蹦乱跳,好像在示威、在讥笑,主人哭得愈加伤心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方法很糟糕,用的真不是时候。猴子躁了,抓耳挠腮。突地,它跑了,不见了,它去哪儿了,不是又在和主人玩捉迷藏吧。

“哼!坏猴子”,加加森不哭了,自言自语,痛斥猴子的总总不是。他开始讨厌猴子了,生平第一次憎恶猴子,原本他是喜欢猴子的,特别是像塔鲁这么可爱的小家伙。然而现在他觉得猴子特别惹人厌,有时你会觉得它们是卑躬屈膝、一心讨好主子的小畜牲,无事只会献殷勤的走狗,凡是与它同类者,皆无出其右。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是它们受身体局限,

二是它们天性使然。

当然大多数时候,它们都能够讨得主人的欢心?主人喜欢它们,是喜欢它们天生活泼好动,还是它们的个子比主人矮那么一大截,如此反衬出主人长大了。是的,加加森“长大了”,在猴子面前,高它一等,这样他就不是孩子了,相反他倒成了大人——照顾猴宝宝的小大人。

多么有趣的小猴,天真、活泼、可爱、无忧无虑,它总能在你不开心的时候出现,在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出现,它在你面前跳来跳去,没完没了,好像欢乐始终伴随着它的一生,为什么我不能和它一样,开开心心过日子呢?是因为我多愁善感吗?不是,也许是我有太多的顾虑,太多的疑惑了,我总是顾着大人们对我的看法,对我的评价,好像我天生就躲不开他们指手画脚,也许是我习惯了,习惯了大人的评价,大人的奴役,习惯了大人们那些个荒唐的思想,我迫不及待地需要他们对我百般呵护,就因为我自以为弱得像一颗小树苗,我急切需要他们细心栽培,是希望自己能够茁壮成长,我无时无刻不期盼着他们的褒奖。

然而,事实是我太过愚钝、腐朽,太过无知了,为什么我的人生,得要大人来干涉,为什么我要为大人而活着,他们如何看待我,那是他们的喜好。只要我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就行,这样我才不是坏孩子,至少我没有背着自己去做一些我所不喜欢做的事。

小猴,你去哪儿了,我对你过分粗鲁了,我不该责备你,更不该打你,即使你扯破了我的皮衣,也不该粗暴地动手打你。

加加森支起身子,望着遮天蔽月的大树,心酸了,眼泪不自觉地从脸庞再次滚落下来,这次不是为了他的战利品,而是他的宝贝塔鲁。他责备自己没有权力这么做(动手打猴)。猴子天性喜好玩耍,它撕破我的皮衣是无心的。不!塔鲁很懂事,它不会故意使坏的,它这么做无非是有原因的,或许它有什么难言之隐。噢!……是我错了,伙伴,我的好兄弟,我错怪你了。你千方百计拉扯我的衣裳,是不想让我投身火海,因为你知道,前方的路途充满了危险,烈火将会焚毁一切生的痕迹,浓烟将会呛死一切有鼻孔的生命,是你救了我,我的宝贝。

“塔鲁,是我错怪了你,好朋友,回来吧,不要再和我怄气了,好吗?我向你赔不是,求你原谅,总可以了吧。”

一会儿,加加森往回走,手捂着鼻子,起风了,风把呛人的焦味刮到这儿来了,他边走边喊,塔鲁!可是小猴子就是不理他,好像在说:“主人!你坏且笨,你从不体谅我,也从未真正关心过我,你更未想过我的感受。不!主人不会不管我的,他爱我,我也爱他,他救过我的命,当我被父母遗弃的时候,是他发现了我,那时我躺在树下奄奄一息,是他给了我最需要的椰汁,是他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主人!”此刻,猴子立在树梢上,想着他的主人,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一根树枝,带着粗糙的树皮,弯曲得像巨莽的尾巴。小猴用爪子,使劲拽着,一边往地上拖树枝,一边搔头,它焦急地寻找着主人。

塔鲁,是你吗?我的伙伴,过来,看你脏兮兮的样子,做了什么?你身后拖着的是什么?吱吱,猴子叫着,欢快地叫着,它放下树枝,蹦到主人的怀里。

哦!宝贝,别这样,别舔我的脸。好!我听你的,等火完全熄灭了再回家去,好吗?

猴子点头,小爪子指着地上的枯树枝。

那棵树枝,好眼熟,加加森拣起一看,天哪,它怎么会在你这儿?那是加加森杀死猎豹时用的枯枝。

宋乐镜著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