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失落的世界·第一卷》第四章 自由的代价  

2011-08-19 08:54:55|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卷 失落的权杖

第四章 自由的代价

我——加加森,终于自由了,没人再会来烦我了,包括我那个专制的父亲,现在他该后悔了吧,不!他才不会后悔呢,他只会没日没夜地数落着他的那些枣核——那些他视如珍宝的东西,对我来说一点儿用处也没有。我厌恶他抚摸枣核时,那双微闭的眼,他昏昏欲睡的贪婪眼神以及扭曲的嘴脸。他陶醉于无数只枣核之中,在它们上面沉睡,就像一条贪婪的恶龙守护着它身下无数的财宝。这是加加比常跟我说的故事,他说我们的祖上曾杀死过一头巨龙,当我问起巨龙长得什么样时,他说有点像巨蟒,但比蟒蛇要大许多,至于我问他有多大时,他说,比我们家的草房子还要大。当我再问及有关巨龙的事时,他努着脸,吼道:“还不快睡叫去,小畜牲。”

他时不时说粗话,对我更像奴隶一般,好像我生来就是他圈养的牲畜,可现在不是了,我要自食其力了。活着绝不靠别人的怜悯,绝不靠父亲的圈养,塔鲁,你说是吧!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他们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知道什么时候该耕种,知道神明何时来眷顾他们,但他们却不知道为什么而活。

不!其实大人们什么都不懂,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孩子在想什么都不猜不出来,不但如此,他们还很做作。他们在孩子面前,总是装作无所不知的样子。我讨厌他们装腔作势,尤其是那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畸形人,还有那些苟延残喘的小人,父亲也常这么对我说。

哦不,其实父亲和他们差不了多少,他不喜欢小动物,一见到我可爱的塔鲁,他便投以斜视。他这样自以为高大无比,其实他小得不如地上的蚂蚁。我讨厌他,也正如他厌恶我的存在。那是他看到了一面镜子,作为镜子的我,反成为他自我吹嘘的帮凶,不!其实,我有什么好抱怨的呢?我不是也和他们一样吗?无数个败类中的一个,不!我不是,再怎么说,我的心灵是纯洁的。

小家伙,你饿了,对吗?你呜呜地叫,是在哭泣吗?来!跳到我的怀里,让我们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共同抵御黑夜的寒冷。看!我的口袋里有什么?一块干饼,一根香蕉,一只椰枣,啊!还有一块奶酪,哦……天哪!它们腐烂得腐烂、发硬得发硬,什么都没有了,唯一可吃的,只剩下那块发硬的干饼了。你饿了,可怜的小家伙,我听见你的肚子在咕咕叫,我也是,我们都饿了。现在,也只有那块干饼可以解我们的饥了。这块干饼,一直以来我都舍不得吃下,把它藏在身上是为了让我回想起已故的慈母——那双出老茧的手。过去干饼是我最爱吃的食物,现在也是,每当我抚摸它,就会看到母亲的容貌——那张憔悴、黝黑、瘦长的脸。

母亲,你在哪儿?父亲说你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天上,夜晚靠近月亮,白天靠近太阳的方向,母亲,你走得太远了,何时我才能再见到你啊!

也许再过不久,我就能见到母亲了,还有我的兄弟姐妹,到时我们又可以在一起玩耍了,这该多好啊!塔鲁——到那时你也和我一起去吗?我们手拉手,一边歌唱,一边飞向遥远的天际,多么美妙啊!

不行,我不能带你去,因为父亲,他不喜欢你,他时常在我面前把你丑化,他憎恶毛茸茸的小动物,尤其是黑猩猩之类,他无视黑色,正如同他憎恶祖先的肤色一样,他经常丑化自己的同类,不屑与他们共同生活。他反对动物的自由,说它们没有教养,说它们不成体系,迟早要走向灭亡,即便暂且苟安,到时也逃不了神明的惩罚,那是它们没有信仰的结果,好比一个失去了信仰的人如同行尸走肉,活着也无多大意义,只有具备崇高信仰的人,只有束缚的人生,才能使得部族长远地存在下去,直至繁育无数的后代,无休止地存在下去。

此外,他还反对崇尚自然,认为那是儿童的幻想病。盲目的、不切实际的空想。一切伟大理论的背后总少不了人的干预,他常这么对我说。我不明白他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无须明白,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会说出什么好话?在他的口中不可能吐出真理,不!……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有真理可言吗?没有,我是一个孩子,真理对我来说太朦胧了,我甚至不知道自然是什么东西?它为谁而存在,不是为我们吧。

瞧!我想到哪儿了。塔鲁,我可爱的兄弟,你还活着吗?你为什么不发出吱吱的声音呢?难道你不赞同我说的话吗?你反对我,你反对每个人,你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只信奉自己的权益,若是人天生没有神圣的信仰,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他们还存在吗?

不,我感到昏昏沉沉,我好累,我快要合眼了,塔鲁,你快叫吧,在我失去你之前,叫吧,让我听听你最后的叫声,在我走后,请你勇敢地活下去,重新去寻找主人吧。

不,别去找什么主人,你是自由之身。我也是,独自去面对你的人生,从此我们各走各的,你不再是我的宝贝,我也不再是你的主人。塔鲁,你的天性在大自然,去大自然找寻你的伙伴吧。它们在等你,我相信在没有我照顾的日子里,你自个儿也能好好地生活下去,再见了!可怜我滴不出眼泪了,我想哭,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让我以泪洗面吧,为失去的族人,为牺牲的勇士,尽情歌颂,唱一首狼嚎的歌。我爱我的部落,我爱我的族人,可是他们却抛弃了我,不,他们没有抛弃我,是我自己抛弃了自己,好累啊,我再也说不出话了,我的思想即将凝固,再见了!生我养我的地方,母亲,我来了,等你的儿子。

宋乐镜著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