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失落的世界·第一卷》第三章 无知的牛  

2011-08-18 07:16:41|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卷 失落的权杖

第三章 无知的牛

加加森离家出走后,可怜的老头,从早到晚地嘟哝着,逢人便说:“我的宝贝走了,有谁见到他吗?他去了哪儿,我那不争气的孩子,就那么丢下他干巴的老父亲不管了?就为了一头牛,一头该死的牛,谁能帮帮我这个可怜的老人啊!”

大家觉得特别奇怪,以为他喝醉了又在胡言乱语,他一个人在自家门口晃晃悠悠,偶有一个同情他的人走过来问道:“加加比,你在说些什么呢?”

“我的孩子,为了一头牛,不要他父亲了?”

“什么牛啊,你的儿子到底怎么了?”

“神啊!看……我做错了什么,你要那样对待我,你剥夺了我的权力,现在又要夺走我唯一的孩子,你不让我老有所依,要让我孤苦伶仃过一辈子,是吗?眼看孩子一个个离我而去,死得死,走得走,你——你为什么不把我这个干巴老头一块儿给毁了呢?你——你就这么喜欢折磨人吗?”

“喂!老头,你在瞎嘀咕什么呀!什么乱七八糟的?”

“走开,别来烦我,你们这些阿谀奉承的小人,滚开!不要玷污了我的身子,不要碰我的肩膀。”

“这老头疯了,咱们走吧,别管他。”

“神啊,你在哪儿,你睡着了吗?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你还在笑吗?在讥笑饱受摧残的人吗?你不配!”

“瞧!我站在那儿?站在椰枣树下,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树,你们为什么非要说我站在树下呢?”加加比抱着一把扫帚,以为是树,他疯了,彻底疯了,人们都这么说。

话传到酋长的耳里,“什么,我们的大巫师,他疯了?怎么可能?”高高在上的酋长,躺在用树叶编织的凉席上吃惊地问道,旁边有两个侍女摇着蒲叶扇。

“大人,他的确疯了,听街坊说好像是为了他儿子的那头牛。”

“为了一头牛,可悲的人,他是我们部落中最吝啬的人了,他真是应有此报啊!真是大快人心啊,哈哈……拿水来。”

咕咚咕咚,酋长把一大盆水喝得精干,仆人们只得伸出干燥的舌头望着木盆,眼巴巴看着他,够十个壮汉喝的水,就这么一骨碌把木盆翻了个底朝天。

啊!多么畅快,哇哇——沙哈——咋啦——呕(长音)酋长高兴起来,唱了一会儿歌,因为他是艺术家,焦舌的仆人又要忍受他粗劣的嗓音,比起狼叫更让人不寒而栗。

等他唱完,识相的仆人才敢张嘴说话,他咽了咽已没有口水的喉咙,近乎嘶哑地说道:“大人,您觉得我们该不该帮助他找回儿子呢?”

“这是谁的意思?是你的主意吗?”酋长不高兴起来,盘腿而坐,怒视着他的仆人。

“当然不是,很多人都这么说?”

“他们说什么?”酋长继续怒视着他的仆人,锋利的眼光比之前逼得更紧了些。

仆人颤声道:“他们说,毕竟他以前为部落出过不少的力,还有他作为部落最忠实的巫师,也替您效过不少汗马功劳,所以说。”

“所以,你想来替他求情。不可能,我不能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他,我要让他知道,荣耀是我赐予他的,而不是他所谓的神明。还有,我要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称职的巫师,再说他已经老了,不中用了,还要和年轻人一起分享食物,这未免太浪费了。嗯——不是吗?”

“是,但是,那些议论他的人怎么办?”

“谁敢在我面前嚼舌头,你吗?”

“不,我不敢,我是您的仆人。我对您的忠心,可见天地。”仆人跪在地上磕了十多个响头。

“很好,拿水来!”酋长满意地笑了,赐给他仆人一碗水。

用舌头舔干木盘的仆人,谢过王恩之后,倒爬着出去。

酋长回想着仆人刚才上报的情况,我该不该派人去帮助那个说我坏话的巫师呢?加加比,你这个贪心的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我谈条件,说什么一同分享部落,你以为拿着那根枯树枝,族人就会听你的话了吗?他们顶礼膜拜的不是你的烂道具,而是他们自己那颗脆落的心。那些无知的野牛其实和你一样蠢得自以为是,其实你们什么都不懂,要学会控制野牛,首先要让他们信服你的力量,而不是莫须有的神明,他们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头脑,只会一味地蛮干,像牛一样犁地,他们不懂什么叫做艺术,正如他们不明白什么叫做太阳一样,但我明白,超凡的力量可以征服一切,囊括土地上所有的生灵。

武力才是王道啊,它是统治的基石,谁胆大包天无视我的存在,就如同无视日月星辰的存在一样,我才是至高无上的,不是你们那个什么神,哈哈。酋长无缘无故大笑,吓得他身边的两个侍女手一抖,蒲叶扇落到地上。

“没事,我的心肝宝贝,你们就当作我在唱歌,继续,继续扇,不用怕,我不是豹子,不会吃了你们。今天我心情特好,等会每人都有一份奖赏,另外再赐你们和我一同沐浴温泉。”

“谢谢,主人!”两个侍女羞答答地说道。

当酋长在新建的浴室,欢叫的时候,加加比一个人呆在木屋里,摸着木偶,那是他给小儿子雕刻的木娃娃,他走了,他们都走了,加加比抽噎着,眼泪夺眶而出,他一下子扑倒在木桌上,像女人那样哭泣。

天地这么大,叫加加比上哪儿去找他的儿子啊?

宋乐镜著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