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小鸡食米图(原创)  

2011-07-08 08:28:03|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鸡食米图——荒诞小说


请问,这里是乐镜先生的家吗?门外一小童拦住了敲门人,这敲门人,一头白发,满脸皱纹,乃一垂垂老者,但见小童却毕恭毕敬,无一点长辈的大架。

先生,不在家。小童打量他一眼,说道。

先生何时回来,我有急事求见。

天亮之前,不回来就不会回来了。小童说完,身子钻进屋子,正随手关门之际,白发老人趋前,躬身说道:“敢烦阁下转告先生,就说官人甲前来拜见。

小童不礼,碰地一声,门关上了。

官人甲失望而归,不想下山路上,遇一老道吟诗:悠哉怨哉!挡我路者,皆我之徒,食我粮者,皆我之虫,盗我财者,皆为我所用者,乱我心者,皆与我结拜者,哀哉痛哉!

乍听之下,此诗无一是处,但细细推敲,也并非无稽之谈。莫非此人就是百闻不如一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乐镜先生了。想到此,官人甲箭步如飞,直奔老道而来,老道眯缝着眼,有意放慢脚步,官人甲见老道不走,欲躬身行礼之时,老道捋捋胡须,先开了尊口:“我儿,来此何事?”

此言一出,惊得官人甲向后连退三步,难不成此人是个疯子,不过瞧他样子,胡须邋遢,满口疯语,要不是疯子,莫非是在装疯卖傻,可是我与此人素不相识,何谓故弄玄虚,难不成他有先见之明,知我此番前来定是为了买官一事。

老头,你岁数也不小了,却有雅兴攀山越岭,来此蛮荒之地。

不瞒先生,在下起早摸黑,跋山涉水,但求寻得高人。

从此好青云直上,然否?老道打断官人甲的话,直切肺腑。

先生,莫非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乐镜先生。

差矣,差矣,世上哪有此人。

可是,传言如此,不可不信。

哈哈!尔无可酒药。说罢,扬长而去。

梦醒了。官人甲睁大眼看着莫名的老伴。

哎,做官难,当官更难。

不难,不难,我替你打听好了,咱们这位镇长大人啊,平生就一喜好。

什么喜好,老太婆,你快说,别卖关子了。

他喜欢藏画。老头子,咱家不是有一副名画,谁画的,我忘了,好像是一个叫乐镜的画手,画得什么叫小鸡食米图。

啊,你别丢人现眼了,这画拿出去了,人家不整死我才怪呢?

不怪不怪,要看谁送去了。

不是我吗?

当然不是你,你忘了,咱村不是刚来了个大学问家,好像是北什么大学,我想不起来了,你看我这记性,哦,我托了朋友,请他出山,一定马到功成!

两日后,一位披着长发,气宇不凡的青年男子跃入镇长庭院,这庭院可供一村子人活上十年八载都不成问题,他撇过临危不惧,如磐石一般立而不动的警卫,再晃过谈笑风生的歌姬,不想撞上了一肥头大耳的胖子,他没好气的说道:你找谁啊?

嗯,在下。

不等他作自我介绍,那胖子推了他一把,甚是无礼。他眼中无人,恶言恶语:“狗仔子,胆子不小,大白天,敢跑到我老子的院子里来捉虾。

捉虾,我不是来捉虾的,再说,您这儿也没虾可捉。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虽不认识此人,但听此人口气便知此人一定和镇长大人有什么瓜葛,若他估计得不错,这胖子很有可能就是镇长大人的干儿子,所以为免节外生枝,他勉强笑道。

捉虾,就是暗中采访,连这都不知道,没文化,我不跟没文化没见识的人说话。胖子气呼呼地走了,也不理他了。

这时,几个管事的凑过来,说道:“先生,不就是昨晚电视里放的那个状元郎吗?先生考上北大,为咱镇争光不少,请进!”说话之人,眉清目秀,一看便是斯文人样,莫非他是镇长的小秘,不可能,镇长小蜜就算不是大家闺秀,至少也应是一位漂亮小姐吧,难不成镇长喜好帅男。北大才子思量着,跟他进了屋。

荣幸之至,真是荣幸之至,素闻先生博学多才,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

过奖,见笑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先生此来不知何为?

恕我直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替友人转献一物。说着,北大才子拿出一副图画,铺在桌上。

镇长伸长脖子,仔细端详,小鸡食米,泛泛之画,平庸之极。

恕在下无知,此画乃泛泛之辈所作,并无大意。

大人可知,此画出自何人之手?

实在不知,还望先生不吝赐教。

此画乃乐镜大师所作,先看小鸡,形神必备,看似简简单单,仅用轮廓线勾勒而出,却具有震古烁今之意味。

这——老朽愚昧,还请先生指明。

看此画黑白分明,看似小鸡呆立不动,眼珠盯着米不放,未食米,却已食米,此乃跨越时空的动感之境,且有蓄势待发之妙,此大手笔就是连古人也望而兴叹啊,这画普通人看不出端倪,但大师一看即明,此小鸡十分形象,蕴含着原始艺术之美,这原始艺术不是今人所能习得的,其提倡生命之美,呼吁野性之美,更是今人无可比拟的。

镇长拿起画,品味着,手颤抖得厉害,他激动地说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若好意思收下了,岂不是夺人所爱吗?

唉!此言差矣,大人,您客气了,好画当赠识画之人。

这——我更不能收了,先生比我更懂此画真意。

不然,我虽懂此画真意,可惜并无适合收藏贵画之所。

哦,原来如此,那我暂且替先生保管。

那,我就先行谢过了,告辞。

先生莫走,敢问送画之人是……

官人甲。

三日后,官人甲如愿以偿。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