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翅膀消失了(原创)  

2011-07-28 09:57:57|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翅膀消失了——撒旦的故事

有一天,我通过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翅膀若隐若现,一时竟不知所措,我狂乱地抓着即将消失的翅膀,不停地抓呀、抓呀,而它就这么在镜子里消失了。我顿觉眼前一黑,跌倒下去,不想这一跌,竟坠入了万丈深渊。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一处岩洞,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摸着凹凸的岩壁,循着哗哗的流水,挺起身子一步步向前移动,我的右脚猛然踩到剑突的岩石上,本该感到刺骨的疼痛,可是丝毫没有,也许永远也不会有了,我对自己说:既然翅膀没了,余下的感官也不再是我所需要的了,不论什么都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了,包括泉水的流动——曾经是我最爱听的旋律。

那一天我所思所见除了翅膀还是翅膀。原先我有一对美丽而丰满的羽翼。我时常在梦中看到自己展翅翱翔、周游寰宇;我时常抚摸着像雪一样洁白的羽翼,每次禁不住潸然泪下。

如今不幸失去了它,我反而连一滴伤心的眼泪也流不出了,这大概是我失落已久的心聚积了无比愤恨的情绪。我开始厌恶周遭的一切,包括无数次令我神魂颠倒的羽毛——那是我身上落下的最后一根羽毛。

记得小时候,每每看到一对漂飘亮亮的翅膀在我面前飞过的时候,我就嫉妒得发狂,我恨不得把那些美丽的翅膀拔下来,统统装饰到我的身上。我知道自己不该存有这个想法,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这种强烈的欲望。也许你认为我幼小的心灵已然蒙上了邪恶的念头。我当然也知道作为天使不该有这种邪念,可是那时我实在拒绝不了翅膀的无限诱惑。

始终如一,我觉得自己就像无知的小女孩摘花时的情景一样,也许小女孩摘下花朵不是因为嫉妒,而是出于羡慕,或者是为了装点自己的美——为了在他人面前展示自我的美,或许那时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心灵导师却不让我这么想,他认为我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只是我不愿承认而已。当然那时我也没有意识到什么是悲剧的根源,因为在我看来即使是最纯洁、最善良的天使也逃不出欲望之神的魔网。

从我有翅膀的那一天起,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受到了幸运女神的青睐,因为我长了一双令众天使羡慕不已的翅膀,尽管她还不能振翅高飞,但我却打心底爱她、珍惜她,并且怀着无比的感激之情歌颂造物者。用一万个开心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也毫不夸张,因为我相信再过些时日,自己就能展翅高飞,自由自在地飞,想飞哪儿就飞哪儿了。

为此,我做了一张行程表——即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飞遍整个宇宙,想想自己再过不久就能够在一望无际的太空里遨游,这是一件多么惬意和兴奋的事啊。可是突如其来的安排,让我彻底失去了那个天真的想法。

“什么,要我下去操纵人类的生活?”

“不是操纵,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找回他们迷失的自我。”

“您说要我帮助那些没有翅膀的怪物,不!我可不干!”

“不要被情绪左右了你纯洁的思想,我的孩子。拥有一双翅膀,不是你渴望的吗?下界飞翔,不也是你所期望已久的吗?而这次任务恰好是你体验不同境界的肇端。”

“不!我不想去,亲爱的雅威,请派其他天使去吧,我不能担当此重任。我的意思是我的翅膀还没有长好,我还没有准备好。”他见我极力推托,不停地煽动着翅膀,似笑非笑地摇摇头,他冷漠的样子让我提心吊胆。

那时我知道如果自己坚决说个“不”字,他很有可能认为我要么是受宠若惊,对自己缺少信心,要么就是无意中产生了邪念,遂故意寻找借口推托。如此一来,他必定会大发雷霆,说不准还会夺走我心爱的翅膀,把它赐给愿意下界的天使。这是秘而不宣的交换条件,即使他不说,我也猜得出来,或许那些不长翅膀的天使就是因为这个缘故。

逼于无奈,我不得不选择接受。但是至今我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选中我,不是还有许多拥有翅膀的天使吗?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而偏偏要让我去?那时我不敢多问,如今我敢这么问了,可惜机会没了。

“为什么选择我?为什么选择我?”就在我下界的那一时,我就一直问自己。至今我还是念念不忘他对我说过的话,“既然选上了你,那么你就不该推托,更不该放弃,我的孩子。”

不要!我不喜欢这样,我要自由地飞翔,像一只无拘无束的鸟儿那样飞翔,为什么连这么小小的心愿,他也要剥夺,我只是想要一双自由的翅膀,不受任何人摆布,不受任何神恩赐。不!决不!我根本就不需要你们的恩赐,更不需要你们的褒奖,我只是想要像鸟儿一样啊!

为什么他要剥夺我的自由及飞翔的权力。如今我坠入万丈深渊,深陷炼狱之苦,且永无出头之日,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是他破灭了我的希望,是他毁掉了我的理想。翅膀没有了,梦想圆不了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也许活着本就没有意义,也许只有没有翅膀才更有意义,是不是?我这是在自我安慰吗?用最愚蠢的伎俩来安慰一颗饱受摧残的心,说不定我没有这么糟糕,说不定这只是一场噩梦,是上帝考验我心灵是否纯洁的梦境而已。

没错,尤其对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来说,考验是至关重要的,说不定只要我通过此次考验,就可以实现我的梦想了——拥有一对完美的翅膀,到那时我就不必再去完成本不该由我来完成的任务了。而现在我要做的是向着最幽暗的地方前进,只要我坚信前方就有出口,就算地狱再没有尽头也总该有个入口,否则我是如何进来的。只要不心灰意冷,希望总会有的,只要坚持不懈,真正的出口就会离我越来越近。

在没有尽头的幽暗之地,我徘徊着、游荡着、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来来回回找不着出去的路,我觉得自己紧张的神经就要崩溃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膨胀感冲击着我。心有余悸的我开始感到恶心,好像我闻到了腐臭的味道,好像我看到了一个个腐烂的尸体横躺在路的中央,而在那些臭气熏天的尸体上爬满了一只只肥大的蛆虫。它们游动着,朝我所站的这个位置爬将过来。起先是三三两两围在我的脚边,直到它们的数量越聚越多,好像在等待进攻的信号,一旦有信号发出,它们就会成群结队地挪动着那肿胀的躯体向我的身体游将过来。用不了一会,它们就会爬满我的身体,并一个不剩地钻进我的鼻孔,就在那时我失去了一切的感官。我动不了了,我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僵硬了,突然我想放开喉咙大喊大叫,却无力办到,因为我无法呼吸了。

起初我有微弱的呼吸,而且借着微弱的感应体验十分绝望的滋味是什么?而后我开始觉得烦躁不安、甚至有些暴跳如雷,只是我的身子动弹不得,要不然我真得把那些游进我鼻孔的蛆虫一个个抠出来,不捏死它们誓不甘休。可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个想法有多么愚蠢,因为我的身体如触电般麻木,无法动弹。或许这是我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一个我必然要面对的窒息状态,或许这就是命运,是命运把我变得如此窝囊,如此麻木不仁。

“不!是我自己”,一个声音,我听到一系列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一系列我耳熟能详的声音围着我打转,难道这是我的心声,使我感到迷茫的心声,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感觉不到呼吸困难了,似乎我清醒了,似乎我看到了自己沉睡的影子,似乎我所能感觉的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包括钻入我鼻孔的蛆虫。

仔细回想,莫非我来这里是有原因的,莫非是让我记起什么?没错,我记起来了……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是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地方。我看到一群年轻男女搂抱在一起,其中一个呕吐不止。她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样子很可笑,她趴在地上,我看到一张扭曲的面孔,一张流着粘液的嘴巴,那张嘴巴涂着淡淡的口红,再过一会,也许用不了一会,那满嘴的口红就要被她吐出的白色粘液给稀释了,就在那一抹口红快要消失的那一刻,我看到一只手,一只纤细的小手,捂着那张呕吐不止的嘴。无孔不出的白色液体从她的嘴角边、从她的手指尖滑落到泛着亮光的大理石地板上。我低头欣赏着一滴一滴的粘液从她的手指尖滑溜,多么美妙!多么神奇!那一刻让我陶醉,那一刻我看到了地板上的花纹溅出淡淡的红色,那种红色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打那时起,我就对醉鬼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喜欢享受他们呕吐时的那种美妙的感觉,我也喜欢观察他们呕吐时的各种有趣的动作,比如皱眉头、捂嘴巴,他们呕出彩色的粘液让我一次次陶醉,一些细枝末节至今尤让我回味无穷,难以释怀。

此刻我还想再次体验那种神奇美妙的畅快之感,怦然心动过后,转而来之的是心如止水的平静,这种平静无法用言语形容,其感觉就好像自己变成了一束光,不!是无处不在的空气,对了!是空气中气泡,是气泡让我找回了自己,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吹泡泡了。

我这一生最大的幸事就是亲眼目睹气泡的产生,尤其是鲜红色的、那冒着泡泡儿的液体尤其让我不能自已。它也是惟一能使我全身的血液顿如沸腾的开水,这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亲身腾云驾雾一般。每当我注视着马路上来回穿梭的车辆,就恨不得盼它们开得快些、再快些,就算它们高速行驶,也不能合我的意,因为我觉得这速度还不够快,还不够产生血泡的条件。

每次我隐身端坐在交通灯或电线杆上,热切期盼有那么一辆超速行驶的大卡车,哪怕小汽车也行,只要它失去控制,恰好撞上一个闯红灯的路人就行。然而等待是漫长的,也是没有方向的,每次漫长的等待换来的是期望的落空。我等着闯红灯的人,等着失去控制的汽车,却是浪费时间。

突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很无聊、很愚蠢,为什么不自己亲手干?为什么要闲等,我不是有能力吗?对,我有控制他人意志的能力,为什么不运用呢?是的,我用了,终于有一次我用了,那一次我实现了多年来的期待——终于看到了冒血的气泡。

那时我就像现在一样,满怀着无比激动的兴奋之情,去尝试在这个陌生新奇的世界里如何运用我与生俱来的能力,尝试着如何让一辆飞驰的跑车去撞飞本不该撞飞的物体,或者是一根多余的电线杆。

那时我只听到轰然一声,就在那一瞬我看到了凹扁的车头,除此再没有让我感兴趣的东西了。我颇感失望,觉得自己这次施展的魔术太失败了——我竟然忽视了车速。

那时我对自己说,要是再施展一次,我肯定让跑车飞出十丈高远,而后我就舒舒服服地躺在电线杆上观看它缓缓落地的姿态。可恶的是又一回我错过了观赏血泡的机会。该死!为什么我老是忽略了车速。我原以为飞速行驶中的跑车因碰撞而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足以将其驾驶座上的某个倒霉蛋弹出车外,但是绝没料到“连带”效应,即那个驾车者连车带人一起撞扁,它也决不如我想像的那样——脑袋因冲击而顷刻崩裂,继而喷出一朵朵烂漫的血花。

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我对自己的拙劣的魔术技巧颇感失望,我想过放弃,尝试过不下百种的方法,可惜一次次都不能令我满意,一时间我也找不着好的灵感了。想着想着我揪心难受如石压,顿觉天昏地暗,就在我晕倒的一霎那。一个全新的概念在我即将失去感知的脑海中闪过,因此我重新想到了一个构思,一个完美的设计方案——让车速变慢,我可以肯定这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设计理念。仅在一瞬间变慢,让高速行驶的车子快要撞向目标的那一霎突地减缓加速度,这就是我要做的。

然而后来我发现这个完美理论也有一定的缺陷,即“瞬间干预”所带来的效果大不如前了,这一回车头扁了,驾驶者也飞出了车外,不过依然没有产生血泡的条件,更没有那美妙的血花——旋转着从天而降的血花缓缓落地时的情景。

在一滩浓浓血迹上激起无数的泡泡是多么美妙啊!那一回也许再也看不到了,如今我只能试着从无数次失败的试验对象中回味,每次回味更多的是气馁是惆怅是茫然是绝望,一种极度悲怆的失落感笼罩着我的心头。打那时起我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颓废的天使,或者说是一个迟钝的天使。

也许在这个世上,失去的比拥有更为宝贵。我一次次尝试着如何减缓冲击力,却一次次忽略了地利的重要性,当然也欠了绝佳的时机,毕竟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幸运儿的,毕竟车祸这玩意儿不能当饭吃。因此我开始生厌了,我觉得自己的所做所为有点荒唐可笑,有点莫名其妙,我是不是空虚得过了头,所以才喜欢欣赏出其不意的东西,所以才喜欢寻求感官刺激,所以才迷恋上偷窥人间的冷暖,一系列小吵小闹变不出新花样,已然看得无味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太没创意了。

由此我悟出了一个大道理,上帝赐予我的天赋,不是用来冷眼旁观,也不是用来介入,而是用来调整的(暂且称这个词为调整吧),对了就这么做,我告诉自己,想到就得做到,等待的结果只能是徒劳而返,惟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是谁说的我记不起来了,然而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经知道从现在起就得改变现状——将以前那些老套的布局统统扔进垃圾桶。我要重新开始一步一步设计,以从未有过的方式,重新设计一次完美的车祸。我需要什么呢?啊!一个酒鬼、一辆跑车、一个小女孩,为什么是小女孩,为什么不是小男孩,或者其它什么动物,我不知道,也许是小女孩清纯,她流出的血比较鲜艳吧。好了,清单有了,就差物品齐全了。

故事到此结束,读者可以想像一下那个没有翅膀的天使最后做了什么?当然是设计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事故,不过事故归事故,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陈述他是如何设计那出闹剧的。我们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走过人行道时,一辆疾驰的小汽车飞速撞向她,最后那个没有翅膀的天使看到了什么?“一滩浓浓的血迹?”,不是,其实什么都没有。因为就在他执行这次完美计划的当口,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外,不幸的是这次失败又将他打回了地狱。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