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的宴遇(原创)  

2011-06-26 08:16:36|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无病呻吟?没有病就不能呻吟了,非要等到有病了才能呻吟吗?要是这样的话,真到了有病的那一天,恐怕连呻吟的能力也丧失了。

上班——下班

吃饭——睡觉

刷牙——洗脸……这就是生活,不,余下的才是我的生活。

终于自由了,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家。冲完澡后,我不吃饭,直接上床睡觉,因为吃多了会发胖。

“孩子,该睡觉了!”母亲说。

“知道了。”我说。

一夜没有合眼,是该睡了。我放下手中的书,打着哈气,往被窝里一钻,就好像瞌睡虫飞到了我的耳朵里让人昏昏沉沉。

一道光,不知从哪儿来的光透过封闭的房子,照在我本已麻木的脸上,反倒觉得暖洋洋的,完了!是半开的窗帘,我竟然忘了拉上,这叫人怎么睡得着呢?天还有没黑,强烈的太阳光射得我晕晕眩眩,我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咕噜着、咒骂着,“呼啦”一下拽过帘布。外面的小贩在叫:收旧电视机、洗衣机、电脑……好烦啊!他们喊得可真不是时候,“砰!”——我关上窗门,气呼呼地跳回床上,拉开被子,不知不觉,灵魂出窍、神游八方。

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唤醒了我。“啊!该死,谁这个时候打我手机,真他妈是个缺德鬼!”我嘟哝着嘴,努力睁开雾眼,看着朦胧昏暗的世界。在我的床头——那讨厌的手机铃声不停地唱着:“哈罗!摩托……”

可恨啊,不会是老板叫我加班吧,那我可不干!不……万一不是老板叫我加班,而是通知我加薪呢?多么幸福啊!可能吗?当然不可能……那可能就是烦人的广告,或者是电话骗子,我遇到过一次。记得那次,一个女声,自称是某某保险公司的什么特派员,通知我保险到期了,可惜她想歪了,我从没参加过什么保险,当时我心情好,和她聊了一会,要是换作平常,早挂断电话了。

今天不一样,因为手机铃音响了很长时间,好像对方很有耐心,我该不该接呢?不接吧,有点可惜,脑子里就会不停地想:为什么自己没去接那个电话?如果对方是我多年不曾联系的挚友呢,岂不是要错过一次攀谈的机会了吗?可是,我有朋友吗?像我这种不爱说话的人,会有朋友主动联系我吗?不会,应该不会。

你或许以为我这人不喜好交友,你会说我性格内向,不擅交际,因此朋友少得可怜,是的,没错,我承认自己在生人面前经常脸红,而且对自己喜欢的,我也从不直白,这些我都可以坦白,但你不要忘记,我可是一个善于思考的人,我爱幻想,喜欢讲故事,可是却没人愿意听我讲故事,也许是我的故事太老套了,也许是我天生就不是个讲故事的料。不!我要反驳,没有人听我讲故事,不是我不擅长讲故事,而是我讲的故事就是你亲身经历的故事,所以你讨厌我,讨厌我为什么这么了解你,为什么可以看透你的那些个把戏,你不喜欢我,是因为我了解你的心思,了解你的那些个荒唐的想法,是吗?如果你不同意。那么我们换个话题,再说说我的那些缺点,其实,我的那些缺点,统统是我中学时代遗留的产物,不是我造成的,不是我天生不爱跟人说话,也不是我不擅长交际,而是那个时代容不下说实话的人。经历过这么多的事,现在我成熟了,也完全变了,因为我已经是一个久经风霜的人了,而不是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菜鸟,应该说我在社会大学混了有些年头,我变得比以前更加深沉了,而不是那种极度内向,应该说是机警老练,是啊!这可不是吹的,因为肺活量不大的人,可吹不起一只气球来。我这么想,手机铃音却响个不停。

无奈,我拿起手机,不用翻盖,直接按“接听键”,就可看到提示。呀!原来是我的一个老同学打来的。

手机那头,他说:“喂!乐镜兄,在干什么呢?”

“噢!不好意思,刚才睡着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没醒啊?”

“是啊!都中午了。”我苦笑道。

“嗯……今天有空吗?”

“有!”

“那,来我家吃晚饭吧,不用买什么东西。”

“这……不太好吧。”我心想:大过年的哪能上人家去,不买东西的。

“没什么,就请你吃顿饭,再说,不光是请你一个人,还有其他朋友。我的意思是,你用不着买什么东西。”

“啊,是这样,那怎么好意思呢?对了,你不是喜欢喝酒吗?要不我买瓶葡萄酒过来。”说这话时,我注意到房间角落里放着两瓶红葡萄酒——盒装的,还是名牌,要一百多块。那是年三十,表哥送给我老爸的,当时我妈还特地跑去超市验证过,没错,150块。对,就送这个,礼不亏,最主要是不用我花钱。人家老同学,朋友初次登门拜访,不能太寒酸了,做人吗,就得这样。

他见我不吭声,补充道:“乐镜兄,如果你现在没事,可早点过来玩。”

“好!”我回答。

“等等我发短信,把地址给你。”

“好,不过我可是路盲,这你知道的。”说这话时,我含含糊糊的。

“那样啊!我把乘车路线也发给你。”

“好的,谢谢了!”

“不客气,待会见!”

“我等你短信。”说完,我按了“挂断”键,合上手机。

想着将才的对话,“路盲”瞧我说的什么呀?简直是用词不当,辞典里有这个词吗?显然没有。它代表什么意思呢?象征性的是找不着路,还是盲人在走路。也不对,从字面很好理解的,不就是不认识路吗?那就对了,我直接说,不认识路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造个词出来呢?难道我要对人家表明自己学识渊博,还是我这人时尚得很呢?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觉得用上去贴切就行,毕竟我不是研究文字的。

嘀嗒……短信来了,老同学写得很详细,我看了,原来车站就在我家附近啊,我还怕迷路。这不是我胆小,主要是我经常走错路,特别是去陌生的地方,我总往相反的方向走,不知为什么?是我天生愚钝,还是路牌指示得不清楚?我不知道,总之我一出门,便分不清东南西北,当然这不能怪路牌标得不清,也不能怪路名重复得太多,要怪我就怪我自己不好,还没出门就晕头转向了。在我眼里,一样的楼房,一样的建筑风格,除了房顶不一样,尖的、圆的、多边形的,古里古怪的都有,但总体是方的,看来看去都差不多,像同父异母的兄弟,又像我小时候常玩的积木(一推就倒了)。

“哈罗……摩托”,手机又响了。

我提起,按了一下“接听”键,手机那头传来:“乐镜兄,短信收到了吗?那个车站就在你家附近,你应该知道的。”

是啊,我应该知道,不知道就是他妈的笨蛋,可惜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就是“路盲。”给我起这个雅号的是我表哥,当时我觉得很新奇就记下了。

“那路名,好像是听说过,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这么回答。

他苦笑着,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能听出来,他是在笑,而且声音很轻:“你上网查吧,反正现在还早,你先上网查离你家最近的公交线路,不行晚点过来。”

“噢!我等会就来。”放心吧,我还没蠢到连自家门口的公交车都找不到。

“不急,你慢慢查,我记得那车站就在你家附近,过一条马路就到了。”

我一挂上手机,急得团团转。一会去拿红酒,一会去拿衣服,还上网查了一会,什么也没找到。无奈之下,我冲出房门,刚一下楼,还没走两三步,忽又想起竟忘了拿葡萄酒,反正中途折回不止一次了,我做事经常忘了这个,忘了那个,也习惯了。

回家,父亲训斥了我一番,“看看你自己急成什么样了,不就是吃顿饭吗?”他的样子很不高兴,是因为我拿了他心爱的酒,还是他看我笨头笨脑,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不知道,拿了东西就走,像个强盗,“反正世上强盗不止我一个,我这么安慰自己”,心里也就觉得舒坦多了。这样,我急匆匆赶到车站,等了五分钟,车子就来了,出门还算顺利,我心里乐滋滋想着,车来了,也没注意行车路线,我就往里一钻。完!这是往相反的方向,幸亏我没有完全糊涂,乘一站就下了,我想着,微微一笑。

不过一下车,我就懊恼了,只剩下司机和我,原来是到了终点站,怪不得没人哪!现在这个时间段本来人就不多,我灰溜溜地下车,原以为自己够机灵,只乘错了一站路,不想这一站就到了终点,其实我早该发觉了。为此我责备自己长着个木瓜脑袋,不想刚一跨出车门,车门就关上了。这下没戏了,完了,太阳神阿波罗!我绝对想不到这里的终点站是不停车的,要知道自己就不下来了,刚才要是将错就错也许就不会错了,我真笨!

哎,又要中途折回了。走了一段还不算长的路,幸亏我在大城市乘错车,若是换作乡村,那我准累趴下了不可,那里走一站路差不多要一个小时,而在大城市,一站路只须走五、六分钟。由此我觉得自己还是够幸运的,我这么安慰自己:折腾一回,我就上对了车,还算好,比起《卡夫卡的城堡》——那座可望而不可及的城堡,那个永远也得不到认可的倒霉蛋,我则要走运得多了,虽然我折腾了不过一回,可我还是怀着极度不满的情绪,因为我觉得像他这种虚构的故事不应该在我身上得到验证。

到站,我立马打手机给老朋友。很快,他来接我了。

到他家,照规矩,一见面势必要寒暄几句,先问候他的妻子,再和他两位素未谋面的朋友打个招呼,而后坐下喝茶聊天。这时,老朋友提议玩大富翁,玩了一会,老朋友输了,因为房子买得太多了。

在现实中,如果我能买到这么多房子就好了,可能吗?我有这么一大笔资金吗?就算我有,就算我像一个炒作的人,可我会投机取巧吗?哪怕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因为我不是做奸商的料,当然也不懂如何炒作,更不懂怎么捞外快。

我是一个打工者,靠自己的一双手劳动,老老实实,能赚钱吗?不做生意,能发财吗?靠干体力活,能买得起房子吗?显然是不能的,所以我在想,那个叫我们租房子的那个头脑精明的商人,说得很有道理,既然我们买不起可以租啊?多简单的道理啊,连三岁小孩都懂,可我却不懂,要是我连租房子的钱也没有怎么办?那么你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他这么说。

这样啊,太没人情味了,哪儿才算是我的家呢?买不起房子就是我的错了吗?若穷人吃不上饭,也是他们不爱劳动吗?我想不是这样的,归根结底错不在我,也不在你,更不在他,因为商人不牟利,靠什么来养活自己呢?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要是商人不顾道义,靠坑害别人来发一笔不小的财,那他就是不道德的吗?也不能这么说,是谁给了他们欲望呢?所以说,这个问题本就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其实说白了,所谓绝对答案本身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这么说来买房也好、卖房也罢,我们不该去深究孰对孰错,而是要去看问题的本质——它是怎么产生的,这样一来,我们才会豁然醒悟。

那就是体制,没有一个系统的规范,是谋利者没有受到一定的制约,看!我想到哪儿去了?是不是我想得太远了,这不关我事,毕竟我有房子。

此刻,朋友问我是否喝咖啡,我愣了好长时间,方答道:“不了,谢谢!我喝茶就行。”

开饭了,老同学的妻子怀着孕,她挺着个大肚子,行动有些不方便,还要烧菜做饭,我实在有点过意不去,正不知该如何表达时,在我对面的那个家伙坐着说道:“要我帮忙吗?”一看便知是老江湖。屁股不动一下,我也会说,可我却说不出口,因为我站着,中学时我表达能力就不怎么好,想不到现在还是老样子,一见陌生人就傻眼了。人家说我资格不老,确实这样,我承认。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天性如此嘛。

除了怨天尤人,我还会做什么呢?有时我在想,为什么我天生胆小,难道我身上流的血,是农民的血,不是游牧民族的血。他们天生热爱探险,喜欢寻求刺激,航海术也是他们发明的;最早的殖民,也是他们干的,侵略是他们的本质;而争家产、分土地、搞内斗是我们的本事,这是天性使然。当然不能一概而论,我就不是这样一种人。

作为憨厚的农民,我应该感到骄傲吗?没有钱,没有地位,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呢?不,我骄傲,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少钱,而是因为自己的内在美——纯朴,现代人正缺少这个,他们感受不到大自然的清新,是因为迷失了自我的本性,记住你是农民的儿子,子子孙孙,不论你干什么,都不要忘了。

俗话说,“不要忘本”,可惜总有那么些自以为是的人忘了本。不过,话说回来,我自己又有什么好骄傲的呢?一无所有,即使有也是父母留给我的,你能靠自己的一双手创造出新天地吗?你不能,所以你要混酒吧、混KTV,人活着就要挥霍、放纵。不过朋友风光总有到头的日子,就像那句老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一样,人不会一生幸运,也不会一生倒霉,我勉励自己,向前看、向前看。

菜来了,食之津津有味,却忘了挨饿的人;我欢笑,却忘了痛哭的人。我在寒冷的冬日里穿得暖暖的,在自家的庭院中悠闲漫步,却忘了没有房子、忍饥受冻的人;我躺在沙发上看书,却忘了没有书读的儿童。那是我在甜水里泡大的,体验不出他人的疾苦,也不屑于体验,更不屑于知道,因为自己活得潇洒就行了,别人活得怎样又与我何干呢?

想到这里,我的手发抖了,筷子掉在了地上,我开始难以下咽了,朋友还以为他妻子烧得不好吃。我说,很好吃。他不信,多给了我一大块,我吞下了,表现出很满足的样子。他笑了。

听着他们谈论这个那个,我觉得很无聊……“上次我去恒隆,准备在LV店买一只挎包。”

“你买了吗?”

“想买,但太贵了。”——最后还是没买。

“我也去过恒隆,那时我在LV门口排了好长时间的队,本来我是想买双鞋子的,后来我看到一只挎包,很漂亮,咖啡格子的那种,样子真的很不错,当时我兴奋极了,我差点就买下了。”

“那到底买了没有?”

“买是很想买,但最后还是没买。”——那还说什么。

还有……我去了恐龙园,很好玩的,那里价格不贵。我也听说了,是不错,门票才一百多元,进去之后游乐场的设备任你玩。那倒挺实惠的,是啊!

我受不了了,早早地道别。朋友要送我出门,我谢绝了。回家的路上,我在想:这就是生活啊!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