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宋乐镜的博客

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日志

 
 
关于我

一个不颓废的青年,什么都想做,却又什么都做不了,但还是不愿放弃。

网易考拉推荐
 
 

武侠文化,何去何从?——最后的参赛作品  

2011-06-11 07:59:14|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渐渐远去的武侠之路

金庸、古龙、梁羽生……惊世之作不再来,“悲欢离合、爱恨情仇、家国兴亡”之武侠巨作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看武侠盛世飘然远去,叹今日之作索然无味,可前辈们的巨作依旧深入人心。

思昔日武侠之辉煌,特献上一部参赛作品,仅作纪念,“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剑中梦

每当,望着渐行渐远的光景,听着杂七杂八的声响,便会让我回忆起爷爷的故事,那刀光剑影的日子……

在火车的硬座上痴想了一夜的我,一听藤县到了,忙提起背包,直往外挤。

下车,看着脚下的那片黄土地,我心里感觉酸酸的,十年过去了,还是没怎么变,不像大城市一年三变,不是竖起了一幢又一幢洋楼,就是卖掉了一块又一块土地。

回家,看到驼背的爷爷,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你长高了,人也比以前结实多了。”爷爷说。

我说:“爷爷,这些年我漂泊在外,学了不少东西。”

“噢,我的乖孙子,学了什么?”

“我学了一身好武艺回来,准备……”

他咳嗽两声,说道:“什么武艺?不就是那些伸伸膀子,抬抬腿的。”(爷爷的意思是健美操。)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学的可是真功夫哪。”

“咳!不会是洋人的玩意儿吧。”

见爷爷铁青着脸,我还没提到洋人他就一肚子火,这也难怪,洋人剥去了他那一代人的自由,为了不让他老人家生气,我忙岔开话题,谈谈我这几年去过什么地方,见到了些什么世面。等他气消了,再回头跟他好好解释,我学的是跆拳道,可惜他听不明白,摇头摆手道:“哎……罢了,罢了。你不好好读书,学那玩艺干什么?现在都啥时候了,洋枪洋炮都不管用喽。”

“是啊,但总得有人把国术发扬光大吧。爷爷,您小时候不是常这么对我说吗?”

“那是以前,现在可不同了,最好的功夫都失传了哟,余下的尽是些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喽。”爷爷叹了口气道:“我看你也累了,早点回房歇息罢。”

末了,我回到小时候睡过的屋子,同过去一样,这硬板床还是那么硬,躺在上面不怎么舒服,唉……不知为什么我也开始学着爷爷叹气。

一夜没有合眼,不知怎的我就是睡不着,辗转反侧,听着外面的狗吠,望着拉不上的竹帘。一丝月光透进来,照在床头,霎时一道银光在我面前闪现,我猛然跳起,捏紧拳头,迅速环视四周,原来那光是从剑鞘上反射过来的,那剑就挂在门口的墙壁上。

这是一把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的剑,这把剑跟随了爷爷一辈子,他怎么会舍得放在这儿。从小到大,这把剑就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时我闲着没事就去拔剑,好像拔出来会惊天地、泣鬼神似的,我盼望着有朝一日能把剑拔出剑鞘,可惜没一次成功的。

记得有一次,我和一帮孩子打架,偷偷摸摸跑去爷爷的卧室拽下这把剑,原是想拿去吓唬他们一下,不料偷鸡不着蚀把米,反被他们教训了一顿,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拔剑了。

如今,好久没听爷爷讲这把剑的故事了,不过故事总归是故事……都大同小异,翻不出什么新花样——平淡无奇,我都听厌了,但是我又不得不去听,毕竟听老人家讲故事也是尽一份孝道。

记得那时他对我说:有一个姓赵、名翼飞的年轻人,中等身材、没有粗壮结实的臂膀,乍看不像个练武之人,但他有一双奇特的手——出了老茧的、厚实的手掌,稍有些眼力的人不难看出他摸过兵器,至于是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大概是他那双呆板、空洞的眼神让人捉摸不透,或许正是那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因素,他做杀手十年来也未曾失过手。

作为杀手,要么是为钱,要么是为女人,但赵翼飞杀人却不为什么,这一点他师兄们都觉得古怪,不会是这小子有病吧,或许只有大姐才了解他。

那大姐何许人?是从小抚养他长大的女人,除此赵翼飞什么也不知道,因为一个杀手不需要知道得太多,否则哪天命丧黄泉也说不准,所以他从不多话,只要完成大姐交予的任务就行,然而他却也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一直以来他在暗中调查一件事,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这次,他同往常一样坐在酒馆里,等人给他送名单。不想等了半天,店伙计叫他去二楼,说有位客人等候他多时了。

上楼,推开厢房的门,一个女人坐在床上,床前隔着一条白帘子,在她脸上还蒙着一层面纱,开口说话的声音略带嘶哑,感觉像是在压低嗓音:“赵儿,多日不见,你瘦了?”

“大姐,说笑了,这次您亲自前来,不知有何贵干?”

“也没什么,老规矩办事。”说这话时,大姐下床,四下望了望,说道:“我知道你杀人一向独来独往。但此次非同小可,是这些年头所有买卖中最大的一笔,也是最难办的一件,所以此次行动,你必须会合师兄三人,加上我亲自出马,或许有五成的把握。”

赵翼飞听后,顿觉震惊,这十年来大姐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没有把握,也从来不曾像今天这样要他们倾巢而出,这似乎不够谨慎,莫非对方来头不小,尽管有满肚子的疑虑,赵翼飞也不该多问,这是做杀手的基本准则,即便他不问,大姐也会告诉他奇货的名称,这似乎也成了一种惯例。

果不出其然,大姐踱着步子,近他身,轻声交代道:“后天晌午,你去悦来酒馆与师兄们会合,目标——司马家的四个仆人,快刀手徐廷、光头老申风、叶来香公子、大力士黄颤。”

咋听这四位是司马家的仆人,武功自然高不到哪儿去,但近年来在江湖上排名前十位的也正是他们四人。既然司马家能请得起他们来做护院,想必实力非同凡响。光对付四个家丁已是难上加难,更不用说是纵横江湖多年的锦衣卫统领——司马尚大人了(传说此人行踪飘忽不定,且有多位替身,到底有多少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以此看来,这次下手的机会可以说是微乎甚微,然大姐下令先杀他四个仆人,也是引蛇出洞,不是办法中的办法。

两天来,赵翼飞星夜赶路……却还是没能赶上三位师兄。

悦来酒馆,今朝生意特别兴隆,来了一大帮武林人士,好像是依约而来,他们有的挂着刀、有的提着剑、有的举着斧,有的扛着枪,这些倒也司空见惯,江湖人身上带着兵器再正常不过,好比读书人整日背着书箱一样。

但怪事年年有,为何?门外,一个壮如牛的汉子左手提着大缸,冲入酒馆,他那个样子倒引来不少斜眼,只见他大摇大摆进门,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手上的大缸并不落地,他大声喊道:“店小二,给老子拿几坛上好的女儿红来。”此人浓眉大眼,一脸横肉,说话粗声粗气。

“是,大爷,马上就来。”这骨瘦嶙峋的店小二上下打量他一番,应道。

过了一会,那个壮汉不见酒来,便大喝道:“店小二,酒怎么还不来,大爷我等不及了。”

“来了,客官。一坛上好的女儿红,请慢用。”店小二两手端着,笑眯眯走过来,刚要放到桌上时,那个大汉恶狠狠地瞪住他,怒喝道:“喂!你拿这么小坛子酒来,是不是嫌大爷我赖账不成。”不等店小二开口辩驳,一巴掌下去,打得他绕着桌底足足转了三圈,晕晕沉沉倒地不起。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飘着长发的中年妇女,贴着他身子坐下,柔声说道:“哎哟,大爷有话慢慢说,何必发这么大火嘛,来!消消气,我这就吩咐下人给您拿酒去。”

“嗯……小娘子长得挺标致的。好!今天老子我看在你面上,饶了那小子狗命。”大力士提着酒缸,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道。

不一会,五、六个小伙抬着十几坛子酒缸,气喘吁吁的走过来。照着大力士的吩咐,将大缸灌满,丝毫不敢怠慢。

末了,大力士一只手提起那灌满酒的大缸,一只手摸着上衣口袋,往桌上扔出一锭银子,老板娘忙上去取钱,可是不管她如何用力拔,这锭银子好像存心跟她过不去似的,就是躲在桌子里面不肯出来。这下可急坏了她,“大爷您行行好,就别闹腾了,俺们酒馆可是小本生意。”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哈哈,好身手!不过用力不足。”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年轻男子吟着诗,翘着眉,言语中颇带讥讽,一幅瞧不起人的架势。

“哦,小子,你有何本事?”大力士瞥了那人一眼。

“壮士勿怒,不妨我跟你打个赌,要是我能取得桌上的银子,请劳烦你带我去见司马大人,如何?”那个书生样的年轻人,说话斯文,不像是舞刀弄剑的,以致大力士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歪嘴大笑道:“好,老子今个倒想看看你怎么拿出来。”

话音刚落,那文弱书生嗖一下,仅中指和食指这么轻轻一夹,那锭银子就露了馅,不自觉地从桌子里面钻了出来。

大力士顿时傻眼,喘着粗气说道:“你小子,果然有两手,你想见我家主人,居心何在?”

“呵呵,在下素闻司马大人广招豪杰,只可恨不曾有人举荐。”

“噢,那我带你去见夜来香公子,他自会引见。”大力士不情愿地说道。没办法,谁叫他打赌输了呢?(而那个年轻书生作为四杀手之一,外号冷面书生,平生第一次这么大大咧咧踏入司马府的正门,一般人进不去那守备森严的地方。)

说到这里,爷爷咳得厉害,上气不接下气,估计是老毛病——哮喘发作了。

“不行,爷爷您别说了,后面的故事我可以猜出一二,那个外号冷面书生的杀手后来败在黑衣人手上,另一位师兄也遭他暗算,等到赵翼飞赶到司马府,已是日落西山,里里外外空无一人。”

“你都知道了啊,那看来,我还是换个故事吧。”

“不,您别换了,不行,您咳得厉害,我得带您上医院去。”

“唉,人一老就不中用了。”爷爷休息了一会,不理我继续讲他的故事……(完)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